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请君凤凰诏 > 绝·北辰01夜行刺
  入冬前,连日乌云,雨却下不大。

    钩月初上,一位长身鹤立的男子在前庭一株顶如华盖的古槐前静立了许久,此时雨音暂歇,细柳微风,月也不动,人也不动,直到陆临飞奔过来。

    “师兄,发什么愣呢?念易和念初已经到了,正在门前下马呢,走,找他们说话去。”陆临满面春风,瞧着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尚未褪去孩童的稚嫩,但英姿不凡,观之可亲。

    被陆临唤作师兄的男子不紧不慢地将一封短简拢入窄袖之中,这才半转过身。

    只见他眉目舒朗、目若朗星,乌黑长发只用一顶银色素冠束起。他身着宝蓝色缎袍,只领口和袖腕处用丝线滚了双层流云金菊纹,腰间束一坠玉丝绦,一枚垂在衣衫翩褶间的金印若隐若现。虽是在皇家别院中作素净打扮,然而在其眉宇之间,帝王之气毫不稍减。

    他是北辰国开国皇帝夏侯辰的嫡长子,当朝的太子,唤作夏侯无虞。

    彼时天下三分,长江之北为北辰,幅员辽阔,文修武偃,物阜民安;而长江以南以至南海之滨,地气和暖,烟雨缥袅,是为南荣国;沿长江溯流而上,在其发源处,望西北之地,大小部落、戈壁草原,近年已一一被西琅族收服一统。

    十年前,当夏侯无虞正值外傅之年时,在夏侯辰的授意下,拜入武林大派——乌蒙派凤凰剑宗陆警予座下,是以成为陆临、念易、念初等人的大师兄。

    “大师兄,陆师兄!”念易、念初二人远远地奔过来。

    在乌蒙派念字辈的弟子中,陆临精通医术药理,而念易、念初专心武学,颇得凤凰剑宗至高无上的剑阵——先天五太剑——的真传,在一众弟子中最为出挑。

    陆临乃是陆警予长兄之子,本名单字一个临,故而虽排念字辈行二,往往将“念”字隐去,仍唤原名。而夏侯无虞为皇家子弟,身份特殊,并不在弟子赐名此列。

    不待停步歇气,念初忙道:“我和念初奉师父之命,来之前已清理了扬州府外韦合设下的暗桩。韦合那狗贼这次可真是下了狠手,此番大师兄秘密南下,这位韦大丞相竟得了消息,派了上百名死士沿途埋伏!”

    他停了一停,啐道:“臭不要脸!”

    念易接口道:“是啊,我军大部屯守中游,扬州府是长江东岸皇家守卫最薄弱之处,若非修能小道长探知丞相府密信,飞书告知,恐怕这次真是凶多吉少。”

    夏侯无虞笑道:“是我大意了,好在你们陆师兄机灵,韦合那些不中用的家奴刚出帝京就被我们甩掉了。”

    当下师兄弟四人携手步入内院,陆临见到两个小师弟甚是兴奋,连比带划地说起沿路的趣事来。

    “你们自西域而来,忙着赶路,真不知错过多少奇闻异事、武林风云!我跟师兄这一趟南下,路上见闻可多啦!比如宜城守城将力大无穷一掌可劈开十株巨柏啦,还有南荣的宣王世子要举办全国比武大赛啦”

    念初急道:“快说快说,我们奉师父之命自昆仑山护卫药材东来,一路上半个字也不敢与旁人多说,也不知少交了多少朋友,可真是憋坏我了!”

    陆临故作正色道:“可惜我接下来要说的,你恐怕不感兴趣。”

    念易道:“师兄别卖关子了,一会儿念初又得急着抱住大树啃树皮咯。”

    陆临哈哈大笑,道:“好好好,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也真不小。出京前啊,许是宫里娘娘露了口风,不知怎么传出消息来,说太子殿下既已行过冠礼,选妃之事便可提上日程”

    未及摇头晃脑装模作样的陆临说完,念易、念初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脸一红,哄笑作一团。

    念初拍手嚷道:“怪道大师兄在这肃秋之时仍不畏风雨南下边城,想来是对宫里娘娘们的眼光不放心,要亲自来选自己的妻子啦!”

