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积分  DNS错误
笔下文学网 > 一顾芳华 > 正文卷第一百七十九章状元萧遥
  燕容凌正色道:“开办同化馆,可行。只是方式要改变,不能让他们白吃白住白学。”

    洪正帝本还想追问下去,又看不少老臣都在观望。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还没到时候,还是要缓一缓,再压一压。

    “萧遥,你的策论朕看了,同燕少洵有异曲同工之妙。你来说说,该如何仁义的同化异族?”

    这可是道即兴的难题,在场的其他学子,都在心中庆幸:还好皇上没有问自己。

    萧遥胸有成竹,上前一步拱手行礼后,朗声道:“回皇上,四周列国要是仰慕我大周文化,可以来京城学习。只是寻常去学堂读书,也要束脩,怎么能让友邦陷于读霸王书的窘境。”

    这话萧遥说得十分巧妙,雅俗共赏,让文武百官都会心一笑。

    燕少洵也有点佩服,只有游历天下,看过各种风景,领略各种风土人情的人,才能说得出这番话。

    洪正帝龙颜舒展,含笑道:“萧遥,那你觉得,如何我们能仁义,友邦又不至于陷入窘境?”

    萧遥笑道:“很简单,各取所需,让他们拿我们感兴趣的东西来换。比如扶桑学子,可以用珍珠、珊瑚来交束脩,而回讫学子,则要以汗血马种,高丽学子用山参,苗疆学子用灵药。”

    “我们可以教导他们仁义礼智信,更要教导他们大周的强大,不可战胜。让他们想起大周,只有臣服之心,而无进犯之意。”

    萧遥讲得深入浅出,十分清楚明白,洪正帝在心中感叹,果然是栋梁之才。

    谢洛还在负隅顽抗:“萧兄,这样一来,我泱泱大国风度何在?”

    萧遥脸上一贯柔和的笑意,缓缓沉下去,讥诮道:“谢兄,你可知。皇上勤于政务,每日殚精竭虑,可大周因为天灾,仍有百姓吃不饱、穿不暖?”

    “你可知边疆战士,刮风下雪,操练无一日懈怠,可每当强敌来犯,还是死伤无数?他们用血肉之躯,来为我们换得安居乐业。”

    “而谢兄,你的仁义、风度,何不用来给他们?给我们大周子民?”

    谢洛张张口,想要反驳,可实在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洪正帝这才笑道:“萧遥、谢洛,你们的想法,都很有意思。不如回去之后,各写一篇策论,交到丞相府,由丞相呈给朕。”

    “微臣学生遵旨。”

    接下来的几人,要不老生常谈难有新意,要不拾人牙慧,照本宣科。

    洪正帝含笑听着,都不以为然。

    最后,才有点期待的问道:“李清仪,你是上里李家子弟,出身富贵。为什么会如此关心民生百态?就连居安思危,也能想到百姓生活?”

    李清仪个头不高,人却十分俊美,笑容腼腆,远不似他文章犀利。

    “回皇上,治大国,若烹小鲜。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所以百姓生活,民生百态,才最能反映如今世道是否安稳的标准。”

    洪正帝似乎在想什么,出了一会神,等回神过来问道:“李清仪,你师从何人?”

    李清仪面上缅怀之情,溢于言表,回答道:“回皇上,谢道林老师晚年就住在上里。学生三生有幸,曾伴随老师几年。”

    “谢道林,原来如此。”

    洪正帝点点头,谢道林可是饱学之士,曾是先帝时期的状元。后因妻族卷入当年夺嫡之争,导致妻子难产而死,心灰意冷之下挂印而去,从此寄情山水。

    说起谢道林,洪正帝看了看萧遥同李清仪,戏谑道:“谢先生大才啊!今日就有他两位学生齐聚一堂,朕也难分高下啊!”

    萧遥知道,老师后来收了李清仪做关门弟子。可李清仪一直都不清楚,师兄究竟是谁。

    一急之下追问道:“皇上是说,师兄也在我们之中?”

    洪正帝笑起来,调侃道:“怎么,萧遥,你还想瞒着你小师弟?”

    萧遥忙道:“不敢,清仪师弟,本想殿试之后,再邀你彻夜畅谈。没想到皇上先成全你我二人,多谢皇上。”

    李清仪喜出望外,真没有想到,师兄竟然是名满天下的辽东萧遥,一时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不过此时不是叙旧的时候,还是要先等皇上下旨定名次。

    洪正帝将考卷重新排列,又亲笔写下名次,然后交给王公公,由他当众宣布:“本次秋闱,状元——萧遥!榜眼——谢洛!探花——李清仪!传胪——王沛!……”

    随后,汪公公将名次传到殿外。

    外殿候着的人,赶紧在皇榜上添上前十名,然后飞快出宫,贡院门口还等着贴皇榜呢。

    消息传到后宫,绿菊禀报给顾芳华,“郡主,萧公子中了状元!”

    果然,这还是和上一世一样。

    那很快萧遥就会动身回辽东,路上将会葬身狼腹。顾芳华有点踌躇,到底该如何把这消息告诉他呢?

    钟太后也得知萧遥高中状元,正和安国公王老夫人闲聊。

    “福灵啊,有个好孙子。”

    “那可不是,不像我家那混小子,成日不着调,气得我打他都没劲了。”

    钟太后瞄了一眼,坐在下面的清平侯夫人,悄声道:“定了?”

    王老夫人很隐蔽的,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悄悄摆摆手,泯泯嘴,意思是没成,她不满意。

    钟太后笑眯眯道:“你呀,还是这样火眼金睛。”

    “太后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子是宁缺毋滥。她们以为是个侯府嫡女,琅儿肯定会满意,其实啊,燕长棠都看不上的玩意儿,凭什么琅儿捡破烂?”

    王老夫人面上一片宝相端庄,说出口的话却刻薄无比。

    钟太后笑眯了眼睛,低声咬耳朵道:“侯府嫡女都瞧不上,那看中哪家了,哀家帮你赐婚。”

    王老夫人调侃道:“太后,我还真看上两个。只是,一个是你捧在手心的明珠,我可是提都不敢提。另一个嘛,琅儿又受不住她打!”

    这话说得,让钟太后一乐,两人你来我往互相调侃,说得起劲。

    姜皇后端坐在哪里,耳朵伸得老长,可也听不清楚她们究竟在说什么。小声问白贤妃:“你知道太后同王老夫人,在说什么呢?”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