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积分  DNS错误
笔下文学网 > 训夫攻略 > 年少不知愁第三百八十四章临时起意
  武安侯带了十二随从,十三骑踩着盛夏的青草,赶了两天一夜的路,于六月初四夜抵达京城。进家门太晚,后院又没惦记的人,索性直接在前院客房对付了半宿。

    正日子是六月初六,六月初五是女方送嫁的日子。

    郑侯感觉不过打了会儿盹,便听到张家送妆的信儿,赶紧起来,让人取来衣裳着装。看着铜镜中的华发,郑侯感慨:“到底是老了呢,这点子路程,这把老骨头一直在说累。当年攻打保定,那是多少时日不眠不休,打个盹,便能生龙活虎。”

    送嫁的要嫂子和叔叔,张冰莲无长兄,叔叔倒是有,就是最近闹掰了。好在张家还有宗房在,隔房的嫂子和叔叔,都能找到。郑侯只见了男宾,发现竟是熟人。

    “你是隆平侯当年内荐那孩子吧?张弛,是么?”

    是的,年过而立的张弛,在郑侯眼中,的确是孩子一个。张弛拱手,道:“侯爷好记性。”

    这一瞬,郑侯自我感觉很不错,有了和张弛聊聊的心思。话题也很好找,捡两家的亲事说。虽说郑侯成亲的情形已经忘了一干二净,但是郑家已经是第四次娶媳妇了,这几年又连嫁了三个孙女,婚嫁的规矩,大概齐他还能记得。送嫁妆的和瞧亲的不能是同一个叔叔,规矩他还是知道的,便问:“今儿时你来,瞧亲那日便是张楚过来?”

    张楚,隆平伯的大名。

    “并非二兄。”大喜的日子,张弛无法接话,简单解释了句,转移话题,关切地问,“侯爷面色疲惫,是边疆又不稳了么?”

    有仗打,与武将而言是件福祸难料的事,但因这是武人的最好出路,所有武人少不得都会期盼一下,张弛也不例外。他眼中的关切,并不单单是关注郑侯的身体状况。

    郑侯立即摆手,道:“不过是上了岁数,又在马屁股上颠簸了两天,精神不足罢了。至于边疆,不把鞭挞打怕了,边疆稳不住。一直不稳也是稳的一定状态。”

    男人之间的话题,说着说着自然转向公事,女人则转向八卦。

    “贵府老夫人呢?”

    张冰莲的堂嫂问着。实话说,她觉得没爹的孤儿寡母,还能备下这样的嫁妆,实在是太长张家的脸了。偏这会儿,武安侯夫人这个正经婆婆竟然不在,着实可惜啊。

    顾遥淡定自若道:“大嫂也没出面啊!大家都知道,我们三爷才开府,我这管家能力还不够,侯爷特将给小四小媳妇定给了我。贵府大姑娘是我相中的,下剩这些杂七杂八的,甭管好赖,少不得一个人做到底了。”

    说完,顾遥又亲切道:“我知道嫂子担心什么!我婆婆常年不在府里,大嫂的懒惰又是顺天府有名的,我又在他处住着,你家妹子着实自在的。若是闲着,我那处就在隔壁,四弟妹过去,招呼都不用打,只当自家大门便是。”

    张冰莲堂嫂回去后,与张冰莲母女如此这般说了一番,又去了伯府,告诉了老夫人。原本大嫂子明日还要过来帮忙,老夫人应该早早些放人回去休息的,但老夫人却道:“你且等下。”

    说完,老夫人吩咐丫鬟:“去请你们夫人并两位姑娘。”

    隆平伯夫人最近憔悴了五岁不止。

    自知道当年真相后,隆平伯夫人在娘家的逼迫,哦,不,是在娘家的引导下,为了四个儿女,一直在扮演“不知者无罪”的无辜婶婶角色,打算把一切的罪过都推给夫婿。

    但是,不知道真相归不知道,你的确不是个厚道的婶婶,没有怜悯之心。张冰莲不怪她,但若说原谅,不好意思,除非老夫人发话,否则,单指着二叔一家六口,真没法搭这梯子。张冰莲明确和老夫人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您老愿意,我必定全力配合。

    老夫人最初是心动的,仔细权衡,放弃了这个想法。

    强按着牛饮水,便是她这些年一直在做的。明明是替二房补偿大房,偏偏叫二房认为是偏心,比如张冰莲和郑聪这桩婚事。

    隆平伯夫人母女三个很快到了。

    老夫人便对张大嫂道:“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是。”虽然不解,张大嫂依旧配合地说道,“今日武安侯夫人没出现,靖安伯夫人便说,郑四爷的亲事是她全权负责,莲妹妹是她挑的,便全由她一个处理。我多嘴,替莲妹妹问下了被相中的原因。靖安伯夫人说,莲妹妹年轻轻轻便能抗住丧父这样人间至悲之事,还上能孝敬母亲祖母,下能扶助幼弟的本领,是功勋之家最合适的媳妇人选。”

    老夫人看着底下的母女三个,道:“老婆子最后再说一次,这桩亲事,不是我定的,是郑家找上门来的!”

    漫说老夫人没偏心,便是偏心了,隆平伯夫人也已做好了很久的心理建设,因道:“看母亲说的!我们哪是不相信你?是伯爷,他想借郑家复起,就想让二丫头嫁到郑家。”

    老夫人闻言色变。

    次子是不大讲究,但是,轮到你个妇人来说了么?老夫人数着手中的佛珠,缓缓道:“老二是个混的,你若还记恨他,我做主了,你们和离吧。”

    隆平伯夫人登时不敢动了,因为心动,姿势貌美的隆平伯夫人,还真不想屈就隆平伯这个狗熊!

    次日,张冰莲顺利地嫁进郑家。武安侯夫人江氏虚弱地受了礼,便回房休息了。整个婚礼,包括次日的见面礼,随之的认亲会亲瞧亲,全都是世子夫人并顾遥两个完成的。

    张冰莲原本想去伺候生病的婆婆,却叫郑聪拦住了。

    “母亲没有病,不过是做错了事,被大哥罚了。”

    这句话含量很大啊……郑家,合着是世子最大,连继母都能罚!而且,她能感觉到夫君的未尽之语。或者说,她自我良好的认为,没准,是因为要给自己这个新媳妇做面子,才没罚得更狠。但随即想到郑家随意揭发二叔瞒了十年的行径,想来,应是别个原因。

    郑聪成亲才满一个月,鞭挞又闹事,陛下不顾朝臣反对,欲再次亲征。郑智被太孙拽着,位置也够,保护他安危的人极多,去就去了,郑聪,顾遥是无论如何都不允许的。

    “你是新婚是一则,更重要的是,实话说,此番临时整兵,目的都不明确呢,打个什么劲?这逻辑搁经营铺子上,一准是赔的。”

    这话传到了郑世子耳中,郑世子不避嫌地招来弟弟弟妹,一并讨论起战事。最后决定,便不得而知了。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