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请君凤凰诏 > 绝·北辰19千云救主I
  咿喔——喔喔——喔喔喔——

    凭空乍起的数声鸡鸣声高亢嘹亮,直冲云霄。

    夏侯凉夜脸色霎时一白,仿佛听见了极恐怖的声音似的,踉跄几步,退后跌坐在软椅上,双手扶额,狂躁无极地吼道:“这方圆百里的畜畜生,不是早该清理干净了么?池简!你是怎么办事的!”

    池简走上前,道:“请陛下息怒,属下立刻去处理。”

    夏侯凉夜有气无力地挥挥手,示意他赶紧去办。

    这几声音色窄高、似真似假的打鸣声倒是令卿如云一懵——谁家的鸡起这么晚?这会子人们早起了,还用得着它打鸣么?

    不远处,似有兵刃当当啷啷,但听嘲哳鸣歌戛然而止,未闻哀嚎。

    不一会儿,空气复又安静下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有空气中渐次漂浮过来的一丝丝血腥气在提醒着人们刚刚那一场杀戮。

    很快,池简回报:“陛下,方才鸣叫声乃是这附近林中的画眉鸟儿作祟,请陛下放心,林子里的鸟儿都已尽数处理了。”

    夏侯凉夜眉一皱:“画眉鸟儿?可方才朕分明听见的是是那畜生的叫声。”

    池简道:“画眉好学,这山野间的鸟儿,往往能叫出好几种声音,并不唯一二种,更有甚者,连母鸡咯咯、公鸡打架,也能学得像模像样。”

    夏侯凉夜不耐烦道:“好了好了,别再说了,往后休要再提这畜生的名字。”

    歇了半刻,夏侯凉夜拭去额角淋漓冷汗,仍旧似梦魇纠缠一般,倚靠在软椅上,久久,一动不动。

    他不开口,谁也不敢出声。

    正在众人尽皆为其适才的失态举止感到惊愕之时,却听得一声清脆的少年声音:“陆师兄!”

    陆临喜道:“念易!念初!你们终于醒啦!”

    心下一叹,又道:“你们莫不如继续睡着吧!”

    念初道:“是我,我醒了,念易还睡得死死的呢!咦——我睡了多久?”环顾四周,尽是些陌生的面孔,略动一动,这才惊觉手脚已被粗绳牢牢缚住。

    他瞪大了眼睛,对眼前景况完全摸不着头脑,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大叫道:“师兄!师兄!这是,这是在做什么?”

    还未问完,即被侍卫从后颈哐啷一击,兀自又晕了过去。

    陆临此刻却心念电转,怪道:连念初都从迷药的药力中恢复了,念易却怎么还未醒转?

    想至此,昂起头,目光越过重重士兵,高声唤道:“念易!念易!”

    另一侧的卿如云摇摇头,道:“别费力气啦,他不会醒的。”

    陆临一惊,追问道:“卿姐姐此话何意?”

    他心计虽不深,平生对友爱亲近之人更从无疑念,可在这样的危急时刻,却也不得不多留些心思。

    听得卿如云这句断语,他心下一沉,转念即想到:念初幼时为人贩掳去,跨山越岭漂流四海,那些黑心贩子恐他途中放声纵哭惹人生疑,便喂他那拙劣的可致昏睡的药物来吃,小小婴儿,总没个清醒的时候,从此落下了病根。

    后来,念初为姑姑所救,日日勤习武艺,体质愈加见好,可偏对这迷药毫无抵抗力,一击即中。再到后来,我时常拉着他试药,便是想用这一招以毒攻毒,可始终未能见效。昨日离岛时那风中的迷香,于我虽毫无作用,可他自然是受不住的,昏迷到此时方醒转乃是自然,可是——

    ——可是,乌蒙派弟子之中,唯有念初有这样的毛病。

    或者更直接一点说,念易作为陆警予座下剑宗第一得意弟子,绝不该如此轻易着了人家的道。

    难道是适才卿如云折返回来时所使的烟雾加重了念易的症状吗?

    言念至此,陆临心中登时咯噔一下:是了,卿如云所使的那迷药,同昨日岛上的一模一样。原来,卿如云竟并非友方?若是如此,那夏侯无虞的性命更是堪忧。可是,她为何要假意营救呢?这于她有何好处?而先前她与那和尚过招时,更是不顾性命地替师兄捱了那一掌,无论如何也不像是惺惺作态

    他心下叹了一声,罢了,还是先将这乱糟糟的头发束起来吧,生死可以由命,仪态是断乎缺不得的。

    想罢,将藤扇折回簪子模样,仍旧插回发冠之中。

    卿如云冷眼旁观,竟好似猜透了陆临的心思一般,嘴角浮起一丝不以为然的笑意,矮下身子向夏侯无虞道:“你师弟怀疑我想害你。”

    可夏侯无虞哪里还有半点力气回应她。

    卿如云又小声道:“你弟弟不知怎的,好像很怕公鸡诶,不仅打鸣的声音听不得,连它这个名字也受不了,好生奇怪。”

    她清眸一转,笑道:“不过,趁他现在被公鸡吓得哇哇直叫,自乱阵脚,你便有生的希望了。就是那和尚难缠了些你放心,一会儿你们从海底遁走,我在岸上缠住他们。”

    布谷鸟声声鸣叫,在天空中回荡,凄厉而洪亮,粗犷而单调。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夏侯凉夜只觉一股疾风直逼面首袭来,接着便听见数丈之外的小舟之上,木板嘎吱嘎吱作响。

    他站起身正欲看清海上状况,可来人轻功甚速,眨眼便至他身前。

    卿如云的剑尖抵在他胸口处,回头道:“快走,不必管我。”

    可这一回头,却傻了眼。

    许千云,怎么就你一个人?说好的援兵呢?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