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四爷:娇妃会算命 > 第89章三福晋
  太过端庄的女子,有些男人就是不喜欢,比如三爷。

    谁会希望天天面对一个天天跟自己讲大道理,又没有多少情趣的女人呢!

    “福晋,奴婢就过去叫贝勒爷,就说福晋需要跟贝勒爷讲讲给四福晋送礼的事情。”丫鬟云墨道。

    “对,你说得对。云墨,快去请贝勒爷回,就说本福晋要跟她商量给四弟妹的生辰礼单。”三福晋后知后觉地道。

    云墨福了一礼,便转身往田氏的院子里去了。

    “礼单不都已经过目了吗?还有什么好商量的?”三爷瞅着云墨道,一旁的田氏正在给他捏后颈窝子。

    云墨从进屋来,田氏就一直拿眼睛夹她,夹得她都不敢抬起头了。

    “回贝勒爷的话,福晋说咱们这回这个礼单是不是要加重些。她又斟酌不定,还得贝勒爷裁夺。”云墨低着头道。

    “为啥要加重,不都是按着规矩来了?”三爷道。

    “福晋说,她昨日去九福晋府中,见九福晋的礼单了,比咱们重多了。福晋回来就想,贝勒爷可是三哥,怎么能比弟弟送得轻呢。”云墨道。

    三爷一想,顿时心里就不舒坦了,的确他可不想送的生辰礼比别人寒酸,遂道:“好,爷随你去见福晋。”

    “爷,您可是说好了,要陪妾身一块儿用膳的。”田氏一听急了,拉着三爷的胳膊就不肯放。

    “你不是都听到了嘛!福晋找爷有正事,这事关爷的颜面。嗯?”三爷拨开田氏的手道。

    说罢,三爷便随着云墨往外走,田氏还想要说,却来不及了。

    “什么礼单,明明就是想将爷拉回去!”田氏气得一把将桌子上的一只杯子扫落在地。

    三爷一进屋子,三福晋就迎了上来。

    “九弟他们送了什么?”三爷直奔主题道。

    “云夕,去将膳食摆上来吧。爷,咱们一边吃,一边说。”三福晋笑道。

    待两人坐下,丫鬟们便开始将预先准备好的膳食往上摆。

    “爷,我瞧着四妹的礼单可是重了好几分。还有一套上号的青玉钗头面呢!”三福晋道。

    原来,三福晋与九福晋是堂姊妹,平日自然比旁的妯娌之间来往得多几分。

    “老九这次腿伤就是老四造成的。他怎么会多送?”三爷一副不敢置信地表情道。

    “可是妾身可是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四妹的礼单,的确比我们厚几分呢。所以,妾身想着要不要补一下。”三福晋一脸认真而严肃地道。

    “那你没问问你四妹,为啥送厚了几分?”三爷耐着性子道。

    三爷就是不喜欢三福晋凡事都少了那份通透,若是给田氏,一准将把消息打听得清清楚楚的。

    “四妹说了,这是老九的意思。她也不明白,老九怎么吩咐,她就怎么预备。”三福晋见三爷嫌她没问,便解释道。

    “说到你四妹,爷不得不说,你该跟她学学。看看,老九什么意思,她就怎么办。这才是皇子福晋的榜样。”三爷道。

    三福晋一听三爷这么说,就知道他是在训斥她老是与田氏闹腾的事情,心里就来气。

    田氏其实比她更早一点伺候三爷,跟四爷身边的李氏是一个时期的。

    她从嫁给三爷,就一直在与田氏争,可偏偏一直争不过。

    在这一点上,三福晋和四福晋遭遇一模一样。

    可是令三福晋骄傲的是,她给三爷率先生了两个阿哥,这点比四福晋强。

    “贝勒爷,咱们的生辰礼怎么加?是不是也要比照着加厚?”三福晋忍着心里的气性道。

    “那自然,咱们也加上。免得让老八老九他们笑话。”三爷道。

    三福晋朝着云墨点点头,遂放缓了语气道:“爷,先用膳吧。”

    夫妻俩一块儿用膳,三爷心里想着田氏的话,便索性对三福晋道:“田氏又有孕了,爷想着她年纪也不比以前了,不如再指派几个丫鬟过去伺候吧。”

    三福晋顿时就呆了,顿时嘴里的菜如同嚼腊一般,机械地维持着上下咀嚼的动作。

    三爷看到三福晋的样子,知她这是又不舒服,便不悦地道:“你身为正福晋,这点宽容大度的胸怀都没有吗。田氏为爷产子,那是功臣,是绵延皇家子嗣。皇阿玛可是不喜欢子嗣伶仃的。你看看老八!连老四都被皇阿玛点名了。”

    “妾身只是惊讶而已,贝勒爷说得是。田氏能为贝勒爷生下数子,是功臣。妾身立刻就多派些人过去伺候。贝勒爷放心就是。”三福晋突然挤出一丝笑容,对三爷道。

    “恩。这才像话。等会儿,爷还是过去瞧瞧她。她怀着身子呢。”三爷雪上加霜地道。

    三福晋一时恨不得将手上的筷子朝着对面那个无所谓的脸掷去。

    待用完膳后,三爷就走了。

    “福晋,田氏的肚子又鼓了起来。其实对福晋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机会呢!”三福晋的贴身丫鬟云墨道。

    “什么机会?”三福晋失神地坐在正位上,心里着实郁闷。

    “田氏肚子大了,这不是不方便伺候贝勒爷了么,福晋想个法子,将三爷的注意力从她那里引开。田氏兴许这一生气,这一胎能不能生下来就不好说了。”云墨出主意道。

    哎,她心里也知道自己这个主子,就是个绣花枕头,光知道发脾气,又不如田氏会在三爷面前来事,在节骨眼上,还脑子不好使。

    三福晋目光闪烁了几下。

    从本性上看,她不是心眼坏的主母,可的确是个爱嫉妒性子浅的女人,所以在近十年的争斗中,屡屡败给田氏。

    “我都年近三旬了,爷早就拿我当摆设了。哪里还有什么能力吸引住三爷的眼光呢。”三福晋自卑自怜地道。

    “福晋,奴婢有些话不知道当讲不讲的。”云墨目光闪烁地道。

    “你就别卖关子了。说吧!”三福晋很是不耐烦地道。

    “如今,贝勒爷得皇上喜爱,还赐了长春园给咱们三爷。您就不将目光往长远处瞧瞧?”云墨道。

    “爷的文采很得皇阿玛喜欢。以后顶多再晋个王爷什么的吧。”三福晋淡淡地道。

    “福晋,奴婢觉得,您可以栽培几个自己的亲信。笼络住三爷,才好。”云墨道。

    三福晋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这么一些年来,她跟三爷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

    可是不管她如何想尽办法,可三爷依旧潇洒如我,除了田氏外,后院的美妾也是一双手都数不过来。

    不过,她们都不比田氏会生养,所以三福晋也就不拿她们真正当回事。

    “福晋,奴婢错了。奴婢也是想跟福晋分忧。”云墨见三福晋脸都黑了,连忙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