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积分  DNS错误
笔下文学网 > 盛世医妃 > 262、回归
   卫君陌有些诧异地挑了挑剑眉,淡淡道:“你倒是好眼力。”

    为首的黑衣人苦笑,若真的是好眼力,就不会现在才猜出来眼前这两个人的身份了。世人皆知卫公子俊美绝伦还有一双诡异的紫眸。但是这个俊美绝伦这其实是一个相当抽象的概念,因此,更多人记住卫公子的特点的时候记得都是那一双紫眸。因此,刚刚出事的时候即使听说是一男一女他们也没有第一时间将这件事联想到这两个人身上。直到刺客,眼前这对男女若不是卫君陌和南宫墨,他们还能是谁?

    原本还是十几个人气势汹汹的围着三个人,但是现在,看起来倒是那十几个人比他们三个人更加紧张一些。

    为首那男子心中暗暗叫苦,若是早知道是这两个人,他又怎么会只带了十几个人就追过来了。要知道,这两位无一不是手底下血腥无数的,就连当初独霸江东的七星连环阁阁主都在卫公子手里死的不明不明。

    其实他不知道,认真算起来金凭轶的死他家主子也绝对要算一份儿。

    南宫墨好奇地看着明显有些犹豫不决的人,笑道:“你们家宫阁主不在么?”

    男子没答话,南宫墨却是了然地点了点头,看来宫驭宸现在确实是不在附近了。

    “你们打算怎么办?”

    男子叹了口气,抽出随手携带的刀剑,“卫公子,星城郡主,得罪了。”

    虽然他并不十分想要跟这两个人交手,但是如果让这两个人就这么从他们跟前大摇大摆的走掉了,回去之后他们只会死得更惨。剩下的黑衣人也跟着拔出了刀剑,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模样。对于自家主子的性格,他们显然也是十分了解的。

    卫君陌垂眸,淡淡道:“无瑕,你休息。”

    南宫墨微微点头,站在一边一副不打算插手的模样。

    这十几个黑衣人都是水阁中的精锐,武功自是不弱。但是还远远不是卫君陌的对手。

    卢云枫脸色苍白的站在一边,看着跟一群黑衣人打成一团的卫君陌。只见卫公子手中思归剑剑气纵横,一招一式仿佛都带着毁天灭地的破坏力,令人根本不敢面对面跟他交锋。这些黑衣人同样也只能仗着人多四处游走以图消耗卫君陌的实力。只是,这样的打算跟薛斌拉了整个千户所的人打车团战一样的不科学。他们武功虽然比寻常士兵高强十倍,但是人太少了。另外,跟薛斌等人动手卫公子既没有用全力,也不会逃走。但是跟这些人动手自然就没有这个顾忌了。

    南宫墨靠在马儿身上笑吟吟地看着站团中的卫君陌,心中也不得不感叹卫君陌的实力。即使她觉得自己武功已经算是相当不弱,但是她依然怀疑自己此生能否打到卫公子这样的程度。

    身后不远处,卢云枫趁着南宫墨专心观战,不着痕迹地朝后面退去。退到了几步之外后立刻转身朝着后方掠去。他还没来得及奔出几步,一根鞭子卷住他的腰轻轻一拽就将他拉了回来。

    卢云枫跌倒在地上,咬牙瞪着南宫墨。

    南宫墨也不看他,目光定定地望着人群中只是淡淡道:“我劝你不要乱跑,下一次我便不会如此客气了。”

    卢云枫沉默良久,方才道:“方才那人叫你星城郡主。”即使远在隰州,星城郡主的名声卢云枫还是听过的。开国名将南宫怀的嫡女,上过战场,跟随卫公子远赴灵州平过叛乱,当今天子最忌惮的人中绝对也有她一个。这样的女子…想起曾经自己对她的心思,卢云枫只觉得又是羞愧又是可笑。这样的女子…他怎么配得上?他怎么敢去想?

    “没想到…竟然有信认识星城郡主。真是…三、生、有幸。”卢云枫一字一顿地道。

    南宫墨侧首看了他一眼,道:“卢氏叛国,卢启临非死不可。我救你出来只因你良知未绝。你若是觉得我错了……”南宫墨将一把匕首扔回地上,正是那晚卢云枫偷偷给南宫墨的,只听南宫墨淡声道:“你可自裁,我不阻拦。只要卢氏一族没有异心,我保无辜之人一条生路。”

    卢云枫伸出捡起匕首,闭目思索良久,方才睁开眼睛沉声道:“不,我跟你们回去!”

    南宫墨点点头,手一抖长鞭从卢云枫腰间划落。

    两人说话的这会儿功夫,那边的战场上已经被卫君陌砍得七零八落。仅剩的几个活口也趴在地上站不起来了,卫公子提着染血的软剑朝着他们走了过来。一抖剑身上的血痕,卫君陌收剑归鞘,沉声道:“我们走吧。”

    “那几个……”南宫墨抬了抬下巴,问道。

    卫君陌道:“不用管他们。”

    南宫墨不由一笑,这是要向宫驭宸示威么?

    又一阵马蹄声朝着这边奔来,当先一人快马朝着这边冲了过来还没有走进就发生大叫道:“你们两个!给我站住!”

    南宫墨不由得一乐,笑道:“王寨主,你这是?”王霸身后跟着大大小小上百骑,而且一个个都带着不少行李,看上去不像是来送行的。

    王霸一跃下马,没好气地道:“你们两个…害得老子好苦!”

