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朕醉了 > 正文卷第二五一章熟人
  “你放开!“夏彦歆想起这还在大街上呢,赶紧推开季巡。

    稍稍敛了敛神,对着季巡说道”季巡,你当我是什么啊?你想分手就分手,想让我离婚就离婚,你以为你拿结婚来施舍,我就要屁颠屁颠地答应你吗?“

    “彦歆,我没有这个意思”季巡有些着急,试图解释,”如果我知道是这样的情况,我是绝对不会“

    “够了,我不想听,我还有事,先走了。”夏彦歆没有理会季巡,小跑着走了。

    孙向雪隔着一层玻璃远远地看着夏彦歆跟季巡,两人这模样一看就知道关系不一般。她正找人打听夏彦歆跟陶醉的关系。

    没有想到这夏彦歆跟陶醉是同学,还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哎,这男的好像是一个大设计师,我在网上见过他的照片”

    孙向雪听旁边的朋友小声地说道。

    她让朋友搜素出季巡的照片,“季巡?”

    虽然王一朕跟季巡是朋友,但是自从夏彦歆跟陆承业结婚后,季巡很大一部分时间呆在国外,跟王一朕联系很少。

    特别是王一朕出车祸后,季巡去看过他一次,王家人还叮嘱季巡,因为王一朕病情严重,叫他尽量不要跟王一朕提以前的事情,特别是陶醉的事情,怕王一朕更痛苦难受。

    季巡这次从国外回来,也还没有跟王一朕见面。

    而孙向雪也不知道季巡跟王一朕的关系,更没有见过他。不过这季巡跟夏彦歆的关系倒是引起了她的兴趣。

    罗伯特时隔三年再次来到新城,王一朕特意为他举行接风宴,孙向雪也一同出席宴会。

    宏远集团的很多集团经理都参加了这次宴会。

    “嗨,一朕”罗伯特从车上下来。

    王一朕跟孙向雪在门口候着。

    “罗伯特,欢迎。”王一朕迎上去跟罗伯特握手。

    “哦,这位美丽的女士是?”罗伯特瞧见王一朕身边的孙向雪。

    “是我的未婚妻,孙向雪。”王一朕笑着介绍。

    “未婚妻?”罗伯特也算半个中国通,能听明白王一朕的意思,“我记得你不是已经有妻”

    罗伯特反射性的用英语嘟囔了一句。

    声音不高,但是王一朕跟孙向雪都听明白了罗伯特的意思。

    孙向雪脸色有些白,有些不知道所措。幸好罗伯特也算通中国的风俗,知道国内很多企业家,都有过好几次婚姻。

    现在一听王一朕说未婚妻,以为孙向雪是王一朕的二婚妻子,也没有过多的问了。跟着王一朕往厅内走。只是心里有些惋惜。

    上一次三年前来新城,陶醉教他写书法,这次他原本还想拿自己的作品好好交流一下的。

    结果,王一朕却子了。

    当初王一朕跟陶醉结婚,原本就很低调,所以很多宏远的董事包括经理都没有见过陶醉,而且后来又传出两人离婚,后来王一朕跟陶醉出事后的事情,也被王家封锁了。

    所以宏远内部大多人也并不清楚内情,只知道王一朕消失一段时间回来后,就跟孙向雪在一起了。

    王一朕在门口听到罗伯特的话时,心里也是咯噔一下。但是因为一时半刻没有头绪,也没有追问了。而且也不能暴露自己失忆的消息。

    “一朕,我自从上次来新城回去后,经常练习书法,现在我的毛笔字很不错了哦。“

    吃完饭,罗伯特跟王一朕说道,还拿了一副自己的作品展示。

    王一朕其实不记得当时的细节了,看了资料才知道罗伯特来了新城,还跟宏远达成了合作。

    不过他依旧配合的笑笑“恭喜你,罗伯特,你的书法真的很棒。”

    罗伯特非常高兴,客气道“哈哈,要感谢你,也要感谢醉zui,否则我不会进步这么快的“

    “zui?”王一朕愣了愣,因为发音问,他不明白罗伯特指的是谁?

    罗伯特没有注意到王一朕奇怪的表情,在一旁的孙向雪紧张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赶紧过去打断两人的话。

    “车子已经到门口了,我们边走边聊吧。”

    罗伯特一行打算去国内另一个城市一趟,王一朕帮他安排了车子。

    看着罗伯特一行走了,孙向雪才稍稍松了口气,整个吃饭过程中,她都一直留意着。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罗伯特竟然还认识陶醉,所以一直提防他在王一朕面前提陶醉的事情。

    过后,王一朕还特意问了问助手,“你知道罗伯特刚才说的zui是指谁吗?”

    助手顿了顿,摇头回答不上来,“王总,三年前,我还不在宏远工作呢?“

    王一朕点点头,“也是。”

    肖林一年前因为有事,辞职走了。估计也只有他才知道。

    ”不对,一君应该知道吧?”王一朕转头问同样到场的王一君。

    王一君看了一眼孙向雪,愣了好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这我也不清楚,哥”

    “你当时不已经进宏远工作了吗?怎么不知道呢?罗伯特说的人是谁,你一点不清楚?“王一朕问。

    王一朕抓抓脑袋,灵机一动,“哥,你以前绯闻女友很多的,我哪记得当时是谁呢?”

    这么一说,王一朕没有再出声了。

    带王一朕转身后,王一君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好险啊。”

    他当然知道罗伯特说的是谁,只是老太太早就规定了,他就是死也不能说啊。

    王一君回到家,跟自己的老婆黄思雨抱怨白天发生的事情,还说自己差点不知道怎么回答王一朕的问题。

    “唉,那你以后还是避免跟大哥出现同一场吧,那样就省事了。”黄思雨建议。

    王一君点头,“也只能这样了,要不,我非得得心脏病不可。”

    夏彦歆从外面回到家时,陆承业早洗澡出来了。看见夏彦歆突然不见,正准备打电话时,夏彦歆开门进来了。

    “怎么突然出去了?”陆承业问。

    夏彦歆随口回答“有点事。”

    走到餐桌前,喝了口水,转头问陆承业“承业,我们这样下去,你父母那边逼着我们生小孩的事情怎么办呢?”

    现在季巡知道了陆承业的事情,如果她跟陆承业一直没有孩子,难保陆承业的父母不会发现端倪。

    。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