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积分  DNS错误
笔下文学网 > 混在大唐 > 第一百八十四章出征(九)
  武清率军赶到马邑城北,此时薛仁贵三万大军已然在城北二十里之外,严阵以待。这马邑城北地势较为平坦,适合骑兵冲锋,大唐自建国以来,为了对付突厥,大力发展骑兵,最终一举灭掉突厥。由此可见大唐骑兵战斗力,不在突厥人之下。

    对于数败于自己的突厥人,大唐士兵是没有丝毫畏惧的,所以,放弃被动守城,而选择主动出击不失为一个提升士气的好办法,这也就只有薛仁贵才敢如此做。而换做其他将领,在如此兵力不足的情况下,大都会选择守城。

    武清手握长枪,心中有些紧张,但胸张充满了一种豪气,大丈夫在世,不就应该纵横沙场,金戈铁马踏平贺兰山吗?武清领军来到了薛仁贵大军左翼,并派传令兵禀告薛仁贵。

    此时,地面忽然震颤起来,紧接着远处一条黑线缓缓由细变粗,最终只见突厥士兵骑马杀奔而来,扬起的灰尘遮天蔽曰,天际仿佛形成了黑白分明的界限,一股肃杀之气充盈整个**,武清的眼中泛起了一抹激动之色,他紧紧地握住长枪,死死地攥着马缰,双目注视着狂奔而来的突厥骑兵。

    突厥人显然没意识到,唐军竟敢出城作战,于是便缓缓地放慢了马速,最后在两里地外停了下来,乱糟糟一片,与纪律严明军容整齐的唐军形成鲜明对比。

    此时突厥军中飞出一骑,来到中央,勒住马缰,大喊道:“唐军主帅是何人!”

    薛仁贵马鞭一挥,双腿一夹,而后飞出中军,身后薛讷等诸将紧跟其后。薛仁贵飞马来到离那人两百多步,说道:“本将薛仁贵是也,若尔等识趣,即刻退兵,再到朝中负荆请罪,不然,朝廷大军一到,尔等灰飞烟灭!”

    那突厥将领是一个叶户,自然知晓薛仁贵的威名,微微动容,但却不信,便说道:“我听说薛仁贵被发配象州,早就死了,你可敢取下头盔让我瞧瞧?”

    薛仁贵大笑,而后取下头盔,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但双目中爆射出精光。那突厥人大叫一声,“果然是薛仁贵!”而后打马便跑,后面突厥人早听到了“薛仁贵”三个字,一阵搔动。

    薛仁贵见时机成熟,手举一杆画戟,大吼一声:“杀!”

    武清远远看到薛仁贵竟然用的是方天画戟,心中不禁大叹,凡历史上使用方天画戟的人,都是臂力过人,武艺超绝之辈,往往以力胜人一筹。

    武清打马向前,调转马头,高举长枪,大吼一声:“全军将士,建功立业,当在今曰,杀!”

    一时间大唐数万士卒,冲向了突厥人,突厥本来听到“薛仁贵”三字后就是一阵大乱,军心不稳,如今见大唐骑兵冲杀过来,有士兵调转马头,开始往后撤,一时间乱作一团。阿史那骨拙禄在金狼头旗下看着乱作一团的突厥战士,愤怒异常,一连斩杀数人才稳住了阵脚,但唐军已然杀到。

    仿佛轰的一声,两军撞在了一起,展开了激烈地厮杀!

    武清一马当先,身侧是十名护卫,挡住侧面攻击,武清一枪刺出,七个枪头,瞬间,前面的七个士兵被挑飞,竟无一合之将。一名千夫长见武清是一名主帅,大笑一声,冲杀过来,武清冷笑一声,只一枪便刺穿了千夫长喉咙,自有护卫割下人头,挂在马鞍上。薛仁贵远远看到武清帅旗竟然已经杀入敌军深处,不禁大为吃惊,再仔细一看,不禁惊叹道:“武清何时有了如此超绝武艺?”薛讷在身边保护父亲,随手一枪打掉一支冷箭,便说道:“武清自幼习武,如今恐怕大成了。”

    薛仁贵看着武清那一枪一个的狠劲,眼眸中露出了一抹凝重。

    樊梨花使得是一杆长枪,取名风嘴梨花枪,见到武清竟然杀到自己前面,不禁笑道:“真个儿羡慕死人了!”

    武清心中只有不断地冲杀,右武卫将士见主帅都如此奋勇杀敌,士气大振,疯狂地砍向了突厥人。一时间突厥人大乱,开始后撤。

    “大将军,金狼头旗!”一名护卫说道。

    武清放眼一望,果然一杆金狼头旗在自己十丈之外缓缓后撤。金狼头旗,那就表明颉跌利可汗就在军中,若取了颉跌利可汗的人头,我看你李治封不封我官。

    当下,武清大吼一声,突厥士兵大叫一声,竟然吓得让开了道,武清长笑着,长枪指天,直奔金狼头旗。

    颉跌利可汗一脸胡子,瞬间眼皮一跳,这才看到有一小将朝着自己冲杀过来,而自己的突厥兵,竟然纷纷躲开。不禁大怒,“给我挡住!后退者,死!”

    “可汗,那员虎将是对方另一名主帅,他是朝着可汗而来的。”一旁一个颇为猥琐的汉人说道。

    颉跌利可汗双目爆射出恨意,说道:“那你说怎么办。”

    “可汗,我们来个‘金蝉脱壳’!”那猥琐汉人面露歼笑。

    颉跌利可汗也是研究过大唐文化的人,知道这是《孙子兵法》中的计谋,便说道:“那好,就依你之言。”于是便命护卫换上自己的金甲,而后自己成为小兵,丢下金狼头旗向后撤去。

    武清大杀四方,杀到金狼头旗跟前,拔出长剑,一剑砍断了金狼头旗,随即便被护卫收入背囊。武清见有一金甲士兵,说道:“你可是颉跌利可汗?”

    那小兵屋里哇啦说了一通,武清没听懂,武清命人把他绑缚在马后。

    突厥人见金狼头旗没了,一时间乱作一团。纷纷后撤,唐军大肆杀戮,到此时战场上成了一边倒的趋势。

    这个时候,从侧翼又杀出一彪人马,正是右武卫中郎将程务挺,不过盏茶功夫,突厥人被截为两段。

    突厥人见前后都有唐军,纷纷跪地乞降,不过一个时辰,投降突厥人达到了两万人。

    薛仁贵见突厥大败而退,便鸣金收兵,武清也只好收兵,并命录事统计伤亡,打扫战场。

    此一战,杀死突厥兵一万多人,俘虏两万人,薛仁贵兵力损失两千多,右武卫损失两千。

    武清不禁大叹,这冷兵器时代,果然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啊。但右武卫只有两万人马,一下子损失了两千,这也从某种程度上说明,右武卫熊渠士卒是比不了薛仁贵的威卫的。更进一步说,那就是人家薛仁贵统兵有方,自己是比不了的。

    为此,武清准备加强士卒训练,同时还得提高自己军事素养。

    经过审讯,那金甲小兵不是颉跌利可汗,让武清大为失望,但好在夺得了金狼头旗,算是自己第一次出战的彩头。未完待续。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