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积分  DNS错误
笔下文学网 > 盛世医妃 > 自己蠢,怪谁?
   陈氏回到自己房中,伏在床上低声哭泣了起来。只是不知道是为了丈夫的无情还是为了自己的出境的恐惧。

    “陈小姐。”一个有些陌生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陈氏吓了一跳连忙坐起身来。刚刚哭得红肿的双眸望着眼前似乎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小丫头。似乎是院子里的一个三等小丫头,看到过几次印象却不深,更不会记得她叫什么名字。只是,这个丫头叫她…陈小姐?!

    “你是什么人?!”陈氏警惕地盯着她道。

    那丫头脸上并没有普通的小丫头的谦卑和恭敬,只是平静地笑道:“齐大人让奴婢问陈小姐,陈小姐考虑好了么?”

    “考虑…考虑什么?”陈氏道。

    丫头道:“陈氏一门对先帝和陛下忠心耿耿,陛下也是知道的。陈大人也是朝中的中流砥柱,只是…陈小姐难道忍心父兄因为您而被无辜的牵连么?谋逆叛乱,可是诛九族的罪名。”

    陈氏心中一颤,咬着唇角不说话。

    那丫头轻声笑道:“其实原本我也没有想要来找陈小姐,毕竟您是燕王府的世子妃。都说出嫁从夫…自然没有再顾着娘家的道理。但是,今晚的结果陈小姐也看到了,你觉得世子真的有将你放在心上么?明明您才是燕王府的世子妃,但是却被两位弟妹甚至连星城郡主这个外甥媳妇在府里也比你这个嫡长媳说得上话。你觉得…留在燕王府,跟着燕王府陪葬真的值得么?”

    陈氏沉默不语,只是紧紧拽着一角几乎暴露出青筋的手说明了她心情的波动。

    良久,才听到陈氏开口问道:“齐大人要我做什么?”

    那丫头眼底露出一丝满意地光芒,轻声笑道:“世子妃尽管放心,只是一件小事罢了。只要成功了,将来齐大人定然会在陛下面前禀明您的功劳。就算燕王府满门获罪,也绝不会连累您和您的父兄的。你会是大夏的功臣。”

    陈氏有些意动,只是依然有些犹豫。那丫头仿佛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继续道:“世子妃果真是情深意重,奴婢可以说动齐大人替世子求情,到时候……”

    陈氏深吸了一口气,终于点点头道:“你说吧。”

    书房里,南宫墨站在窗口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心情却有些阴霾。她身后,萧千炽萧千炯和秦梓煦等人都在坐着喝茶。萧千炯有些好奇的看着南宫墨问道:“表嫂,你在担心表哥么?”

    南宫墨回头,淡笑道:“怎么这么说?”

    萧千炯抬手指了指自己的眉心道:“表嫂看起来有些心神不定。”

    南宫墨摇头道:“我总觉得…齐朔那边太安静了。”

    “表嫂的意思是?”

    秦梓煦把玩着手中的折扇笑道:“郡主的意思是,齐朔能够坐镇幽州这么多年,定然不是省油的灯。虽然现在看起来是他占了上方,但是什么都不做还是不太符合齐朔的做派。”

    萧千炽道:“或许…齐朔是觉得自己胜券在握,根本没必要再做什么?”

    “不到尘埃落地,没人敢说胜券在握。”南宫墨淡淡道。

    萧千炯皱眉,“表嫂,会不会是你太多虑了?”

    “或许吧。”南宫墨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

    “郡主。”门外,一个黑衣侍卫飞快地进来,沉声道:“世子妃派人给小公子和小小姐送了东西过去。”

    房间里的众人都是一愣,齐刷刷看向南宫墨。其中以萧千炽的目光最为古怪,陈氏给夭夭和安安送东西这种事情需要特意来禀告么?萧千炽脸色一变,看向南宫墨道:“表嫂,你……”南宫墨抬手阻止了他要说的话,问道:“送了什么?”