    陆临瞥了夏侯无虞一眼,见他微微发窘,继续打趣道:“我听说啊,那西岸的钱塘县有一户姓云的人家,据说是当地的大盐商,财力雄厚非一般官商可比,这倒是其次,那云家有一位小姐,那可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呢。”

    夏侯无虞抢道:“陆临,云家小姐尚在闺中,可不是你我谈资。”

    陆临说得起劲,并不理会夏侯无虞的制止,仍道:“我们原本也只听听,那闺中小姐岂是旁人见得着的?定是云家人自己夸夸罢了。扬州离钱塘,不过一条江的距离,我倒想去瞧瞧他们吹没吹牛!”

    念易道:“虽只隔了一条江,却是两国之分,如今两国大战在即,而西琅态度暧昧,我们岂是那么容易就能过得了江的?”

    陆临只觉扫了兴致,他平素意气飞扬,从不将那传闻中姿态软绵、说话有气无力的南荣国人放在眼中,便嚷道:“一条江罢了,在我北辰军面前算得了什么。”

    他此言并非轻率傲慢之语。五年前,北辰帝亲率百万大军,自黄河以北挥师南下,一路风樯阵马势如破竹,将醉梦温柔乡的南荣国皇族逼退至江南之地。而后北辰帝迁都洛阳,部署大军长久盘踞于长江之畔,其心昭昭,南荣国君主祁成武不免更有些怯怯。

    夏侯无虞正无心继续此话题,见此情景,便道:“钱塘之事今后别再提了,说到底,我的婚姻在我并非要紧事,那也不过是旁人用以相互制衡的工具。男子汉大丈夫,建功立业方为头等大事。”

    念易点点头,伸出两指轻轻扯了扯陆临的衣角,陆临一昂头,道:“好!那我们就打过江去!”

    夏侯无虞笑道:“从前陛下要授你军衔,让你去镇南军锤炼锤炼,你不肯,说行走江湖自由,绝不肯受拘,如今却成天喊着要攻去南荣。”

    话音未落,众人所立廊下之处忽起了一阵风,连带着簌簌雨丝,染湿了众人鬓发,寒意陡增。夏侯无虞旧疾发作,一时难掩胸口闷塞之意,取过一方素帕掩住口鼻干咳了几声。

    随即,太子府亲卫军指挥使池简将军送来一件宝石绿的孔雀羽缂丝披衿,道:“殿下,那竹青披风在扬州府外遇截杀之时被划破了,库房里除却明黄色的,也只这一件素朴些。”

    夏侯无虞“嗯”了一声,依言披上。

    陆临收起高高翘起的下巴,转向夏侯无虞,关切道:“师兄服用我调制的新方子已有些时日了,喘症还未见好吗?”

    池简面无表情道:“殿下的喘症是自出生起便带来的,先天不足,怕是难好。”

    陆临道:“师兄,你家的侍卫说话怎么还是这么不要命啊?”他举起手中玉箫敲了敲池简的肩头,打趣道:“小心哪天被皇帝陛下听到你说他儿子先天不足,那可有你受的!”

    这位池简大人闻言,却不为所动,如同雕塑一般伫立在其主人身后,神色冷冷,眼眉低垂,看来并无悔改失言之意。

    被传先天不足的这位太子殿下本人倒是不以为忤,道:“我这喘症自娘胎里带来的,习惯了,也无妨。”

    他轻叹一声,不自觉摩挲着腰间那一枚并不十分起眼的金印,道:“原来这么快就又到了寒露时节,想那时母后因这喘疾仙逝而去,竟已有两年了。”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