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积分  DNS错误
笔下文学网 > 大明文魁 > 五百三十二章评价
   徐渭,徐文长是谁?

    当时身为浙江的读书人,你不知道张元忭,别人最多笑而不语,但若是你不知道徐渭,那别人真的要发出一声‘大某亡了’的感叹。

    徐渭,徐文长是谁?

    身为浙江的读书人,你不知道张元忭,别人最多笑而不语,但若是你不知道徐渭,那别人真的要发出一声‘大明药丸’的感叹。

    论及科名,他不怎么样,八次乡试落榜。可徐文长一生不曾得志,但却名满天下,他有句话很有名,吾书第一,诗次之,文次之,画又次之。说自己书法最好,诗词第二,文章第三,画画最末。但别人听完徐文长这话,纷纷表示徐文长你好不要脸,居然骗人,什么第一第二第三,你样样都是第一。

    此外徐文长还当过胡忠宪,李春芳,吴兑,戚继光等人的幕僚,就凭这一点即知徐文长了得。

    在场之人不少也是徐文长的粉丝,袁宏道就曾有不能早生三十年,与之相交的感叹。没错,这时候的徐文长已是垂垂老矣,六十有一。

    但无论怎么说,平生很少夸别人的徐文长,赞汤显祖一句,已足以为他显名。这是文坛前辈对后起之秀的提携。

    就如同林延潮当年中解元,王世贞赞林延潮必有一代文宗的话。

    林延潮不会乱讲话,众人对汤显祖又重新换上敬佩的神色。

    当然汤显祖也不例外,他对徐文长也是佩服五体投地。

    徐文长曾随手写了一杂剧《四声猿》,汤显祖看过后佩服的说,安得生致徐文长,自拔其舌。此刻听徐文长这么夸自己,如何不感动。

    “晚生,晚生,两度科第不及,真愧对徐前辈得期望。“

    林延潮道:“孝廉不必如此,科场困顿不过一时,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此八字与君共勉。“

    汤显祖感激地道:“谢状元公。“

    当下林延潮与众士子们一并至茶楼上。

    这茶楼就在武林门外,本是商贾走卒歇脚的地方,但一群读书人却在占据了这里,谈天说地。

    杭州的读书人们听闻林三元到了杭州,一一都是闻风而来,争相与林延潮见礼。

    林延潮也没有摆状元,及朝廷命官的架子,凡来人皆一一作揖答礼,没有半点自矜。

    林延潮放低身段,不是为了招揽这些名士。其实林延潮也看出如汤显祖,袁宏道等大部分读书人。虽都是才华横溢,但却都不是从政的材料。将他们与交往过的顾宪成,李三才相较起来,林延潮总觉得他们身上缺了些什么,似是文过于质。

    能写一手好文章的人,常常都不是当官材料,但能在仕途上步步高升的,往往都能写一手好文章。

    不过他们虽不是顾宪成,李三才之流,但林延潮与他们也是详谈甚欢。

    交朋友嘛实不必有太多功利心,同时林延潮折节相交,也是为了博取美名。

    大家对一个人的评价,常不来自他平日所作所为,而是他与你的亲疏。

    而在这个时代舆论不出于庙堂,而出自学校,读书人对官员好坏论断常十分片面。读书人对朝廷命官好坏的论断,常不是看你作了多少政绩,而是是否礼贤下士,对他尊重与否。

    所以从这个角度而言,林延潮表现得足够礼贤下士,远远胜过他才学,名声以及政绩。林延潮对读书人的尊重,立即就能转化为他的官声,让不少未见过面,只闻其名的三吴读书人为他点赞。

    虽说是谈笑,但也不是全然一派其乐融融。

    一名四十余岁的士子\'突施冷箭\'道:“状元公,此去京师晋日讲官,又更胜于临瀛州,登玉台了。”

    临瀛洲指得是中进生,登玉台指进翰林院,这两个都是读书人最得意的事。这两句话当然是吹捧林延潮了。

    但这士子却话锋一转道:“只是晚生奇怪,眼下江陵得天子器重,官员恩遇多授于其意,状元公晋日讲官,当属江陵之意,但状元公又乃王弇州门生。这得意于江陵,岂非又负于弇州。“

    这话属于当面点炮仗了,换了私下场合林延潮早就一句\'朝堂之事,尔也敢多问(关你屁事)\'呵斥过去了,但眼下大庭广众之下,林延潮却不好责怪。

    江南读书人议政成风,对朝堂之事指手画脚属于家常便饭,就算是张居正下令禁天下书院,钳制舆论也不管用。

    再说这士子问得也不无道理,王世贞是文坛盟主,领袖二十年,江南士子各个奉他得文章为金科玉律,而林延潮是其门生,有提携之恩,所受恩遇仅次于申时行。

    但是张居正与王世贞不合,又众所周知。

    就林延潮而知,他们二人关系之前是很好的,两人分属同年,王世贞先后得罪了严嵩,高拱等权相仕途一直不顺,但张居正却对王世贞期许甚高,一直鼓励对方。

    所以张居正在位时,王世贞本该混出了头的。就如同过去老朋友位居一品,你怎么也得提携我一把的意思。

    可二人不知怎么地,却开始交恶了,王世贞之前一直是郎署官,希望能混到官拜尚书的地位。于是他明得暗得对张居正各种表示,但张居正却没有这个意思。

    据说张居正用人更重实际,喜用干吏胜过清流词臣。

    王世贞文章写得好,但论政绩却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故而张居正没有提拔他的意思。

    于是两人就此交恶,主要还是王世贞怨张居正。

    之前王世贞对张居正一直评价很高的,在张居正父亲七十大寿时,还写过贺词,言语极其献媚。不仅如此王世贞还把贺词刻录进自己文集,搞得江南读书人人尽皆知。

    但交恶后,王世贞将文集里对张居正好话都删了,还使劲说张居正的坏话。如张居正好女色啊,为了投其所好,福建巡抚谭纶献房中术啊,戚继光献海狗肾啊等等,现今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都是从王世贞口里冒出来的。

    这也就是,对一个人的评价,不来自平日所为,而是他与你关系亲疏的例子。

    从这点来说王世贞蛮不厚道的,但对林延潮而言,管你外人怎么评价,在我心底,王世贞大大是一个好人。未完待续。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