    “衣服还有玩具,说是世子妃亲手做的。”

    陈氏会亲手给夭夭和安安做衣服?连萧千炽都不相信。

    “母亲去舅母那边了,我去看看。”南宫墨道。众人都觉得有些奇怪,也跟着起身表示要一起去看两个宝宝。

    南宫墨院里,秦惜正抱着夭夭逗弄着。旁边还站着兰嬷嬷鸣琴和两个奶娘。兰嬷嬷看着眼前的两个丫头送上来的东西,点点头道:“郡主和公主不在院中,老奴待郡主收下世子妃送的礼物。回头定然请郡主亲自去谢过世子妃。”眼前的丫头手中的盒子里装着的几件做功极为精致的小衣服,还有长命锁金手镯足环之类的细小玩意儿,都是给小孩子用的。

    丫头笑道:“嬷嬷客气了,这些都是世子妃熬了好些时候亲自做的。正巧两位小主子醒着,不如先试试合不合适,咱们也好回去回世子妃。”

    兰嬷嬷眼神微沉,道:“小主子刚刚睡醒懒得动弹,若是折腾狠了只怕会苦恼。姑娘回去回禀世子妃便是。”

    丫头仿佛没听明白兰嬷嬷的拒绝,取出一个长命锁上上前两步走进秦惜身边笑道:“既然如此,那便试试这长命锁吧?世子妃特意吩咐做了几个小铃铛,小小姐一定会喜欢的。”秦惜抱着夭夭侧身,避开了那丫头。鸣琴也跟着上前一步挡在了亲自身前,有些不悦地道:“姑娘,世子妃的好意咱们都收到了。东西我们收下,两位小主子年纪还小,这些东西带在身上却是不妥。”

    那丫头脸色微变,不悦地道:“鸣琴姑娘这是做什么?难不成觉得我们世子妃会害两位小主子不成?”

    我们就是这个意思,你知道还不识趣。鸣琴心中暗道,面上却是笑容不

    暗道,面上却是笑容不便,“姑娘说笑了,世子妃也是我们小主子的长辈,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出什么事了?”门外,南宫墨快步进来,沉声问道。

    众人连忙回身见礼,那送礼的丫头看到一群人进来微微一惊。萧千炽认出这是陈氏身边贴身的大丫头,皱眉道:“你怎么在这里?”

    那丫头微微一福,有些委屈地道:“回世子,世子妃说两位小主子满月宴也没能办,让奴婢将赶了好些天的礼物送过来。”萧千炽皱眉,“世子妃怎么不亲自来送?”

    “世子妃听说王妃早上起来身体有些不适,便先去了王妃的院里,让奴婢先将东西送过来。”

    萧千炽看向南宫墨,南宫墨刚要抬手去拿那盒子里的东西,却被另一只手抢先一步接了过去。弦歌公子挑起盒中的小丫头看了看,剑眉微挑,“多谢世子妃,确是精致得很。夭夭和安安想必会喜欢的。”

    这意思是东西没有问题,弦歌公子既然说没问题,南宫墨都不用去看。倒是萧千炽神色有些古怪,表嫂刚刚的表现好像是陈氏要害两个孩子似得。虽然昨晚陈氏的话让萧千炽动怒,但是毕竟是自己相处了几年的妻子,总还是有些感情的。陈氏虽然有些时候不太着调,但是萧千炽绝不相信自己的妻子是如此狠毒的人。更何况…陈氏害两个孩子干什么?

    南宫墨皱眉,难不成是她想太多了?以陈氏的胆子…也确实是不向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人。

    脑海里灵光一闪,南宫墨道:“弟妹现在去哪儿了?”

