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江山为谁谋 > 正文卷第五十章黑白同源
  跟着谢瑶光返回屋内,见她款步走到书柜前挪开瓷瓶后在露出的暗格上一拧。对侧书柜赫然向两边移开黑漆漆的门展现在眼前。谢瑶光在过去继续在门上一按,方才有阶梯展现眼前。惊叹之余,谢瑶光已经持着火烛缓缓拾级而下。

    顾青芷跟在谢瑶光后面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间。眼前豁然开朗,一排排书柜呈现在视线范围内。

    “这里是?”

    “璇玑楼,我收藏情报的地方。”谢瑶光招招手示意顾青芷一块坐下:“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这的资料可要比你那丰厚多。”

    面露惊叹的环顾四遭,顾青芷发现在这做事的人统一是一身青衣,即便见谢瑶光进来了也默不作声,仅仅是点头问安。手上的事也未曾停下过,穿梭在书柜间整理案卷。

    顾青芷拿起桌上放着的册子,睨了谢瑶光一眸嫣然揶揄:“我瞧瞧,你这地方到底有什么宝贝的。”

    谢瑶光嘴角噙笑也没拒绝。

    才翻了一页的顾青芷就面露惊愕,深吸口气缓缓将书册放回一动不动的盯着谢瑶光。似乎想从她身上寻得一丝端倪。

    “我寻到卓靖以后我就开始布局。谢家能给我多少力量我就用多少力量,余下的……靠同等利益去获取。”谢瑶光面露倦怠低笑一声:“一晃八年过去,这璇玑楼已成为我手中利刃。”

    谢瑶光深知要想拨开云雾首先得拥有自己的力量,纵然谢家富庶但是自己所行之事太过凶险,行差一步便是万丈深渊。

    所以借用谢家的力量倒不如建立一支完全属于自己的力量,用它去斩开这黑暗。

    这京城就是一滩浑水,而她要做的是要把这水越搅越浑。

    “窈窈老实交代,你这些年是不是暗里派人调查过定王啊~”顾青芷故意拖长尾音,浅扫一眸谢瑶光见她神色自若,唇边不由呷笑。

    “……我……没有”谢瑶光沉首移眼看向燃烧地焰色,低声道:“查他干吗?他有什么是我不清楚的?”

    “是么?啧……瞧你脸红了呢”顾青芷像是发现奇物一般,面露讶然笑道。

    听着顾青芷刻意脱长的尾音,谢瑶光蹙眉睇了好几眸倏然伸手捏着对方的脸扬眉故作肃色:“青芷,你再胡乱编排我。小心我撕了你张嘴。”

    “疼……疼。你轻点!”

    顾青芷揉着被谢瑶光捏过的脸,目露委屈地瞧了眼谢瑶光。想起刚才谢瑶光那副模样,不由露了笑意。

    原本以为现在的谢瑶光就是个沉静如水的性格,没想到她骨子里的劣根性还是没改啊。啧,欺负人的时候还是喜欢捏人脸。

    “行了,我眼下有件事需要问你”谢瑶光将茶盏递给顾青芷,神色凝肃:“我这璇玑楼说它览尽天下事倒也不假但是唯有一地,我怎么也查不到。”

    “你想查什么?”

    “吴钩台。”

    顾青芷闻言一愣继而迅速敛眸掩去珠瞳中滑过的慌乱。谢瑶光察觉到她这丝异态,压了压唇角笑意。

    “窈窈。你从何处得知吴钩台之名的。”顾青芷握住她的手,语气颇为凝重。

    谢瑶光嗤笑一声,珠瞳滑至眼角声音犹带冰冷之意,“我既然决定入京自不会放过任何危险之处,况且我怀疑吴钩台台首会不会就是枢密院院使祁无因呢?”

