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极道猎梦师 > 第一卷真实的世界第十九章套招练习
  摆好架势后,老*胡朝程善笙勾了勾手,道:“来!挥动你的拳头朝我攻击。”

    程善笙没有犹豫,一个右勾拳就朝着老*胡的面门挥过去,这一拳去势之猛,丝毫没有留情。

    就在拳头即将招呼到老*胡的时候,老*胡只是微微的往后退了一步,就轻松躲过了这一拳,道:“继续!”

    上一拳打空,程善笙这一拳再打出去的同时右脚也往前踏了一步,攻击的距离明显变长了。

    可惜老*胡这一次的闪躲更简单,身体以左脚为轴心往右一转,同时伸出手往程善笙的手臂上一推,就看到程善笙的上半身往前一栽。

    “再来!”

    两次出拳连衣服都没碰着,程善笙拳势一改,先是一记左勾拳做幌子,右手一记冲拳紧随其后朝老*胡打去,可就在程善笙这一拳即将凑效的时候,老*胡迅速朝右边一闪,左手成爪捏住程善笙的手腕往前一送,程善笙就跟着自己的拳头摔了出去。

    老*胡拍了拍手,朝着重新站好的程善笙说道:“第一拳我是正常地闪躲防守,后面两拳我的反击叫作卸力,在太极中,有四两拔千斤的意思,我们在向别人攻击的时候,出拳的方向他是有一个惯性存在的,我在躲开攻击的同时,可以利用惯性朝着出拳的方向轻轻一送,不仅能化解攻势,还能让他自食其果。”

    听着这番话结合前面的实际行动,程善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有概念了吧?继续。”老*胡再次朝程善笙勾了勾手。

    听到老*胡的指示,程善笙抬起头又是一拳打了过去,有了先前的教训,这一拳并没有使出全力。

    不过老*胡这一次也并没有像之前一样闪躲,而是从一个非常刁钻的角度抓住程善笙的拳头一扭...

    程善笙被动地扭着上半身,尽量跟被老*胡扭着的拳头保持同一个方向,龇牙咧嘴地痛呼道:“嘶,老*胡你快松手,疼!”

    老*胡刚将手松开,程善笙迅速地就将手收回来,紧紧地抓着手腕,看着老*胡,道:“你这劲儿也太大了吧?疼死我了。”

    老*胡两手一摊,一脸无辜地说道:“你可别冤枉我啊,那是因为你的关节被扭到所带来的疼痛,可不是我使劲的缘故,我要是使劲你这手估计要废个几天,这一招就不像上面那两招那么和谐了,这是利用你的关节让你丧失攻击能力,我们把这个叫做反关节擒拿术。”

    程善笙揉着手腕点了点头。

    “有那么疼吗?要是不行,我们先休息一下?”老*胡看着表情依旧还有些不正常的程善笙提议道。

    听到老*胡这么说,程善笙立马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想到现在的形式这么迫切,强迫自己不再去注意那股疼痛感,抬起头朝老*胡说道:“不用,我们继续吧!”

    老*胡看着程善笙眼中的坚定之色,眼眸一亮,道:“你可是要想好了,套招训练可跟发力练习不一样,要吃很多苦头的!”

    将注意力放在别处,那股疼痛感果然轻了很多,程善笙重新摆好姿势,道:“要想有收获,不付出怎么行?”

    “好小子,你现在这股劲头倒是让我看得更顺眼了,不过有句话我还是跟你说在前面,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想要跟我锻炼,打人的第一步都是先挨打,后面只会更苦,如果你觉得坚持不下去,最好还是现在就选择放弃。”

    程善笙摇了摇头,斩钉截铁地说道:“你就放一万个心吧老*胡,我是不可能放弃的!”

    “那行,今天就先学这几招吧,接下来你不用出力真打,先把样子学会,去感受,我们互相换着喂招练。”

    如此练习了大概半小时,老*胡主动停下动作,看着疑惑的程善笙说道:“这是上三路的擒拿防守,经过这会儿的练习,你也熟悉的差不多了,接下来我们学习下三路吧。”

    程善笙一听老*胡说要教下三路,精神一震,道:“我要怎么做?”

    “下三路顾名思义就是腿,你用腿朝我攻击。”

    “好!”程善笙说完就是一个鞭腿朝老*胡的脑袋踢去。

    老*胡眼疾脚快,身子往下一蹲,迅速地伸出右脚朝程善笙站立在地上的那只脚扫了过去,程善笙一脚踢空,又挨了老*胡这一脚,一个重心不稳摔倒在地上。

    “再来!”

    程善笙快速从地上站了起来,换了一招劈挂腿,将腿高高抬起,由上往下朝老*胡劈去。

    看着这霸气十足的一脚,老*胡微微一笑,还是同样的招数猛地往地上一蹲,再瞬间起身,左肩精准无误地顶在程善笙的大腿下面。

    “”的一声,被老*胡这一顶,程善笙笔直的朝后倒去,后脑勺跟拳击台来了个亲密接触。

    老*胡看着程善笙躺在地上没有立即爬起来,问道:“还能起来吗?”

    “当然能,练武之人,摔几下不是很正常?再来!”练了这么久,刚刚这两下其实摔得并不轻,但是心中的那股紧迫感,还是让程善笙咬着牙爬了起来。

    这一次程善笙没有再等老*胡指示,从地上爬起来后立马就是一记侧踢朝老*胡攻去。

    老*胡身形往后一个急退,双手抓住程善笙的脚腕,往右一甩...没有意外,程善笙依旧是摔到在地的结果。

    正踢、里合腿、外摆腿、侧踹...程善笙不断地变着花样儿出腿,然后不断地以各种姿势飞出去...

