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积分  DNS错误
笔下文学网 > 盛世医妃 > 185、登基大典
   这一日,风淡云轻,暖阳高照。

    还差不到半个月就要过年了,金陵城里也早已经进入了寒冬。虽然南宫素来少下雪,空气中冷飕飕的滋味还是让人感到不怎么好受。不过今日,整个金陵城里却仿佛忘记了之前先帝驾崩的肃杀悲伤和冬日的阴寒。新皇登基,普天同庆。草民百姓需要明白的事情本就不多,他们只需要欢喜的跟着一起庆贺新皇登基,等着大赦天下就是了。而另外一些人,则在心中暗暗的思索起,即将登基的新皇将会将大夏带向什么样的方向。

    虽然说先帝刚刚驾崩不久,一切从简。但是新皇登基毕竟是天大的事情,再怎么从简也简不到哪儿去。一大早,南宫墨就跟着长平公主一起进宫去了。新皇为了表示尊敬长辈,在登基的前一天已经下旨晋封长平公主和陵夷公主这两位可算是硕果仅存的皇姑母为大长公主。从此,人们就需尊称长平公主为“长平大长公主。”了。

    男女有别,长平公主也只能叮嘱了萧千炽兄弟三个和昨晚才刚刚赶到金陵的齐王世子萧千楠一声,只带着南宫墨进宫去了。不过萧千炯已经被南宫墨驯服了,没有他闹事,想必这堂兄弟四人也不会出什么事。

    进了宫,皇宫中负责接待女眷的是太子妃和已经有了六七个月身孕的越王妃。或者应该称之为皇太后和皇后。

    皇太后神色间带着几分淡淡的忧郁和苍白,跟南宫墨当初在太子府见到的那个太子妃仿佛是两个人一般。似乎成为大夏朝第一个皇太后并不能让这个女人展颜欢喜。倒是皇后比起之前见过的富态了一些,挺着个大大的肚子脸上带着淡淡的合宜的笑容。这个女人,似乎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完成了从郡王妃到一国皇后的转变。穿着一身凤袍,因为身子重并没有佩戴繁琐的首饰,但是那并不出色的容颜却依然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威仪。相信看到她的人绝对不会有人觉得她当不起皇后这个位置。只是…南宫墨望着皇后淡淡地眼眸,心中了然。皇后的眼中再也没有了当初因为丈夫的三心二意所产生的忧郁和苦涩,只有全然的平静。这个并不美丽的女子舍弃了她对丈夫的爱。

    “见过太后,见过皇后。”

    “五妹快起来,星城郡主也起来吧。”皇太后连忙笑道,抬手将两人找到自己下首的位置坐下。在场的命妇们除了陵夷公主也没有人的身份能比长平公主更高了,长平公主理所当然的坐在了右首第一个位置。南宫墨也顺势坐在了长平公主身边。

    陵夷公主就坐在长平公主对面,因为这次时间赶的紧,各地亲王妃或者世子妃都没有来,因此此时坐着的除了两位公主和太子的几个庶子妃以外,竟没有多少皇室中人。

    皇太后看看坐在长平公主身边的南宫墨,眼神有些复杂。轻声笑道:“都说五妹跟儿媳妇关系好的像母女一般,今儿见着了果然是如此,哀家真是羡慕。”

    长平公主笑道:“这孩子听话懂事,君儿不在金陵也只有她陪陪我了。皇后还有宫中的各位娘娘都是孝顺的,皇太后何必羡慕我?”陵夷公主笑道:“五姐说的是,大嫂,你这么说皇后可要吃醋了。”皇后微微一笑,看向太后道:“正是呢,母后不喜欢儿媳了么?”

