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大文豪 > 正文卷第八百二十六章:反击
  一声起驾。

    万寿宫上下俱都准备妥当,紧接着凤驾起来,朝着正德殿而去。

    正德殿,文武百官,俱都已经就绪。

    陈凯之昂首跪坐在案牍之后,神色淡定自若,看不出一点情绪。

    而陈无极却显得有些烦躁,四下张望着,一张清俊的面容里满是不安。

    殿中群臣,见太皇太后还未到,个个都在窃窃私语,在讨论着什么。

    许多大儒和学候、学子,想来是第一次入朝,却是神情紧绷,显得并不轻松。

    在沉默之后,终于,外头有人唱喏。

    “太皇太后驾到。”

    这六字之后,太皇太后便在宦官的搀扶下,徐徐而来。

    陈无极凝视着太皇太后,而太皇太后却是目不斜视,无视所有人的目光。

    她徐徐升座之后,方才左右顾盼,这妇人,竟有顾盼自雄的庄严之感。

    太皇太后环顾了众人一圈,便抿抿嘴,徐徐开口:“今日,请了诸多德高望重的老先生来,为的,便是一桩争议。”她笑了笑:“陈子十三篇,想必诸卿们大多都已读过,哀家是妇人,此书好坏,实是不敢论断,可近日,流言蜚语诸多,说什么离经叛道,说什么北静王竟是叛离了儒家经典,这诸多的议论,实是不胜其扰。”

    “既如此,那么索性,就议一议吧,哀家将诸先生们请来,便是要遂了北静王的心愿,北静王,你看呢?”

    她目光落到陈凯之身上。

    陈凯之勾唇微笑:“臣愿议一议。”

    “很好。”太皇太后颔首点头:“北静王的学识,哀家是知道的,而诸位先生们,亦都是饱读诗书的大儒,那么,今日风云际会,哀家一个不学无术的妇人,便就不多嘴了,便在此,听一听诸卿的高见,北静王,你先开场?”

    她话里很简单。

    陈凯之这都是你自己找的,和我没关系,若是出了什么事,你也不怪我。

    这就是她的高明之处,明明全部是她安排的,她却依旧是一个局外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陈凯之朝太皇太后摇摇头,旋即便谦虚笑道:“臣乃晚生后辈,还是请诸公先开场吧。”

    说着,他微笑,坐回了原位。

    这些大儒,早已是摩拳擦掌,他们早收到了风声,今日本就是搜肠刮肚,要来和陈凯之论一论长短的。

    可现在陈凯之竟让他们先来开场,却令他们有些迟疑,相互对视,面面相觑,就希望有人能够出头。

    良久,有人咳嗽,笑吟吟的朝向陈凯之,行了个礼:“不才杨文明见过北静王。”

    陈凯之起身,同样作揖回礼:“先生不必客气。”

    文武百官们屏住呼吸,似乎对于这一场盛会,颇为期待。

    虽然这是一场群殴的局面,几乎结果已经注定。

    这杨文明,许多人都有所耳闻,他曾经一篇文章风头无两,随后便在京郊设书院,广纳门徒,其中有不少弟子,都可谓是出类拔萃。

    杨文明含笑道:“不才只有一事想要请教,陈子十三篇之中,其中着墨最多的便是知行合一,这行,便是实干,读书人读书都读不够,何以能花费时间,去实干呢?莫非想要知道菜的好坏,还需亲自下庖厨不成?孟子曰: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若以此而论,岂不是孟圣人也是错了?”

    “那么,倘若孟圣人没有错,君子该远庖厨,读书人又何以要身体力行?天下的学问,浩瀚如海,因此圣人才说,三人行必有我师;可学问却也有优劣好坏之分,譬如可以做事,君子肯去做,这便是实干;可倘若不可以做的事,君子为了致知,也需身体力行吗?是以,不才以为,陈子十三篇,虽是倡导儒法,实则,却是背离了圣人的本意,殿下此书,倒也称得上佳作,可若是心术不正,则不免要误人子弟,使人贻笑大方了。”

    他的抨击,很不客气,就差点指着陈凯之的鼻子痛斥陈凯之是诸子余孽了。

    这样的局面,甚至是这样犀利的言辞,陈凯之是第一次听到的,不过他早就有心里准备,人家有备而来的,自然不会多客气。

    因此陈凯之并没恼怒,而是微笑的听他说完,点点头:“受教,不知还有哪位高士,想要畅所欲言。”

    杨文明微微皱眉,忍不住道:“殿下何不现在就为不才解答。”

