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离魂录 > 第两百三十七章一朝春尽容颜老
  不可能!老爸怎么可能会死呢?那两个警察一定是搞错了。

    梦瑶只觉得脑袋里乱糟糟的,但是无论如何,她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她和老爸下午的时候才见过面,况且他的身边还带着张伯----张振东,那可是声名赫赫的武术高手啊。再说了,不是还有刀疤他们吗?又怎么可能会发生不好的事情呢?

    一定是自己刚刚苏醒,脑袋还昏昏沉沉的,听错了。恩,一定是自己听错了。或者,被那只黑色的小家伙咬伤后中了毒,产生了幻想幻听也说不定!

    肯定是这样。梦瑶这么想着,就伸出了自己那光洁嫩白的小手,在睡眼朦胧的眼皮上轻轻地揉了揉。

    奇怪,怎么那两个警察还在?难道这不是幻想幻听?她想起下午时那个尼姑一脸冷漠的举着冰冷的手枪对准老爸脑袋的画面,情不自禁的心中一颤。

    难道他们的话是真的?老爸他已经?…一个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细思极恐之下,被这山中的林风一吹,两行清泪便落了下来。

    “你…醒了?”

    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很温柔,但却是略显压抑。

    梦瑶仰起头,便对上了一张清新俊逸的脸庞。他正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剑眉微蹙,似乎有什么话想对自己说。心中又是一阵慌乱,她怕极了会从这个男人的口中听到什么有关老爸的不好消息。

    “我爸他…”梦瑶张开嘴想要问一声那两个警察的话究竟是不是真的。可是话刚出口,她便后悔了,胆怯了,退缩了,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唯恐天下不乱的小魔女梦瑶却在这个时候却露出了一副小生怕怕的表情。

    都说爱之深而盼其永生,恨之切而望其早死。很显然,梦海涛是她梦瑶此生最爱的男人之一,当然有着充分的理由来盼其永生,并且希望他能够快快乐乐的活着。

    那可是她的老爸,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啊!她不想听到有关这个男人任何不好的新闻,哪怕是一些不靠谱无厘头的花边新闻也不行。

    “莲花寺好像被那些警察们给封了。”叶风一边说一边用下巴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的莲花寺。尽管他现在正拥抱着梦瑶躲在一棵大树的后面,但是这里和那两名警察的距离并不算远,还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都说做贼心虚,应该就是这个道理吧?叶风想,那些做了坏事还能够坦然相对的变态们,是不是都有着一颗铁石心肠?不然的话,他们拿着碰瓷得来的,或者诈骗而来的钞票,怎么就能够花的那么心安理得呢?

    梦瑶倒是很想上前去问一问那两个警察有没有见过自己的老爸梦海涛,可是又怕会从他们口中听到对老爸不利的消息,一时间犹豫不决,只能是紧皱眉头缩在叶风的怀抱里无声抽泣。

    就在此时,叶风敏锐的觉察到身后的山坡下传来了一丝微弱的气息,貌似还有个人在轻呼救命。

    这个声音?他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对,他肯定听到过。但是在什么地方和什么时间呢?叶风仔细的回想着…

    就当山风再起,又一次把那个微弱的呼救声传到叶风的耳畔时。他豁然醒悟,心里情不自禁的咯噔一下,暗道不好。这个声音,分明就是梦海涛的贴身保镖----张振东所发出来的嘛!

    如果他还活着,那梦海涛呢?刚才听那两个警察闲扯时说梦海涛死的很惨,不会是真的糟了别人的毒手吧?如果是那样的话,叶风低下脑袋看了看怀中的梦瑶,琢磨着是不是应该帮助这个娇柔可爱的女孩子上位,接手她老爸的一切资产和地位。

    她~,准备好了吗?这么年轻便父母双亡,一定会觉得十分孤单吧?这~是否像极了现在的自己呢?寂寞无助,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无论如何,叶风也不能见死不救。于是,他轻轻地拍了拍梦瑶的肩膀,小声说道:“你听,好像有人在呼喊救命。而且这个声音很熟悉,应该是…”他没有直接说出张振东的名字,而是示意梦瑶来亲自辨别。

    听到叶风的话,梦瑶便止住了哭泣,竖起耳朵来认真的倾听着。

    “救…救命,救命啊!”

    果然,在等了约么三四分钟后,梦瑶就果真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呼救声。只是这个声音有些模糊不清,伴随着呼啸的山风有些听不真切,以她的听力,实在是不能够确认是不是张振东所喊出来的。

    “还是过去看看吧。”叶风压低了声音对梦瑶说,见到对方点头,他便一把将梦瑶从地上抱了起来。梦瑶感受了一番身体的力量后,想挣脱叶风的怀抱自己行走,却被叶风给强制性的制止了。

    开什么玩笑,她若是一不小心踩空了滚落山坡怎么办?就算她十分小心,若是踩在了枯枝树叶上,发出异响来把那些警察们吸引过来呢?万一这些警察中有那么一两个害群之马,是和那些杀手有联系的,那么他们今天是不是就在劫难逃了?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句话可是恒古不变的真理。