    南宫墨扬眉,王霸磨牙,“老子帮你们烧了呼敦的军营一文钱好处没落下,你们拔腿就跑?!”说好的卢家的货物五五分呢,货物呢?说好的会付钱呢?他们付的钱就是北元大军的围剿么?幸好老子留了个心眼,不然还不被这两个

    眼,不然还不被这两个人害死?

    王霸还想说什么,眼角瞟到不远处那一地的尸体和看起来即将成为尸体的人,顿时没了声息。跟在身后的马贼们也已经到了跟前,看到这一幕不仅是人没了气焰,连马儿都不由得有些躁动起来。

    南宫墨多少有些歉疚,她们只顾着跑路还真的忘了王霸的事情了。她们从军中冲出来的时候多亏了王霸带着人在周围放了几把火,造成了不小的混乱。

    “你们这是……”南宫墨看了看众人,王霸没这么快就能将整个寨子半空吧?还是说她小看了这位?

    王霸哼哼,得意地道:“你去军营前要我召集人手在外面接应你们,老子就知道你们两个要整出什么幺蛾子,干脆叫人全部收拾了行李下山等等着了。你们俩果然打算赖账!”

    原本只是打算搬个家以防万一而已,等到风头过了还可以再回去。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居然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还直接跑了。王霸当场决定带着家小跟过来追债。因为这两个家伙连老家都给丢了,这两个败家子不赔他他绝不肯罢休。就算追回关内也必须把这笔账讨回来。

    卫公子淡淡地扫了王霸一眼,王霸立刻闭上了嘴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其实…他又办错事儿了吧?来找这个煞神讨债什么的…他脑袋绝对是被门给夹了。再看看不远处的满地残肢断臂,王霸哈哈一笑道:“那个…真巧啊,我们打算搬家没想到在这里又碰到两位了。”

    众马贼齐齐掩面:有这样的老大,真是丢马贼的人。

    卫君陌看着王霸,沉声道:“跟我们回关内。”

    王霸立刻摇头,“那不行!”他们都是山贼土匪,回到关内无论是被燕王还是宁王抓住了,都是一个死。

    卫君陌道:“以前的事既往不咎,若是再敢为祸百姓,他们就是你们的下场。”

    “……”地上半死不活的水阁中人。我们没有为祸百姓!

    王霸有些犹豫,他会带人跟上来自然也是有想要回归中原的意思。这次跟着他来的也基本上都是从关内带来的人。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关外他们肯定是混不下去的。但是他不能确定跟着卫君陌回去到底对不对。万一一回去卫君陌就翻脸……

    卫君陌轻哼一声,随手甩了一个牌子到王霸手里。王霸连忙接在手中一看,四爪金龙的金牌中央刻着一个古朴霸气的燕字。王霸连忙紧紧地握住了金牌,“你是燕王的人?!”

    卫君陌懒得理会他,只是问道:“走,还是不走?”

    王霸思索了片刻,狠狠地咬牙,点头道:“走!”

    两个人来,带着一群土匪山贼回去,卫公子真是天生混黑道的料。不是杀手头子就是土匪头子。南宫墨靠着马儿笑眯眯地想道。

    在被人的地盘上做得太过分是要遭报应的,南宫墨深谙这个道理。随意即便他们一路上尽力避开了北元驻军日夜不停的边关的方向赶。却还是在距离边境几十里外的地方被北元大军给追上了。

    看着那奔腾而来震得几乎连大地都在震动的庞大骑兵,王霸跟在两人身边也忍不住抖了抖,道:“现在怎么办?”

    南宫墨笑道:“还能怎么办?打啊。”

    王霸伸出手指着她,手指颤抖不已,“打?你以为你是谁啊?天生的神仙下凡?那么骑兵…就算马蹄子也能踩死咱们这点人。完了完了…跟着你们混真是老子昏了头了,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当初才会去劫你们两个灾星。”

    南宫墨耸耸肩,“那你说怎么办?”

    “我现在去求饶来不来得及?”王霸问道。

    “你可以试试看。”南宫墨道。

    王霸看看那朝着他们狂奔而来的骑兵,吞了口口水道:“还是…算了。老子是讲义气的人,怎么会贪生怕死!只是…对不住这么多兄弟了。”

    南宫墨也不由得被他给逗笑了,道:“放心吧,你死不了。这里距离边关就几十里地,你觉得北元这么多骑兵调动边关的守军会不知道么?”

    王霸轻蔑地看她,“我当然知道,但是你觉得边关守军会为了咱们这几个人……”王霸的话还没说完,远处隐隐传来了马蹄声。

    南宫墨轻笑一声,拍了一下马儿笑道:“快走,援兵来了!”

    果然,很快黑色的骑兵和旗子就铺天盖地的出现在了天地的尽头。远远地就能看见当先最前面的旗帜上绣着一个大大的燕字。

    “燕…燕…燕王…”迎风说话的后果是冷风刷刷地往他嘴里灌,险些呛着。旁边的兄弟看不过眼,在他马背上拍了一下,“老大快走,北元人要追上来了!”南宫墨和卫君陌早就一马当先跑到最前面去了。

    看到大夏的兵马,北元骑兵很快就停住了并没有继续追过来。于是,两军之间遥遥的隔着几里地对峙着。

    “君陌,无瑕。”燕王一身戎装,翻身下马沉声叫道。

    南宫墨和卫君陌的策马在大军前勒住了缰绳,双双下马见礼,“舅舅。”

    “舅舅。”

    听到舅舅两个字,刚刚冲过来的王霸险些一头栽倒在马背下。这两个…居然叫燕王舅舅。特么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跑到关外草原浪,还害得他们无处容身,吃饱了撑得么?

    燕王看了看两人,明显的松了口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