    皇太后拍拍皇后的手笑道:“你是个好孩子,哀家怎么能不喜欢你?”皇太后这话可算是肺腑之言,无论是作为一个妻子郡王妃还是皇后,这个儿媳府都已经做得非常好了。贤惠大度,性情也好。原本早两年还有些将门出生的女儿家的傲气,自从有了身孕之后也越发的温顺大度了。还是看着南宫墨和卫君陌,再看看自己的儿子和媳妇皇太后也还是忍不住有些遗憾。如果皇后有南宫墨那样的本事,会不会就不会发生现在的这些事情了?不过皇太后心中也明白,南宫墨那样的女子未必是自己的儿子能够驾驭得了的。所以对皇后倒是没有什么不满的。

    皇后笑道:“儿臣就知道母后最疼儿臣了。”

    “你呀。”皇太后含笑点了点皇后的额头,全然没有看到坐在旁边的嫔妃们羡慕嫉妒的目光。作为前太子妃和现在的皇太后,她自然不会将儿子的妾室看在眼里。曾经经历过先皇后那样慈爱的婆婆,也听说过不少恶婆婆,皇太后也深知无论是一个家族还是皇宫,正宫的位置的重要性。只要皇后自己不出什么差错,她就只会全力支持皇后一个人。

    连太后都亲口称赞,别的命妇们自然也对南宫赞誉有佳。皇太后做太子妃的时候在命妇之中声誉就是极佳,如今做了皇太后也全然没有得意忘形,就连皇太后的娘家也依然如先帝再世的时候一般的低调安分,全然不似如今许多家族都按耐不住的跃跃欲试。不得不说,先帝在为儿孙选择妻子的时候都是下过极大的功夫的。无论是皇太后,皇后还是燕王继妃甚至是别的许多藩王的王妃,几乎都没有那种不知道分寸深浅的女子。

    陪着皇太后说了一会儿话,太后便让年轻的姑娘们出去玩儿了。这会儿萧千夜正在准备登基大典,倒是不用担心女眷们在后宫中会冲撞了什么。南宫墨虽然已经成婚了,但是奈何在这些老一辈的人们眼中她依然还是个十六七岁的孩子,自然也被赶出去玩了。南宫墨也知道太后只怕是想要跟两位大长公主说些体己话,也就顺着她的意思告退了。

    后宫实在不是个有意思的地

    实在不是个有意思的地方,站在有些萧瑟的御花园中南宫墨抬头望着天空幽幽叹气。对于先帝的死,说完全不内疚也不是真的。如果当初她铁了心要救先帝的话,未必真的完全没有办法,但是她还是任由萧纯杀了先帝自己甩手离去。因为她知道,以先帝的脾气性格,知道了卫君陌的身世的秘密之后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哪怕他是他的亲外孙。甚至,萧纯和萧千夜也不会放过卫君陌的,只是萧千夜现在还不知道,而萧纯现在还不是皇帝,江山不是他的他自然不着急。作为一个皇帝,南宫墨觉得先帝是一个很好的皇帝。虽然他对臣子很刻薄甚至冷酷,但是他对百姓却非常好。更何况还有驱逐北元,开创大夏的传世功绩。但…这绝对不足以让她因此而令卫君陌陷入灭顶之灾中。

    抬手摸了摸有些发凉的胳膊,皇宫之中即使是温度也比别处要冷几分呢。

    “穿这么少,怎么能不冷?”谢佩环的声音悠悠从身后传来,南宫墨回头便看到披着浅蓝色绣兰花图样披风的谢佩环朝着自己漫步走来。南宫墨回头一笑,挑眉道:“看起来精神不错?”谢佩环淡淡一笑,拉着南宫墨的手道:“墨儿,谢谢你。”

    南宫墨了然,轻声道:“不过是帮着带句话罢了。”

    谢佩环摇摇头道:“若不是你跟贵妃娘娘提起,哪里会有人想起此事?”就算是想起了只怕也不敢提。虽然如今因为先皇的丧期并不能办婚礼,但是谢府至少可以慢慢的相看准备着了。对于谢佩环,她也并不急着出嫁,但是至少能够明白自己是自由的,未来的人生并不是无尽头的枯守。南宫墨轻叹一声,想起那般决绝地死去的林贵妃。

