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积分  DNS错误
笔下文学网 > 满唐春 > 767以德服人
  当一个人成为为公众人物,他的一举一动都备受瞩目,优点缺点也会成放大,就是祖宗三代旧陈年旧事,也会挖掘出来,为成众人茶余话后的谈资,很明显,近期内大唐最出彩、最炙手可热之人,非刘远莫属。

    无论是刘远怎么由一个小学徒成为首饰界的巨匠、他怎么与清河崔氏的女子结识,一下子攀上高枝、还是他怎么在官场上平步青云、在战场上大发神威等事迹,这些都值得人考究和津津乐道,不可避免,刘远的出身,也会备受瞩目,华夏人相信一命二运三风水,不客气地说,就是刘远所谓“父母”的坟头,也会成为别人探究的对象,看看是不是什么风水宝地之类。

    李二一提点,刘远马上就知道,自己的行为受到了众人质疑。

    古有衣锦还乡的风俗,那是所有人的梦想,即使当不了大官,外出归来,也定然穿得光鲜,骑着高头大马、呼奴喝婢地出现在乡亲父老面前,然后羡慕的目光和讨好声中得到心灵上极大的满足,介时就可以有恩报恩,有仇算仇,甚至当年只能远远眺望的梦中女子,也可以梦想成真。

    刘远的出身在大唐的官场不是秘密,在民间早就流传开了,很多人都嘲笑金田刘氏鼠目寸光,竟然把一个可以振兴家族的人才扫出宗门,简直这年十就是活到狗身上了,而刘远的哥哥更是无良,为了独霸家产,先是赶出去做学徒,等到弟弟发迹后又厚着来投靠,鹊巢鸠占,可是一有难。马上又划清界线,更是勾结族长作开除出宗族的愚蠢表现,把他形容成一个贪得无厌、人见人恨的大坏人形象,可是,谈得多了,众人又有了新的想法:

    仕途畅顺、纳妾又添口,为什么衣锦还乡,让以前看起自己的人睁大狗眼好好一下,父母坟墓要拜祭,更重要的是。怎么也得报仇啊,以前被欺负得那么惨,不报复一下,那还是男人吗?

    刘远向李二投感谢的目光,那是李二暗示刘远。这样下去对声名不利,有损仕途。无论如何。一个皇帝能对自己说这些,也可以说推心置腹,能不感激吗?

    扬州也很久不回了,的确是时候回去一趟,再说小娘和杜三娘,也曾有事拜托过自己呢。

    “不错。孺子可教也”李二看到刘远一点即明,高兴地赞了一句,然后就摆驾回宫。

    反正今日不放炮,工地尘也多。一国之大事,怎么批都批不完,李二可没那么闲功夫在这里耗。

    刘远看到没什么事,也骑上快马,打道回府。

    明天还有一场比试,公孙素素全力出手,那作品肯定不差,到时要耗费不少心力,虽说不用去比试,但也得养精蓄锐,全力做好准备工作,其它工作也暂时放一放,什么都没有这个重要,这是小娘的梦想,也是刘远的梦想,只要走好这一步,就可以甩手掌柜,剩下的全部交给金巧巧,就可以替刘远完成。

    这已是刘远和公孙素素比试的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在响午的时候,消失了一天多的刘远也施施然出现在比试的现场,看到公孙素素依然没有出来,于是悠然自得地和一直驻守在这里的金巧巧,一边享用着精美的糕点,一边等着竞争对手完成作品。

    在场的同行这下纠结了,一会看看刘远,一会瞄瞄那贴着封条的木箱,猜想刘远做的到底是什么作品,一会又有些期待地看着公孙素素的那个工作室,心里焦急地等她什么时候出现。

    不会出什么状况吧?

    刘远说他一天就可以搞好,实则只花了五个时辰,在天黑就已经完成,公孙素素自己说要二天半,可是现在都是响午了,还不见她来,细说起来,倒是公孙素素食言,误了时间,众人都心里都郁闷了:这到底是设计问题,还是两人的差距?

    最难想明白的是,这个刘远,凭什么那样有自信,那从容的表情、嘴边的微笑,好像他已胜券在握一般,总之,刘远越是淡定从容,众人的内心就越慌张。

    “东家,很快就要揭盅了,奴家先祝你旗开得胜。”金巧巧微笑如花地举起一个酒杯,笑着对刘远说。

    “好,这酒我干。”刘远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金巧巧看了看公孙素素那工作室,很快笑着说:“东家,你听,现在还有锤打之声,只怕公孙姑娘的作品并不如她想中那么顺利,而她说只需要的二天半就可以完成,正是她这样说,东家才说一天的,现在两天半已过,需要给她一些压力吗?”

    虽说做首饰的技法还有熟悉程度有差别,但是工序差不多是一个样的,而首饰的最后一个工序,不是打磨就是抛光,这些都是动静很小的细致活,还有半天的时间就要结束,可是工作室内还传来锤打的声音,很明显还在打造当中,离完工尚有距离,作为金玉世家的掌柜,金巧巧自然对这些也颇有研究。

    “不”刘远摆摆手说:“时间未到,不必催人,我们要以德服人,就是他们明天才完成,你也不要催,也不克扣他的银钱,让他们拖,我要羸得他们心服口服。”

    “是,东家。”

    金巧巧应了一声,表示和道。

    既然刘远花了这么多心思,又有那么大的把握,金巧巧自然乐于观看刘远怎么出色,于是,两人若无旁人一边聊天一边等。

    没想到,这一等就等到了半夜,到了亥时之时,公孙素素的那扇大门终于“吱”的一声打开,在众人的惊喜的目光,和刘远一样用红绸布包着,把它放在另一口箱子里。

    公孙素素放好自己的作品后,款款向刘远走过来,一脸愧色地说:“刘将军真是干净利落,小女子佩服,本来说好二天半就可以了,没想到有个地方弄错了,出了一点小状况,还请将军多多见谅。”

    “不晚,不晚”刘远大度地说:“现在还没到约定的时间,自然可行,公孙姑娘不必客气。“未完待续。。

    :今天头有点痛,这三章字数都不多,最后一章更少,头痛,明天再多写一点。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