    闻此话顾青芷倏然一怔。她入朝为官几载经手事务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跟祁无因打过交道。祁无因给她的印象却非常少,只记得此人行事极为严肃刻板但几乎处处滴水不漏。因此也深得陛下恩宠。

    至于吴钩台,顾青芷也是听同僚提起过的这个地方。

    据说他是历代皇帝身边藏得最深的一把刀,专为皇帝监视宗室、大臣,或行暗杀之事。

    行事狠厉果决,虽为朝堂不耻但却是一把极佳的利刃。凡事被吴钩台盯上的鲜少有人能活下来。

    敛了极尽飘忽的思绪,顾青芷神色凝肃地盯着谢瑶光,隐含关切地道:“窈窈,我知你手眼通天但是听我一句劝,切莫招惹吴钩台。”

    “我只想知道,当年追杀我的那批人是不是吴钩台派来斩草除根的”谢瑶光抬眸珠瞳中厉色丝毫不掩:“当年祖父与秦王想要推行新政怕是触及了某些人利益才会有杀身之祸。”

    这便是朝堂……只要政见不合就是敌人。

    “窈窈,吴钩台我去替你留心。”握住谢瑶光的手,正色道。

    “青芷我知你是想帮我但是吴钩台你还是莫管。我会想法子的。”

    拒绝意味昭然若揭。顾青芷心知自己劝不过谢瑶光,当下也就作罢这个念头。

    “好,不说这些。你要搬出苏府?不如我替你寻个园子?这个忙总得让我帮你吧。”顾青芷双眼弯成月牙,斜睇一眸她。

    谢瑶光冁然而笑,倾唇道:“当然可以,我相信你的眼光。时候不早我送你走吧,我手头上还有些事务要处理。”

    送了顾青芷离开。谢瑶光移目看着窗外不知何时聚起的水墨色,唇边露出极为讽刺的笑意。这天又要变了呢。

    穿过扶疏花木行至前院三楼。才一会白露就亲自领着一名老者上来隔帘朝谢瑶光见礼。谢瑶光抬首示意白露领人进来。

    “孙伯,这些年辛苦你了。”谢瑶光唇角微勾,示意孙伯坐下

    孙伯拘谨地坐了一半凳子,手指不安分地揉搓着衣角。他垂着首不敢看谢瑶光,目光却流露出一丝决然。

    摩挲着青瓷茶盏杯沿,捧起手中茶盏。温暖顺着手掌蔓延开来,轻笑一声呷茶于舌尖:“三日后酒楼里你该做什么,你明白吗?能否替你孙女报仇,就看你自己。”

    闻言,孙伯猛地站起身折膝跪地朝谢瑶光叩首三下继而抬头看着她冰冷的目光,沉声道:“老朽的命是您给的。若非您当初救下老朽拦住鲁莽之举,老朽如今不过是一具白骨何谈能为孙女报仇一事。”

    “你不必谢我。”谢瑶光拢袖浅扫烟孙伯,珠瞳中滑过一丝叹惋。

    “三日后能替孙女,老朽这把老骨头死就死吧。但是小姐恩德只能来世再还。”

    恩情?不过各取所需罢了。她想要再设一个局,老人家想要替孙女报仇。她替他孙女报仇,老者成为她的棋子,何来恩情之说。

    谢瑶光颌首沉声道:“我既然答应你了,自然会替你孙女报仇。“

    孙伯闻言,再三谢过恩以后随着白露一道离开。谢瑶光望着孙伯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三年前,这位孙伯带着孙女在酒楼里卖唱,因为孙女有几分姿色便让人起了歹心。祖孙二人怎么肯依,那人势大强行带走孙伯的孙女。仅仅一夜孙伯就看到了孙女的尸体被抬出来丢在门口。

    孙伯状告过好几次都不了了之,甚至被打成重伤。远在洛阳的谢瑶光听下人汇报此事,吩咐属下好生待这位卖唱的孙伯他日必有大用,没想到还真有用处。思及此处,谢瑶光嘴角噙过一丝冷笑。

    何谓忠奸?何谓正邪?何谓善恶黑白?——世间黑白本为同源之水,忠正纯洁又岂是绝对的。但是既然有人犯下了罪,那无论如何都是不能逃脱的,山穷水尽都不能妥协的是严法铁律。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