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积分  DNS错误
笔下文学网 > 混在大唐 > 第十二章大唐游侠儿
  一个满脸络腮胡袒胸露乳的大汉挤了进来,武清一惊,差点吓到,好家伙,古铜色的肌肉,一块一块的,更让武清羡慕的是那结实的胸膛上有一簇巴掌大小的胸毛,这是一个猛人!

    “是何玩意儿,让某先尝尝!”大汉说着话,一双蒲扇大的手已经揭开了白叠布裹着的木箱子。

    一阵白雾迅速喷出,大汉吓了一跳,以为是暗器,头一偏,感觉又没什么,才作罢。

    武清急忙说道:“且慢!”而后赶紧合上盖子,防止冷气外流。

    “小家伙,你这里到底是何物,为何不让某家取来瞧瞧。”大汉是直脾气,一双环眼瞪着武清。

    武清也被这一瞪,弄得心里发毛,急忙说道:“你要吃,且拿钱来,也不过两文钱,你便要强取吗?”

    大汉一听,也不理会,直接扔出一吊钱,武清眼睛一扫,足足五百文,这要买二百五十根冰棍了。没想到这汉子倒是一个爽快人。武清哪里知道,这汉子乃是太原府有名的游侠,平时为人仗义疏财,路过文水县,不想遇到了武清母子出来卖冰棍。脸上虽凶恶,但他能看得出武清母子生活一定不好,孤儿寡母想来生活艰难,却又自食其力,这是很难得的事情,于是直接扔出五百文,也不管够还是不够。

    扔完了钱,汉子再也不理会武清,便打开箱子,取出了各种颜色的冰棒,大汉对这新鲜玩意儿大为喜欢,大嘴一张,便开吃起来,他像嚼豆子一般,吃了一个,大皱眉头。武清知道这是冰到脑子了。

    “里面只有五十支,只要一百文,这还有四百文找补你的。你也别吃太快了,不然冰到你脑仁了。”武清把四百文还给大汉。

    大汉大呼一声,说道:“真他娘地痛快,剩下四百文,就当某家的定钱,某家要在这文水游览几曰,你便多做些预备好了。”

    武清大喜,收了起来,而后递给了武大娘,武大娘这个时候也豁出去了,抬起了头,脸上虽然有些难为情,但为了儿子,她什么都愿意。

    大汉取出冰棒递给眼巴巴望着的几个孩童,说道:“今曰某家大发善心,让你们几个小童吃上这新鲜玩意儿。”

    一时间,一百根冰棍也被散得只剩下几支。

    武清不禁对这大汉的人品大为佩服,问道:“真英雄也,敢问大叔,你在何处落脚,好叫我做了冰棍送去。”

    大汉一愣,本想只是施舍给这母子的,不想这小子还有些骨气,当下便说道:“我便正要往悦来客栈投宿,你若有空便送来,我却不一定在,你若没空,就且记下,他曰你富有了还我便是。”

    大汉说完,长笑着扬长而去。

    忽然,武清内心深处某个神经动了下,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大唐游侠?如此英雄,如此豪迈,我心向往之!

    “大叔,可愿告知晚辈名号?”

    武清大声呼喊,而大汉早已没了踪影。

    时间进入六月之后,蜀中、关内大旱,河北道诸州连降大雨出现洪涝灾害,百万百姓受灾。朝廷令各州县开义仓赈灾,但依旧不能阻止饥荒的发生,很多百姓开始逃难,河东道也受到了影响,前来逃难者无数。

    武清看着大街上衣不蔽体的百姓,面容枯黄,等待救济,心里很沉重,这是大唐帝国的百姓吗?这就是那个古代繁华强盛的帝国吗?他不知道的是近十年来大唐帝国灾害不断,义仓里的粮食消耗地也差不多了,再加上一些贪墨和损耗,所以便造成了大量受灾百姓逃离故土,寻找生机。

    武清虽有心救助这些人,奈何家中存米也不多,中午散学后便去了米市,看看能不能买一些,发发善心。顺便搭个粥篷,赚些声望,对自己以后生意也有好处不是。

    来到张氏米行,看到标价,最便宜的粟米都要五十文,更不要说大米竟然标价七十文。武清心中很愤怒,这些歼商,发国难财,也怪不得商人在这个时代的地位低,这样的歼商,谁人不骂谁人不恨?活该地位低下,活该最后养肥了被官府宰杀。可是,事情真的是这样的吗?

    武清很清楚,士族和庶族如果没有庞大的经济来源,如何支撑起家族的开销都是问题,如果只是掌握大量土地,靠土地里出产的东西是肯定养活不了一个家族的。那么那些玉石店、酒楼、肉铺、绸缎庄、茶馆、盐行等等是谁的呢,毫无疑问,这些东西大多数就掌握在士族和庶族手中,只是他们自己不经营而已,而是委托给了善于经营的商人手中。士族和庶族提供官场和政策的优惠,商人付出的是智慧,而这也就造成了官商勾结。

    张氏米行毫无疑问背后肯定有背景,不然文水县也不会有这一家唯一的米行了。没有背景,早就被挤出文水了。

    “大家注意了,今儿个绝不赊账,杂粮三十五文,粟米五十文,麦子五十文、大米七十文。要买的排好队,不要乱挤,不然咱家手中的家伙可不是吃素的。”米行的伙计一边说着,一边举着一根儿臂粗的木棍。

    十多个难民脸色枯黄,眼神涣散,默默地离开了。而本地百姓则是吵嚷起来。

    “前天一斗才三十文,这才几天就涨到七十文了,这也太黑心了吧。”

    “谁说不是呢,我刚去看了,那杂粮,就是猪都不会吃!”

    “谁让人家张家有个当县令的族人。”

    “好了,都别说了,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于是百姓不再言语,武清却陷入了沉思,看样子,在文水县张家的势力是很大的,不然也不可能让这些世居在文水的百姓敢怒而不敢言。

    武清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实在是太细了,忽然间,他想到了前段时间出现的那位游侠,可惜再也没遇到,武清去过悦来客栈,根本没有此人。要是有游侠儿在,抢了这张氏米行。

    其实武清找游侠的目的是想拜师,这个时代要是不会那么两下子,实在是混不走的,当年程咬金都学了三板斧,临到头还混了个国公当当呢。因为这是一个法律不健全的时代,这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时代,个人武力也是一种自保的手段。

    造成这一切的缘由,就是那些贵族,那些做着官满嘴诗书礼乐、仁义道德的读书人。

    读书人,有时候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货色。

    武清盯着那张记米行看了半晌,眼中露出愤懑的目光,狠狠地甩了下袖子,而后转身离去,大声吟诵道:“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武清虽然剽窃了明朝末年一副对联,可此刻他确实没有多想,只是忽然间那么有感而发。

    谁曾想,就是这么两句对联,却让他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被许多人称赞。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一个乞丐的眼中爆射出惊喜的目光,而后起身尾随武清而去。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