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请君凤凰诏 > 绝·北辰25夜探III
  风雪停后,深夜阒寂。

    夏侯无虞道:“也许这世上真有如此相像却全无关系的两个人吧。”

    卿如云笑道:“若真是如此,我倒想见见那位姑娘,瞧瞧究竟能有多相像。”

    夏侯无虞亦是一笑,忽而,他脑中灵光一现,想起一件极紧要的事来,忙问道:“你当真从未去过昆仑山?”

    卿如云迟疑了一下,道:“我所记得的过去,未曾到过昆仑。”

    夏侯无虞道:“既未曾去过,那当日东海船上我重伤之际,你喂我吃下的那一颗七草凝香丸又是从何得来的?”

    七草凝香丸乃西域昆仑山混元道教的神药,念初的好友修能小道长亦是出身混元教,故而夏侯无虞从他二人口中也对混元教有一个大略的了解。

    既是独门神药,若非与昆仑混元紧密相关的人,岂能轻易要到方子?

    卿如云噗嗤一笑,从怀中摸出那一樽雕花小瓶,举到夏侯无虞眼前,道:“你说这个?”

    她将小瓶转了转,又在手中摩挲了几下,这才旋开木塞倒出一粒,轻轻捏起在月光下细细参详,道:“香不香?”

    夏侯无虞不明就里,从她手中接过那一粒小药丸,凑近鼻尖闻了一闻,道:“挺香的。”

    片刻,恍然:“这是绚秋莲华制成的香丸。”

    卿如云拍掌笑道:“这是临行前玉儿姑娘赠我的,说是怕我余毒未清,万一发作服下一粒便可。那日,我见你受了那样重的伤,一时又不得救治,恐怕心灰意冷就此去了,这才想了个安慰你的法子,至少也能添一口气不是?你这个人也真好骗!”

    这时候,月光清清冷冷地覆在古柏粗枝的浅雪之上,雪光映照在卿如云的双颊,更衬得伊人秀丽无双,恰似美玉明珠。

    夏侯无虞一时看得呆了,听到她的回答,心中不禁一阵一阵的失落涌来。

    这些日子以来,他心里一直盼她能忆起两年前的往事,尽管卿如云始终坚持着,可他就是相信,或者说就是愿意相信,他们曾经相遇过这件事。

    许久,他笑了笑,将心事掩藏起来,淡淡道:“怪道我服下后并没有觉得内息真气有所进益。”

    卿如云道:“好啦,我去没去过昆仑又有什么重要的?啰嗦这么久,你就不想快点知道此行的答案么?”

    她将小瓶收起来,接着便将此行所得一一说与夏侯无虞知晓。

    夏侯无虞叹道:“父皇、小雪和师父能安然无恙,也算不幸之中的万幸。”

    又听见“小雪”这个名字,况又是夏侯无虞亲口说出来的,卿如云立刻又忍不住想问这位他惦念着的小雪姑娘是谁,竟能和他的父亲和他的师父相提并论,可见在其心中,这位小雪姑娘的地位当真是举足轻重。

    然而,她没有问出口。

    话到了嘴边,明明可以装作不经意地提到,明明可以装作轻轻松松毫不在意的模样,可不知为何,山风清月,二人相对,关于另一个人的话题,不过直截了当地一句话罢了,却偏偏难以出言相询。

    夏侯无虞似乎察觉到卿如云情绪有异,温言道:“此行可是遇到为难之事?”

    卿如云一晃神,怔怔道:“没,没有。”

    夏侯无虞本想追问下去,却心念电转,兀自想着:或许这是她的秘密吧,女孩儿家,总是有许多秘密的,这也没什么稀奇,我何苦要追根究底惹人不快?也许也许是想家了?对,一定是想家了!她毕竟不过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出来一趟,又是从南荣来的,不料受我拖累,月余未返,家中一定担忧得不得了。

    如此一想,温言道:“你若是想家,回家便是,不必顾念我。我已是死里逃生了一回,没有再能失去的了。何况有池简里外照应,我自保不难。”

    卿如云一愣,道:“想家?”

    她若有所悟地点点头:“是该想想家了。”

    此言一出,夏侯无虞更是摸不着头脑,什么叫——该想家了?难道这件事上还有“该”和“不该”之说?

    卿如云耸耸肩,两手一摊,道:“没有可想的。”

    但见她眉间神色无异,眸中却似空洞无物,像漆黑无底的秋水,又似澄澈无明的星空。

    这一眼,夏侯无虞不由得心中一痛。

    卿如云将他推进房间里,将木门关上,站在门外道:“好啦!睡觉!不许再闹我了,你不困,我可困啦!”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