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超品命师 > 正文卷第84章怨气
  瓦西坝村!

    就在那山腰的木屋内,不断的有哭声传来,那哭声撕心裂肺。

    屋内,陈欣和音离两女看着坐在地上嚎嚎大哭的黄莲兰,两女眼眶也是微红,女孩子情绪到底容易波动一些,看着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婆婆哭的这么惨烈,总是会受到感染的。

    相比之下,苏晨却是一言不发,面无表情,而王盛虎此刻也是老泪纵横,一脸复杂之色的看着站在面前的小女孩。

    这就是自己的三女儿啊,和当年走丢时候完全一样。

    “凤香,我的女儿,是妈妈我对不起你啊,是妈妈我没能保护住你。”

    黄莲兰不断的哭泣,她伸手想要抓住面前的女儿,可伸到一半又无力放下,因为这样的举动她刚刚就已经是尝试过几次了,可根本就抓不住。

    自己女儿已经死了,现在只剩下鬼魂了,而鬼魂是没有实体的。

    王凤香,这是王盛虎和黄莲兰给他们小女孩取的名字。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做的孽。”

    王盛虎也是一脸后悔,如果知道自己女儿会死,而且死了连个棺材都没有就被丢弃到山野,他绝对不会选择把女儿给送人的。

    吱吱!

    原本就站在小女孩身边的大白鼠,在听到王盛虎这话后,全身毛发突然竖立起来,这是炸毛的表现,下一刻众人只见一道白光闪过,王盛虎哎呦一声,在他的脖子处出现了三道血痕。

    鲜血很快便是顺着血痕流下,但王盛虎似乎是感受不到疼痛,或者说这一刻的他内心中的悔恨要远远超过身体上的疼痛,甚至连伤口都不去遮挡。

    反倒是跟着来的王凤仙看到自己父亲脖子被划伤,脸上露出担忧之色,“爸,你脖子流血了,快止血啊。”

    对于王凤仙来说,妹妹走丢的时候,她虽然已经是懂事了,也记得这个妹妹,可到底是有二十来年的陌生了,在她心中父母自然是要比妹妹更重要的。

    说实话,这一刻的她有些后悔把母亲给喊来了,甚至有些后悔让父亲见那位年轻人了。

    小女孩站在那里,此刻那小脸上更多的是迷茫和不解,似乎到现在还没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更准确的说,是她下意识的不愿意去接受这个真相。

    “我……我要去找姑姑了。”

    小女孩有些害怕,就想要走出院子,可黄莲兰哪里愿意见到自己女儿就这么走了,哪怕自己女儿现在已经是鬼魂了。

    “凤香别走,你要骂要打娘都可以,或者娘这可以下去陪你的。”

    黄莲兰说这话并不是激动之下脱口而出的话,而是经过她考虑的。

    对于自己老公,她心里已经是没有一点感情了,尤其是知道女儿死了,就更只有怨恨了。

    自己另外两个女儿都已经是出嫁了不用操心了,至于两个儿子也是成年了,就算没有自己这个母亲在,总归还是可以娶到媳妇的。

    自己唯一亏欠的就是三女儿啊,自己死了正好可以陪着女儿,不让女儿一个人在阴间那么的冷清。

    “不……不要的,我不是你女儿。”

    小女孩惊慌的摇头,说着就要朝着门外跑去,但苏晨眉头却是皱了一下,因为他注意到在小女孩的眉心处有着一抹黑气上涌。

    这是要怨气上身的前兆。

    想到这里,苏晨眼中有着戒备之色,不过就在他刚刚作出警惕姿态的时候,那大白鼠突然朝着他吱吱了几声,而后还挥舞了一下爪子,一脸的凶相。

    “你这畜生的感官还真是敏锐。”

    苏晨知道大白鼠这动作代表着什么意思,这是警告自己不能够对小女孩做什么坏事。

    在刚刚那么一瞬间,自己确实是有要出手的念头,因为一旦让小女孩怨气上身的话,那就是真正的怨鬼的,到时候处理起来可就麻烦了。

    “都停下吧。”

    苏晨开口了,如果继续让黄莲兰说下去,小女孩的怨念只会越来越深。

    也许对于黄莲兰来说,她只是想要表达对女儿的愧疚,但这份愧疚在小女孩的心中那就是怨恨了,知道的越多,这怨恨也就越深。

    “你先带她离开吧。”

    苏晨看了眼大白鼠,大白鼠知道苏晨的意思,一跃到了门口,然后朝着小女孩比划了几下,小女孩便是怯生生的跟着大白鼠跑了出去。

    “不管你们心中有多愧疚,事情已经是发生了,多说也是无益,我之所以会要找到你们,也不是为了别的,就是想要知道她的来历,然后把她给送回阴间,当然了,你们要是觉得心里愧疚,那就给她重新立个坟墓吧。”