    那丫头有些茫然,“世子妃亲自做了些补汤探望王妃去了。”

    话音未落,南宫墨已经一闪身出了门直接施展轻功朝着王妃的院子的方向而去了。

    “表嫂?!”萧千炽追了两步,却是不解。

    “夭夭和安安的满月已经过了,送礼也不急于一时。既然要探望王妃,回头再送也是一样,何必让丫头送来倒是显得轻慢了。”众人身后,一直没怎么开口的南宫绪突然淡淡道。闻言,秦梓煦剑眉微挑,“想要接近两个孩子并不容易。但是…想要接近王妃却……”就算陈氏真的想要害两个孩子,东西只怕还到不了两个孩子身上就被人给扔出去了。但是,如果陈氏要害王妃的话…燕王妃再怎么样也不会怀疑自己的儿媳妇想要害自己的。

    萧千炽脸色惨白,顾不得问什么跌跌撞撞地朝着门外奔去。

    萧千炯皱眉,问道:“既然大嫂没想要害两个孩子,还多此一举做什么?”

    秦梓煦叹气,“郡主和咱们听到世子妃送礼,做了什么?”

    众人默然。反常即为妖,更何况南宫墨一直派人关注着陈氏。一听说陈氏突然送礼给孩子,自然第一反应就是过来看孩子了。

    萧千炯也想明白了,脸色阴沉地大步朝着外面奔去。

    当众人赶到燕王妃院子里的时候,里面已经乱成了一片。花厅里,陈氏脸色惨白地跌坐在地上,跟前的地上还有洒了一滴的补汤。燕王妃坐在地上,眼睛紧闭唇色发青。唇边还挂着一丝感刚刚溢出的血丝。南宫墨跪坐在燕王妃身后,一只手顶着她的背心,源源不断的将内力送进她的体内。长平公主站在一边,早已经被眼前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愣住了。谁也无法想到,燕王妃喝了陈氏亲手送上了补汤,碗还没有放下就突然吐血了。若不是南宫墨及时赶到,只怕…燕王妃此时已经没了气息了。

    看到众人进来,南宫墨连忙开口道:“师兄,快!”还不知道陈氏的汤里到底用了什么毒,南宫墨进来的时候根本连下针都来不及,只能用内力护住燕王妃的心脉不让毒气立刻攻心。但是如果弦歌公子此时不在府中,只怕也撑不到第二位名医来帮忙了。

    弦歌公子也不多说什么,俊美的容颜上只剩下肃然之色。指尖轻弹,一道银色的丝线缠在了燕王妃的手腕上。众人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只见弦歌公子皱了皱眉,收回了银线,不知从何处抽出银针连赐了燕王妃好几处穴位。忙碌了好一会儿,方才微微出了口气对南宫墨点点头。南宫墨手心在燕王妃背心轻轻一震,燕王妃吐出了一口污血,脸色稍微没有方才那么难看了,但是人却依然还是没醒。

    “弦歌公子,母妃怎么样了?”萧千炽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

    弦歌公子轻哼一声,连接报出了十几味药材,道:“先去抓药,给王妃服下了再说。幸好墨儿找来了一步,否则,你们准备给燕王妃收尸吧。说起来…你们家的人倒是更毒很有缘分。”燕王体内的毒还没解决了,又来个燕王妃中毒。本公子是燕王府的专属大夫么?哼!不能对自家师妹的舅母见死不救的弦歌公子心情十分不好。

    “多谢…多谢表嫂,多谢弦歌公子。”萧千炽往后踉跄了两步,抹了下额头上的汗感激地道,“我这就去抓药!”

    萧千炯轻哼一声,道:“大哥,我去!母妃这里…还望大哥给个交代!”说完,萧千炯一脚踢开坐在地上的陈氏,头也不回地往门外走去。

    将燕王妃安置好了,众人才回到大厅里。看着被押跪在地上的陈氏萧千炽脸色铁青。陈氏此时也已经回过神来了,连忙扑上前去搂住萧千炽地腿哭泣道:“夫君,我是冤枉的,不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