    看着躺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的程善笙,老*胡暗暗地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意,道:“本来只想简单教你几下的,没想到你小子确实有天赋,又肯吃苦,一时没忍住就教了你这么多,今天就先练到这里吧...”

    —商海市北沙区隆亚镇—

    平安街道2333号对面有一名身穿亚麻开衫的男子,正在嘻嘻地观察着这片有些荒凉的区域,一张帅气的脸庞满是凝重之色。

    此人正是裴晟,调查了许久,终于找到了这个地址,在这里观察了一会儿,裴晟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迹象,抬头看了看那张筑梦基金会的标牌,停止了观察朝着里面走去。

    走进大门后,裴晟发现围墙里面跟外面完全是不同的两个世界,围墙外面看上去年久失修,分外荒凉,而里面的墙壁却是平整光滑,丝毫没有破旧败落的感觉,两边都是草坪,生机盎然,栽种着各种各样的绿植以及花卉,让人看不到头,中间一条鹅卵石小径笔直通往深处,隐约之间能看到影影绰绰的喷泉和建筑物,裴晟没有停留继续往里面走去。

    不一会儿一个像是佛塔一样的大型喷泉就出现在了裴晟的视野里,喷泉四周栽满了蔷薇花,围成一个圆圈,外围是石头雕制的围栏,喷泉洒出一个球形光幕,阳光折射出若隐若现的彩虹,煞是好看,越过喷泉,才看到了那栋极具欧式教堂风的建筑全貌。

    那是一栋涂抹着奶白色的哥特式建筑,想必是风吹日晒的缘故,泛出的色彩有些偏灰,高耸的尖塔让整个建筑显得特别庄严肃穆,滴答滴答的钟摆声仿佛有一种让人平静下来的魔力。

    裴晟打量着这栋庄严的建筑,暗暗地握了握拳,昂首阔步的走了进去,门并没有关,门后是一条笔直通往讲台的通道,讲台背后有一块巨大的十字架,看样子这个地方是平时教父给教徒讲经的地方。

    在裴晟左前方的座椅上,一名身穿唐装的中年男子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突然回过头来看着裴晟,道:“这位先生面生的很,看上去似乎也不是来祈祷的,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裴晟面露一丝急切之色,道:“我来找我表姐,大概两个礼拜前我表姐跟家里说来了你们这儿,之后也没再跟家里人联系,我刚好住在这附近,所以过来看看。”

    “你表姐?她叫什么名字?”

    “我表姐叫范真真,两个礼拜没跟家里人联系了,我舅舅他们都快要急死了。”

    听闻此言唐装男子面露沉吟之色,不一会儿就恍然大悟地说道:“你说的是范女士啊,她确实在我们这儿,就在二楼,你随我这边来。”说罢,唐装男子右手往前一伸,示意裴晟跟上。

    裴晟心里一松,跟在唐装中年男子身后,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二楼,二楼的装修风格跟一楼的风格完全不一样,倒像是一个搞科研的地方,迥异不同的风格让这个地方有了一丝诡异的感觉,裴晟心里一紧,愈发的谨慎了。

    不一会儿,唐装男子便领着裴晟来到了一间透明墙体的房间面前,通过透明墙体能够清晰地看到屋内的一切。

    裴晟的那种感觉并没有错,屋内的确是一副搞科研的场景,里面十来个人穿着白大褂正在各自忙碌着。

    唐装男子指着里面其中一人,道:“那位就是范女士,看样子他们的实验似乎正进行到了一个关键时期呢。”

    裴晟顺着唐装男子的手看去,只见一名女子正拿着夹板在记录着些什么,裴晟只是看了一眼,注意力就被正中间一个巨大的圆柱体仪器所吸引了,看着就像那种大片里面改造人类的机器。

    “这位先生,要不要我把范女士叫出来?”唐装男子看着有些出神的裴晟出声提醒。

    裴晟一听男子要把范真真叫出来,心里暗呼一声不好,我这跟她又不认识,叫出来不就出问题了嘛。连忙说道:“不用了,看样子她们都很专注,我就不打扰了。”

    唐装男子闻言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丝笑容,问道:“要不你在这儿等一会儿,或者下次再来看你表姐?”

    裴晟听出了话语中赶人的意思,将头转向男子说道:“既然确定了我表姐在这里,那我就放心了,我还是先回去把这个消息告诉我舅舅他们,也让他们放心,后面我在过来看她吧。”

    “可以,只要你想来,随时都可以来的。”唐装男子朝裴晟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说道:“那我们?”

    “那我就先回去吧,你这儿地方太大了,劳烦先生在前面带路。”待唐装男子转过身后,裴晟往房间里面一瞥,却正好发现那台仪器的门打开了,一名没穿衣服的女子从仪器里面软趴趴地摔倒出来被其他人接住。

    唐装男子没有听到裴晟跟上来的脚步声,回头发现裴晟还停在原地观察屋内,问道:“先生在看什么?”

    “我也有段时日没见着我表姐了,于是多看了一会儿。”裴晟回过头连忙跟了上去。

    唐装男子见裴晟跟了过来,转过身子继续往前走,并在暗中捏碎了一颗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