    于是乎,叶风一只手托着梦瑶那洁白如玉的脖颈,另一只手则托着她那浑圆结实的屁股,灵敏如狐狸般沿着山道向下跑,朝着那个微弱的呼救声奔去。

    夜已深,风微凉,而梦瑶此时的脸上却火辣辣的。她可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黄花大闺女,虽然说情窦初开,中学时代也暗恋过校队的一个男生。但最多也就是牵牵小手,哪里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

    何况眼前的这个男人正用他结实有力的大手托着自己的屁股,虽然梦瑶的双手放在叶风的腰间,扯着他的衣服想让自己和他之间留出那么一点点儿距离。但是这山路着实颠簸,她胸前的两团饱满,更是随着叶风的奔跑而上下起伏着,还时不时的碰在叶风的腰上。

    那是什么样的感觉?酥酥的,麻麻的,痒痒的,想抗拒,却又忍不住想去感受一番。梦瑶的身体绷得紧紧的,脸带羞涩,甚至从额头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儿。有心出声让叶风放她下来,可是这种感觉也太过美妙,又有些舍不得。

    心里面矛盾极了,琢磨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老爸还生死未卜,张伯也不知去向,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想儿女情事呢?这是对老爸的亵渎,是对张伯的不尊重。

    正胡思乱想间,却分明感觉到叶风的步子慢了,然后便再一次听到了那个呼救的声音,说:“救…我。”

    梦瑶一下子从叶风的怀抱中挣脱开,猫着腰,想要在漆黑如墨的树林中找到张振东的身影。她十分肯定,这个声音就是张伯张振东所发出来的。只是他好像受了很重的伤,似乎正躲在脚下的某个地方。奈何光线太暗,这树林又十分茂密,她什么也看不到。

    叶风扶着梦瑶让她先站好,然后拉着她的小手抱上了左前方的一棵小树,这才小声说道:“你站着千万别动,旁边就是断崖,听声音,张伯应该就在崖下的某个地方。我下去看看,想办法把他给救上来。”

    “嗯,你小心一些。”梦瑶也压低了声音说到。先前在无忧吹响笛子的时候,她忽然就觉得十分焦躁不安,那满嘴的牙齿也似乎奇痒难忍,于是迷迷糊糊就张开了嘴,不知不觉就咬在了叶风的脖颈上。

    谁知道这一口竟然把叶风的脖子给咬破了皮,还流出了汩汩鲜血。她当时脑袋里一片混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伸出舌头把那些血迹给舔舐干净了。可正是如此,才无巧不成书的帮她解掉了体内的貂毒。

    要知道并非所有人的血液都能够解这貂毒,若非她咬伤的人是拥有着快速愈合能力的木玲珑宿主叶风,就算是捧着血袋子喝饱,也不能帮她解掉体内的毒素。

    看着那个清瘦而坚毅的身影一跃而下,跳到了旁边的山崖下面,梦瑶的心里顿时升起了一股子暖意。和他在一起,总是莫名其妙就有种安全感。

    谁说的?上天在对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就肯定会对你打开一扇窗。或许,老爸就是那道被关上的门;而叶风,就是上天对她梦瑶打开的那扇窗吧?这究竟是幸运乃或是不幸呢?梦瑶苦笑,笑着笑着眼泪又落了下来。

    她刚才听得很清楚,这呼救的人就是张振东无疑。这么想来,老爸就肯定是出了事。从来都不信耶稣的梦瑶赶紧闭上双眼在胸口画了个十字,想了想,耶稣是西方的神,怕他赶过来已经来不及营救自己的老爸,又微微闭上了眼睛,开始向观音菩萨求起了平安。

    “你不用念了,你念破喉咙也没有人知道的。”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突兀的响起,然后只感觉劲风突至,人影一晃,便有只大手捂住了梦瑶的口鼻。先是一阵刺鼻的香味,还没来得及向叶风喊出一声救命,人便双眼一闭,昏睡了过去。

    叶风抬起头看了看自己跳下的崖壁,虽然只有四米多高,但像是一堵墙般直直的挡在身前。若是一个人的话,后退十几步,借助缓冲之力说不定还能够攀爬上去。但是当他看到那个蜷缩在枯枝草丛中满身是伤,奄奄一息的张振东后就放弃了这个荒谬的想法。

    谁他娘背着这么一个人能够爬上四米多高的断崖?当他是无所不能的奥特曼吗?

    快步来到张振东的身前,叶风的双眼一下子就直了。他简直不敢相信,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张振东。

    下午见面的时候还是仪表堂堂,宗师之相,而此时,已经是面目全非,伤痕累累。他左脸上被玻璃渣划开了好几道口子,而他的右脸,也被火焰烧焦熏黑,已经完全变形。那身上的衣服更是破破烂烂,明显被大火肆虐过。

    焦糊,扭曲,深入皮肉,让人看得是触目惊心,汗毛倒立。他能够活到现在,应该也算得上是一个奇迹吧!

    叶风的心里一阵唏嘘,他很难接受,才短短的半天时间,竟然就把一位仙风道骨的武林高手变成了这副模样,还真是一朝春尽容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啊。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