    陈凯之道:“因为我希望一次性回答,否则,若是人人提出疑问,难道我还要一一作答吗?若如此,只怕今日也答不完。”

    陈凯之的理由很合理。

    而且他的语气轻柔,面上也没有露出半分不客气。

    只是他这个回答,却令杨文明有点儿恼火。

    这话……是什么意思,意思是陈凯之不屑于为他解答,更像是说,你们一起上吧,我赶时间。

    杨文明好歹也是大儒,被这般怠慢,多少心里还是有些气的。

    偏偏他拿陈凯之一点办法都没有,乖乖瞪着眼,退到了一边。

    陈凯之这‘倨傲’的口气,令不少大儒心里有气,读书人嘛,多少狂傲一些,有人冷着脸出来,道:“学下朱茂也有一问。”

    他自称学下,势必就是衍圣公府的学爵了。

    陈凯之乃是学候,想来,他该是一个学子。

    陈凯之微笑的看着他,淡淡开口道:“请问。”

    朱茂道:“陈子十三篇,在学下看来,逻辑并不清楚,譬如第十一篇,虽也提及了士农工商,却说无士不以治人;无农无以活人;无工而物产不能丰饶,无商而使民不富。士农工商,商人本是最贱,何以在这里,却成了没有商贾,而民不得富足,这是什么话?虽在书中,商人添在最末,可殿下竟将商贾润色的如此美好,这是什么居心?淮南子中说:是以人不兼官,官不兼事,士农工商,乡别州异,是故农与农言力,士与士言行,工与工言巧,商与商言数;商贾图利,锱铢必较,因而言数,可谓卑劣无比,这大大背离了孔圣人们的初衷,北静王,可曾听说过圣人们言数的吗?”

    陈凯之点点头:“本王知道了,那么,还有人要说吗?”

    朱茂原本以为,自己批判的严厉一些,陈凯之或许会动气,最终和自己争论。

    可陈凯之却冷静的过了头,完全没有和他展开争论的样子。

    这时,大儒们终于有些火了,有人索性站出来,大笑:“哈哈,这等离经叛道之书,还有什么可辩的,此书满篇都是胡言乱语,坏人心术,著书之人,可谓是居心叵测,这是要动摇我儒门千年的根本,倘若此书盛行,就是礼崩乐坏之时了。”

    又有人道:“此书与诸子余孽那些坏人心术的书,没什么不同,不过此书却以假借圣人的名义而已,此等行径,最为害人,也最为卑劣,因为若是诸子余孽的禁书,品格高尚的读书人,尚未会置之不理,而这等书,贻害却是最大。”

    “可以说这书一文不值,完全是误人子弟的书。”

    有人开了这个口子,口头的话,就越发的不堪入耳了,似乎觉得陈凯之也不能将他们怎么样,于是自然而然,个个卖了气力,嬉笑怒骂起来。

    陈凯之面无表情,似乎在侧耳倾听,见众人骂的起劲,也只是一笑置之。

    满朝文武,个个面无表情,这形同于一场批判会,堂堂的摄政王,被人骂的狗血淋头,这威望……只怕要一泻千里了。

    陈无极脸上愈发的怒了,却还在拼命忍着,一双藏在袖口里的手握成了拳头,整个人隐隐在发颤。

    太皇太后则只是笑吟吟的听着,不置可否。

    “好了。”陈凯之终于开口,他左右四顾:“现在,本王可以说了吗?”

    他突然一句,一下子令殿中安静下来。

    大家其实都在等,等陈凯之进行反击,因为他一旦解释,接下来,大家才可以找出陈凯之话中的漏洞,继续的抨击。

    陈凯之含笑,方才起身,信步走到了杨文明面前,沉默了很久:“你说陈子十三篇君子远庖厨,那么敢问,杨先生食肉吗?”

    “食。”杨文明一听陈凯之的问题,就知道陈凯之想说什么,接着又补充道:“人本该食五谷,也食肉,不食肉的,乃是化外之人,读书人食肉,是因为入世。”

    陈凯之笑吟吟的道:“君子不忍心看畜牧死时的悲鸣,所以不忍去听,君子不忍心看畜生临死时的样子,所以不忍心去听,所以君子才远离庖厨,却也是食肉,那么,杨先生,君子既然有这么多的不忍,却偏偏爱食肉,而使厨子们宰杀了这么多的牲畜,这还是君子吗?”

    “倘若看不见,所以就可以当做没有发生;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那么是不是倘若听不见,便也可以当做事情没有发生,便突得觉得自己良心得安,于是就可以继续安然的做君子了?”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