    看了看南宫墨身上的衣裳,谢佩环皱了皱眉抬手想要解开自己身上的披风给她,南宫墨连忙伸手按住她笑道:“别折腾了。我可不冷,别把自己给冻着了。”

    谢佩环道:“我替你冷。”别的人都穿着棉衣厚服,披着狐裘大氅。也只有南宫墨依然云锦的衣衫,看上去倒是风姿潇洒,但是…真冷……

    南宫墨到不是故意想要特立独行,习武之人特别是杀手本就对自身的身体反应要求极为严格。内功精神的高手也多半不喜穿着太厚,既能锻炼内力还不影响行动。就如同卫君陌,蔺长风,靳濯这些人就很难想象他们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模样。

    南宫墨展颜一笑,伸手摸了摸谢佩环的脸蛋,挑眉道:“谁冷?”

    谢佩环无语,抬手摸摸自己的脸,“好吧,我冷。”手居然比她还暖和,真是人跟人不能比啊,她就多余关心她了。

    “还是谢谢你,幸好你来了,不然今天多无聊啊。”南宫墨笑道。谢佩环瞥了她一眼道:“你知道现在金陵城中多少人对你羡慕嫉妒恨么?”

    “为什么?”南宫墨惊讶,她最近都忙的快要心力交瘁了好么?

    谢佩环轻哼,道:“当然是因为你有个好婆婆啊,不管是嫁为人妇的还是待字闺中的,谁不知道星城郡主跟卫世子鹣鲽情深不说,跟长平公主也亲如母女?”金陵的贵女们在闺中的时候大多都是娇生惯养,无忧无虑。婆婆简直是她们人生中的第一个考验,而且这个考验还多半不好过。最后只能等着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再去考验自己的儿媳妇,如此循环不休。就如同方才在皇太后殿中,待字闺中的姑娘们多半跟母亲坐在一边,而年轻的媳妇们却都要站在婆婆身后服侍着。

    南宫墨耸耸肩,笑眯眯道:“我命好。”

    “真欠揍。”谢佩环无语。

    果然如谢佩环所言的,虽然没人敢对南宫墨不敬,但是偶尔酸言酸语却还是听说了不少的。南宫墨也不在意,日子是她自己过得,任由别人去说吧。

    “你真的不介意?”谢佩环捅了捅淡定喝茶的南宫墨。

    南宫墨望着她,笑道,“介意什么?她们酸我证明我比她们过得舒服。如果我过得比较惨,她们现在就该过来安慰我了。”

    “大姐。”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南宫墨挑眉,这世上能叫她大姐的人还真不太多。回过头果然看到南宫姝站在亭子外望着她们。皱了皱眉,南宫墨道:“你身体还没好?”离上次见南宫姝也有好几个月了,南宫姝倒是比那时候更加苍白消瘦了。身上贵气毕露的皇妃服饰只是让她显得更加的黯然失色,全然没有当初那个名扬金陵的美人模样。

    南宫姝动了动唇角,勉强一笑道:“不就是那么着,许久没见大姐倒是依然容姿焕发。”

    谢佩环也知道她们姐妹俩关系不好,站起身来微微一福,“见过娘娘。”却并没有告退的意思。南宫姝也不在意,走进凉亭里挥退了身后跟着的宫女问道:“大姐,楚国公府……”南宫墨摇头,“你该知道,我跟父亲关系并不好。”她跟南宫姝其实没有什么深仇大恨,郑氏已死,南宫姝得罪她的那些事情她大多也是当场就报了仇了,倒也不必记恨。不过姐妹之情就不必叙了,原本就没有的东西罢了。

    南宫姝摇摇头,道:“不,我是想问…乔飞嫣三母子……”

    南宫墨打量着她,淡淡道:“你还不想放过乔月舞?”

    “她杀了我的孩子!”南宫姝咬牙切齿地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