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积分  DNS错误
笔下文学网 > 大明文魁 > 六百九十五章时报初刊
   林浅浅产期在即,林延潮正好乘着这段主考任命未下的日子在家陪他。

    但即便身在家中,林延潮也没闲着。

    这燕京时报的创刊版,马上就要发行。

    燕京时报因贴近市井生活,初刊版定以三千份售出,早已被各大书坊预定。这成绩实在太好,要知道事功刊售得最好一期,也不过一千两百份。

    眼下林延潮几个弟子都是聚集在他的府内,言谈皆有喜色。

    燕京时报的主编卢万嘉,汤显祖二人,眉飞色舞,还有郭正域,陶望龄,徐火勃,屈横江等数人,也是一副我有出力的样子。

    卢万嘉笑着道:“京师人口百万余众,能识文断字者不下于十余万,也就是说三十多人就有一人买了我们的燕京时报。”

    谈及燕京时报,众人脸上都是笑着。

    他们今日将初版先拿给林延潮过目,林延潮若满意,即可立即发行。

    林延潮也是点点头,翻阅这初刊,燕京时报第一版记录时政大事。第一版刊题写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八个令人一醒的大字。

    林延潮对卢万嘉问道:“这刊题何意?”

    卢万嘉与汤显祖对视一眼彼此点了点头。

    卢万嘉道:“此时报乃老师所创,初衷在于‘兴以文教,开启民智’,其意在于让每个百姓都知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八个字,让老百姓都能关心国家大事。”

    林延潮点头道:“善。”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一句,也因林延潮当初这一言,几乎成为林学弟子们的座右铭,用以激励自己读书砺学。

    好比横渠四句一样的存在。

    他们用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来作为第一版的刊题,看来这些弟子还挺能揣摩自己的意思。

    林延潮仔细看这一版,其中远有先元辅张居正致仕的消息,近有梁梦龙辞朝廷命他任吏部尚书之事,这都是朝堂上的大事,另外还有辽东,蒙古的边事,皆从邸报里摘抄。

    这虽与民间报房的邸抄内容虽差不多,但却贴近于‘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主旨。

    对这一版林延潮甚为满意,再看第二版,第二版是本地以及天下新鲜趣闻,刊题写得是‘求天下奇闻壮观,以知天地之广大’。

    林延潮笑道:“此句出自苏轼的《上枢密韩太尉书》,甚好,是何人所题?”

    众人都看向郭正域,郭正域赧然道:“蒙老师过问,是学生所题。”

    林延潮道:“这一版说得虽是市井俚趣,百姓茶余饭后闲谈之事,但亦可增长见闻,博大家一乐,此刊题恰如其意。”

    郭正域拱手道:“谢老师夸赞。”

    林延潮向卢万嘉问道:“此刊中趣闻从何而来?”

    卢万嘉行礼道:“回老师的话,我卢家迁居京师多年,多少有些人脉,下至脚夫,船夫,上至官吏都有结交,几乎也算京城的地头蛇。我放出消息,让他们将这些俚趣之事告诉于我,只要能载于报上,一条可给五十钱。”

    林延潮称赞道:“善。”

    接着他又看第三版,第三版是财经民生,刊题为‘经世济民’。

    屈横江一脸得意地道:“老师,这是我所提,我事功学派主张的通商惠工,反对理学,法家所坚持‘重农抑商’之策,而经世济民,则将财经民生之事,拔高至经世济民之用来。”

    卢万嘉道:“我卢家也有不少生意场上的朋友,他们深感写给商人所看之文甚少,此版正是他们所喜。”

    林延潮笑着道:“甚好,经世济民,合起来就是经济二字,我看此版名可为经济。”

    听林延潮这么说,卢万嘉,郭正域等人都是喜道:“我们方才还在争执此版名,眼下有老师一句话,这经济二字再是恰当不过了。”

    林延潮笑着点了点头。

    第四版文章八股,诗词,刊题为‘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这版乃读书人砥砺学问之处,所以用王安石这句话来激励读书人,也是比较恰当。

    林延潮看后再看到第五版第六版经学,刊题为‘君所行所言者若明鉴矣,他人之所观皆由此来’。

    林延潮不由眉头一皱问道:“为何用这一句?”

    见林延潮相询,众人都是不说话,似有几分难以启齿。

    郭正域道:“老师容禀,经学乃我时报重中之重,此版我等打算以‘学与道合,人与德合’为刊题,但汤前辈却表示反对,故而我们折中用了这一句。”

    林延潮闻言道:“这是当然,学与道合,人与德合八个字乃事功学派之宗旨,然而经学这一版,乃是百家争鸣之用,理学,心学,甚至儒学以外之学都可载入,非事功学派一言堂,怎可以‘学与道合,人与德合’为本版刊题呢?”

    听林延潮这句话,屈横江,郭正域,卢万嘉等人都是面露惭愧。

    郭正域先起身向汤显祖行礼道:“非恩师一句话,怎知汤前辈之苦心,前几日言语冒犯,在这里向你赔罪。”

    郭正域说完,屈横江,卢万嘉都是向汤显祖道歉。

    汤显祖也是避身道:“不过学术之争而已,各位的话实不敢当。我主张的知行而一也只是心学一家之言。”

    林延潮见此众弟子知错能改,与汤显祖和好,心底十分欣慰。

    顿了顿林延潮又道:“不过君所行所言者若明鉴矣,他人之所观皆由此来这一句,吾觉得欠佳。”

    众弟子们一并道:“我等也以为不妥,恳请老师赐教!”

    几名弟子一并请教。

    林延潮略一思索,然后道:“我以为,不如取‘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这一句出自四书里的大学,是个读书人都知道,众弟子不觉得有什么出奇之处。

    林延潮解释道:“这一句大家耳熟能详,但意思非简单,我创燕京时报,意在学者大儒不觉得浅薄,村夫妇孺也不嫌其高深。每日所知所得皆可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听林延潮这么说,众弟子们这才恍然一并道:“老师,受教了。”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