    关于小女孩死亡的真相,苏晨不打算继续调查了,谁知道这又会牵扯出什么秘辛来,最好的办法就是知道了小女孩的身份来历,然后将小女孩给送入阴间去投胎转世。

    至于害死小女孩的人,死后自然有阴间进行审判,自己没有必要沾染太深的因果。

    “坟……坟墓,我肯定会给我女儿修建的。”

    听到苏晨的话,王盛虎立刻保证,然而黄莲兰却是拒绝了,“我女儿的坟墓不用你来修,我会给我女儿修的,你没有这个资格,墓碑上也不会有你的名字。”

    很显然,黄莲兰是不打算让自己女儿认父亲,苏晨听到这话却是摇了摇头,黄莲兰这样的举动并不可取。

    什么叫孤魂野鬼,那就是无亲无靠,小女孩有了身份,可如果墓碑上没了家族,那到了阴间也等于是茕然一身,有时候一个姓氏真的很重要。

    宗族,不仅仅是一个血脉的传承。

    听到自己老婆的话,王盛虎没有辩驳,他看了眼苏晨,此刻也知道这位苏先生是一位有本事的高人了。

    “苏先生,我跟您彻底的坦白,虽然不知道我表哥背后的那位大老板是谁,但是我后来问个我表哥的家人,在我表哥出车祸前的一段时间,有一位道长去过我表哥家里好几次,每次我表哥都将那位道长带入房间,两个人一谈就是半个多小时,所以我表哥的家人对那位道长很有印象。”

    “又是道长?”

    苏晨眼睛眯了起来,小女孩死的时候出现了道长,现在那位最关键的人物刘福茂死前也接触过一位道长,很有可能两者是同一个人。

    “从您这里知道我女儿被那道士将魂魄给钉在山涧里,我突然觉得我表哥的车祸可能也不是意外了。”

    王盛虎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他表哥是出车祸死的,死的很惨,当时有一辆拉着钢管的货运车突然倾斜翻车了,那钢管因为惯性的原因朝着路边冲去,直接是穿透了表哥的脑袋,当场脑浆便是崩裂了一地。

    那位肇事司机自然是被抓住了,说他之所以会翻车,是因为看到前面有一个人站在那里,下意识的踩了急刹车,车子这才翻得,可后来交警翻查监控的时候,当时路面上根本就没有其他人。

    当时交警是觉得这司机为了逃避责任胡说的,自己表哥的家人也是这么认为的,但那位肇事司机被抓进去后没多久就疯了,一直念叨着鬼怪什么的。

    当时的王盛虎是没有想那么多,可现在见到自己女儿的鬼魂,他就把这两件事情给联系到了一起。

    “我知道了。”

    苏晨没有说什么,小女孩的事件当中明显是有阴谋存在,可事情已经是过去了二十多年了,他也不想调查的那么清楚。

    “你们做父母的,给准备棺材吧,至于墓地就在这山上选吧,毕竟这里她比较熟悉了,最好是这一两天就把这事情给办了。”

    说完这话,苏晨是转身走出了屋子,黄莲兰和王盛虎这对夫妻之间的事情他不插手,等到给小女孩下葬了,再给音家老爷子给找一块墓地,他就要离开这莲湖乡了。

    没过一会,王盛虎就离开了,他要去给自己女儿操办后事,而黄莲兰不愿意走,哪怕是守着自己女儿的尸骨也是好的。

    ……

    次日,王盛虎又一次上山了,这一次跟着他的还有他的另外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一家人算是到齐了,而就在王家一家人到齐没多久,王明诚和他儿子王惠忠两人抬着一个小棺材来了。

    “这是?”

    王明诚进入院子之后,看到摆在正屋的小女孩的尸骨,脸上露出吃惊之色,随后看向一旁的苏晨,苦笑道:“苏兄弟,你这可是给我找了一个麻烦活啊。”

    “爸,不就是给这尸骨装进棺材里然后送去埋葬吗,怎么就麻烦了?”王惠忠不懂问道。

    “哪有那么的简单,算了,既然这活接了,麻烦就麻烦一点吧。”

    王明诚没有跟自己儿子解释太多,目光看向了苏晨,苏晨则是目光转向王盛虎,说道:“具体的你和这家人谈吧,这是死者的父亲。”

    “嘿嘿,苏兄弟放心,老王我是公道的,那这位王老板,咱们出来谈谈。”

    王明诚把一脸疑惑的王盛虎给拉到了屋外,苏晨对于王明诚的举动也没阻止,这是超出木匠的活计了,王明诚要另外收费。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