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请君凤凰诏 > 绝·北辰18‘凡今之人,莫如兄弟’
  卿如云道:“你听不懂我的话么?我在说,你厚颜无耻,腼颜天壤,还不如去——去了的好啦!”

    她原本并不大顾忌生死一说,却在这关头,不知怎的,话到嘴边,心念电转,硬生生将那个“死”字吞下,换了稍委婉些的说法。

    韦合当即跳出来,指着舟中人哇哇道:“你这卑不足道的女子,竟敢出言侮辱陛下!谁给你的胆子?还敢公然与清州王拉拉扯扯,言语间腻腻歪歪,当这里没有旁人吗?我看你才是恬不知耻、目无法纪!来人啊!池将军,还不快命人将此妖女拿下!”

    陆临憋屈了好半天,听卿如云说出这一番话,顿感心中畅快,方觉大大解了气。

    此刻见韦合出来捣乱,便对嚷道:“卿姐姐说话,你是听不见吗?还不快滚回去,想放狗屁躲一边儿放去!也就是你这等卑鄙龌龊的小人,非要跳出来放屁,给众人都听见!也好,叫天下人都知道你韦贼放屁臭气熏天!还不快滚!小心我一个飞身过去拿了你的贼脑袋!”

    韦合身子一震,倒不怀疑对方有这样大的本事,不免心自惴惴,声势顿减,只避到盾甲之后。

    半晌,又露了一双眼睛出来,道:“尔等尔等实是丧心病狂!陛下早该下旨赐死你们这群这群逆贼!实在太放肆了,真是太放肆了!”

    陆临道:“噫——青天白日下,是谁在放屁?臭不可闻,噫——实在不成体统,真是不成体统!”

    他学着韦合痛心疾首的模样,也阴阳怪气地反唇相讥起来,殊不知他内心已是惆怅难断,只能在口舌争辩上略出出气。

    先前他见卿如云折转回来,又露了一手前所未见的极精绝的剑术,本想无论如何,夏侯无虞的性命尚有回圜余地。

    可没成想那和尚实在阴损,竟使出一招偷袭,情势急转直下。此时此刻,唯能茫然四顾,已寻不出能绝处逢生的法子了。

    想到这里,纵恨不能指着夏侯凉夜鼻尖痛骂一顿,也一下子似泄了气一般,但觉暗恨幽幽,无以言说。

    夏侯凉夜不以为意,只向池简递了个眼神。

    池简会意,持剑越过甲兵,走到陆临身前,道:“请陆公子万勿再出言侮辱韦相。”

    陆临冷哼一声,看也不愿看他一眼,只低声极短促地说道:“滚。”

    语气中甚为决然。

    池简一如往常,神色冷冷,挺剑立于一旁,似有陆临只要再多说一句冒犯圣意之语,他便会抛却故人情谊拔剑相向之势。

    待吵嚷声复又安静下来,夏侯凉夜方向卿如云道:“我幼时也听夫子说起,‘凡今之人,莫如兄弟’之语,不知女侠可否为朕讲讲此中何意?”

    卿如云道:“我又不是你夫子,何须管你领不领会得到其中深意?”

    夏侯凉夜笑道:“如此,朕倒乐意为女侠解答一番。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凡今天下之人,都不如兄弟之间亲近友爱。”

    卿如云回头看了一眼夏侯无虞,见他奄奄一息,脸上几无血色。

    这一刻,骄阳似火,炎炎红光徐徐铺展在夏侯无虞苍白如雪的脸上,可却连日光也无能为力了。

    她点点头,道:“原来兄弟之间就是这般相亲相爱的,今日真真是受教了。素闻北辰卫王与别的皇子不同,年纪虽轻,却喜怒不形于色、悲欢不溢于面,为人处世亦颇有些独到之处。倒是我见识粗陋了,原没料到这一点独到之处竟是——”

    卿如云又顿了顿,道:“竟是——猥琐之人品。”

    夏侯凉夜一抬眼,他眉眼细长,眼尾处阴影尤深,相较其双生兄长,多了一份诡谲的柔美。

    讽刺之语入耳,他仍不发怒,只是笑道:“女侠会这么想,可知是大大地错怪朕了。朕想说的是,这句话后面还有一句,曰‘丧乱既平,既安且宁。虽有兄弟,不如友生’。女侠可知?”

    卿如云嫌他说话啰啰嗦嗦,心道:这人怎么总要慢吞吞地一句一句往外吐,坚决不肯一气儿说一段完整意思的话,还非要问我知不知道这个,懂不懂那个,真是难缠。

    正当她腹诽之时,小舟倏而腾地一颠,她差点仰天滑倒。

    原来是夏侯无虞不小心牵动了伤口,一时动如扎针,疼痛难忍之际,竟猛地向小舟一侧重重歪过去。

    卿如云急急回头,却惊觉于那小舟底板之下,竟隐隐约约传来三声急敲和七声缓叩声。

    只见夏侯无虞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她心中已然明白一二。援兵既至,立时心气和缓,暗忖片刻,道:“你说的有些道理,继续说。”

    韦合一听,这女子竟是在使唤陛下,好似夏侯凉夜开不开口全由她指挥,当即又想跳出来在夏侯凉夜面前展露一次骂人的绝艺,然而余光瞥到怒目圆瞪的陆临,立刻将话收了回去,仍老老实实缩在重甲回护之间。

    夏侯凉夜道:“女侠以为,朕当真是气不过仅凭出生时辰的不同便受这命运捉弄么?”

    卿如云道:“卫王殿下,我不懂你,也不必懂你。不过你既有心事,我也乐意听听。我知道,你并不是说给我听的,只是过去没有人愿意听你提起往事,你独个儿闷在心里难受。恰逢今日你兄长受了伤,乖乖待在这儿跑不了,便只得听你说,你便想痛痛快快说了。”

    这时,船底又隐隐约约传来断断续续、或急或缓的叩声。

    卿如云环抱双臂,低头转了个圈,装作毫不在意地点点脚,看起来只是极细微的动作,实则蕴含极深厚的内力。

    夏侯无虞只感到手掌抵住的船板之下,无形之中,有震鸣之意。

    那是卿如云在警告舟下之人:别催。

    夏侯凉夜道:“皇兄,当年,我北辰小国寡民、夹缝求存,父皇为保南疆安定送我去敌国为质,个中苦楚我能理解,对此我从无怨尤。后来,玄丘、高前战事既平,北辰渐至政通人和之境,想问向来和气为贵的南荣接一个质子回去,那也不过是一封国书的事,可父皇讲求韬光养晦之道,伟业未成,不愿引起南荣疑心,便将此事按下,其中的利弊权衡,我并非不解。”

    听见夏侯凉夜提起年少往事,夏侯无虞的心头猛地一痛,如同给人在胸口重重一击一般,踌躇半晌,颤颤悠悠道:“凉夜,其实”

    话未说尽,声息已哑。

    夏侯凉夜一摆手,似乎不愿听他为北辰帝分辩,又道:“许衡大人年高德劭,皇兄乃老先生高足,这是朕遥望不及的。可朕并非肤浅小子,也是拜过夫子、习过诗书的,还算懂得为人子的道理。何况,能尽得人子之责已是不易,做皇家的儿子,更须懂得什么是舍小为大、何为君臣父子。这些,朕都懂。朕只是朕”

    只见他眼中痛苦的神色一闪而过,而脸上怒气一现即隐,在这长长的对峙之中,确是难得的失控时刻。

    他停了一停,道:“但是,有一个人,父皇千不该、万不该,将他杀了。”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