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机战天擎 > 第一百七十二章威名赫赫
  “嗡,已验明驾驶人员身份,圣羽王——帝使——安托勒斯·罗纳。”

    “嗡,已验明乘坐人员身份,帝国暗卫——血鹰。”

    “嗡,准许降落!”

    高速运转的锻星熔炉逐渐停滞,蓝色光茧包裹的穿梭艇就像海边的一粒细沙,悬在那里简直有些微不足道。

    “恭迎圣羽王!”

    “恭迎圣羽王!”

    “恭迎圣羽王!”

    在天渊,圣羽王这个身份要比帝使好用,因为圣羽王意味着强大,而帝使仅代表权势。身为战士的话,他们更愿意追随强者而不是对权贵唯唯诺诺。

    巡守在钢铁城墙上的帝国士卒均朝这个方向转身,幽蓝色的外骨骼装甲排成一条弯曲的弧线,但由于双方所隔的距离太过遥远,所以落在血鹰眼中,那就是无数小光点排成的一条直线。

    “桀桀,安托勒斯大人,好久不见啊!”

    “安托勒斯大人!”

    “这次轮到谁回去?”

    骨白、靛青、血赤,三尊磅礴的机甲成“品”字形飞了出去,它们环绕着穿梭艇分峙悬空,周遭的场质因为那强横的气息不断地消弭又衍生,它们皆是歼星级别的战力!

    穿梭艇内,安托勒斯的眸子睁开。

    他从盘坐中起身,在血鹰敬畏的目光注视下走到船舱的前部,继而冷硬的开口:

    “我要见薛将军!”

    声音通过外通讯频道远远地回荡开来,已经改造了近百年的天渊虽然空气稀薄,却已足够适合人类生存。

    这里有种不开花的荆棘藤,进行暗合反应后可以产出液态胶合物,相关专家从中提取出了碳基生物所需的“生命因子”,并进行原子层次的重新架构,以获取水和氧气。

    “无趣!”

    “是!”

    “...”

    一轻蔑,一恭敬,一默然,操控三尊机甲的主人以不同的态度回应安托勒斯,除了那靛青色的机甲上前将穿梭艇捧入掌中,其他两位都是矗立在原地不动。

    轰隆,掠出清浅的涟漪,靛青色机甲化作流光笔直的向上飞去,天渊也是分很多层的,最初发现的遗迹长城位于中央,也就是他们目前所在。

    往上是驻扎地,一片人造游弋着的大陆。

    往下是锻星熔炉的本体,也可以说是整个钢铁长城的能源供给核心,当然作为镇守天渊的最前线,锻星熔炉自身也是一件奇迹战兵,它的满载威力堪比四十七门歼星炮齐射!

    “你们两个一起过来!”

    通讯频道里忽然挤入另一道沙哑的声音,两尊机甲有些不情愿地升空,先后追逐而去

    靛青色的机甲降临在一片游弋的合金夹板上,然后单膝跪地并将手中的穿梭艇放下。嗡,舱门弹开,一体型匀称的青年从中跃出——

    “纪牧大人!”

    另一边,从穿梭艇上下来的血鹰向青年行礼,前者只是稍微点了点头,大部心神始终凝聚在安托勒斯的身上。

    “老师!”

    在血鹰惊诧的目光中,纪牧竟然折腰至90°,面对安托勒斯见礼。

    “几年不见,有多少长进?”

    一记凌厉的鞭腿擦出残影甩向青年俯低的头颅,安托勒斯这一击用上了近六层的力道,纪牧却只是擎起右臂,护在腮边。

    咚,沉闷的音爆声响起后,纪牧所佩戴的青铜色臂甲,依稀有光纹蔓延后又消逝。

    挡下安托勒斯鞭腿的纪牧,依旧保持着弯腰的动作,他的合金靴摩擦着地面向右侧滑移出两米,但的的确确是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不错。”

    安托勒斯点点头,覆甲的手掌拍了拍纪牧的肩膀,纪牧这才将腰板重新挺直。

    “帝国壁垒纪牧大人,居然是帝使大人的弟子!”

    身后恭立的血鹰强压住心头的惊疑,战战兢兢地不敢发出声响。他从未听人提及过,安托勒斯私下里还收过徒弟,而且,纪牧大人明明不是剑修者啊...

    锵,锵,又有两尊磅礴的机甲坠临,轰隆隆的引擎声宛若一角天崩。

    两道身影不分先后地从舱门口跃出,不紧不慢地围了过来。右边的那名光头大汉只说了一句,就让血鹰的身子彻底地开始抖动了——

    “安托勒斯,是不是王女和太子要撕*了,直言吧,到底有没有我的调令?”

    蓝色的瞳孔中闪烁着毒蛇般的戾芒,光头大汉摸着自己锃光瓦亮的脑门,毫不客气地出声道。

    不,这已经不是客不客气的问题,其态度近乎恶劣。要换成别人这样大喊大叫的话,恐怕已经因出言不逊的罪名被割掉舌头,严重些的话,叛个欺君罔上都未尝不可!

    “有!”

    “哈,那就好!这鬼地方,连个像样的女人都没有,整天腻歪死了!你知道吗,我有多久没吃过新鲜的...”

    一只包裹着血气的拳头从左侧轰来,粗糙的拳面径直将大汉的脖颈捶断,那名矗立一旁、很少出声的中年人,乍一出手就是狠辣的杀招。

    “呵,不说就不说嘛!”

    脑袋旋转了100多度的光头大汉用左右手分别扳住了下颔和头部,咯嘣一声,将脖子掰了回来,他的眼睛里跳动着暴虐和平静两种情绪,如果不经常这样的“死”上一“死”,他会很难受。

    光头大汉名叫桀影,具有非常强烈的虐杀倾向,而且他的脑袋里面还有些问题。年轻的时候,桀影受过不小的刺激,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爆发间歇性的情绪失控。

    他是个半生化改造人,肌肉密度和骨骼韧性远超正常人,而且还有伤口自愈、甚至断肢再生的能力。但同样的,桀影有很大的性格缺陷,就好比现在,他看什么人都像是食物

    “也有你的调令,戮!”

    安托勒斯轻轻道出一语,那名披着风衣的中年人嘴唇微启。和其他人不一样,他并没有着甲,甚至上半个胸膛都裸露着。

    弯月形的刀疤斜亘着从左肩一直没入腰带,在伤疤的终止处正好系着一柄覆盖蟒纹的刀,刀鞘也很有特点,只收束了一半的刀身,剩下那半截黑红色的刀刃连同刀尖则暴露在空气中。

    九妖刀其七——嗜血之泽——狰!它的主人名为戮,也就是中年人,曾经任职过第二次和第六次边境交锋战役最高裁决官!

    戮看看安托勒斯,轻启一半的唇再次闭合,他低下头,没有言语。

    戮...

    如果说桀影的威名只是让血鹰发颤的话,那戮这个字眼,就直接让他生出一种晕眩感。

    嘴唇发紫的血鹰,忍不住的怀疑起人生来——

    他,一个暗卫!王女的属下!今日却“有幸”见到了全部效忠于太子苏翊的核心人物!甚至可以说,是整个帝国疆域内都威名赫赫、光辉熠熠的大人物:

    帝国壁垒,纪牧,坐骑天行者!!

    不死凶兽,桀影(原名吴劫),坐骑骨帝!

    帝国之刃·屠夫,戮,坐骑杀生机!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