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请君凤凰诏 > 绝·北辰28少年I
  这些时日以来,陆临不是没有思量过今后何去何从这个问题。

    比如,被流放到清州。

    镇戍清州的蒙飞星正是太子殿前亲卫出身,蒙家三代忠良,封北安侯,世袭罔替。

    凭他忠肝义胆,太子想要在清州韬光养晦东山再起便不算难事。

    再比如,被囚禁在帝京洛阳。

    且不论池简所统领的太子亲军,单说驻守京防的枢密院,皆为太子嫡系。

    待到年关时节,一旦平西大将军叶展良和守卫南关的奉恩将军谢言回到帝京,这二位和许千云乃是同期,驰骋沙场,情若手足,亦都对夏侯辰和夏侯无虞忠心不二,到时定会追问政变之事的细节。

    他们手握重兵,一呼百应,定能成为夏侯无虞夺回皇位的强助。

    再比如

    陆临还没想过,再比如,能去哪儿。亦从未思量过,此一去,竟是远赴异国,更是大战在即的敌国。

    夏侯无虞道:“不论是去清州,还是留在帝京等叶展良和谢言回来,都改不掉这结局。”

    陆临道:“为何不能?眼下,我们缺少的不就是军方的支持么?”

    夏侯无虞摇摇头,神色一黯:“难道我们现在缺的是兵,是朝臣的拥护么?都不是。”

    他叹了一声,道:“我们缺的不是兵,也并不缺少后盾。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池简会为了亲军和眷属的性命而答应夏侯凉夜的要求?太子亲军上上下下,都是忠肝义胆的汉子,便是刀斧加身,万丈深渊,也绝不会屈服后退一步。可是,正因为他们即便这样做,也不能改变事实,因此,他们才不得不低下头,等待时机。”

    因为,夏侯辰还在夏侯凉夜的掌控之中。

    陆临道:“那我们去找解药!”

    夏侯无虞道:“这世上究竟有没有解药,我不清楚。但我知道,眼下最紧要的事,是去南荣。个中缘由,眼下,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如今,南荣尚有七位父皇殿前的高阶将领和万余名先锋部队潜伏在那儿,可是连通他们和我的这条线断了,我必须得亲自去寻回他们,找到另一枚凤凰诏失踪的真相。”

    陆临道:“可是,这样一来,师兄你更加危险了。南荣国主定会发海捕文书,将你抓回,作为同我北辰讲和的条件,就像就像”

    就像当年他们对待夏侯凉夜一样。

    夏侯无虞道:“这七位的重要性,还有那一万余名视死如归的战士,他们不应被抛弃。更何况,凤凰诏的存在,父皇知晓,师父知晓,念易也知晓。”

    陆临心中一凛,道:“那他们的存在便瞒不住了。”

    夏侯无虞点点头,道:“故而,我一定要去南荣。”

    陆临低下头,久久,说道:“卿姐姐是南荣的人,若是有她相助,或可”

    他忽而身子一震,踌躇道:“可正因她是南荣人,才无法全然信任。”

    夏侯无虞笑了一笑,道:“陆临,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陆临道:“什么话?”

    夏侯无虞道:“当日你问玉儿姑娘在北辰和南荣之间是否有偏向,说这个问题对你来说很重要,你还记不记得?”

    陆临脸一红,别扭地“嗯”了一声。

    夏侯无虞道:“这句话,后来,我也问过慕卿妹子。”

    陆临眼睛一亮,道:“所以卿姐姐的回答是,没有偏向?又或者,更偏向你一些?”

    夏侯无虞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她说,北辰太子的命是命,南荣百姓的命也是命,大家都是人,在她眼中没有什么不同。”

    陆临略有些失望,道:“这是战事未发,一旦我北辰攻过江去,卿姐姐便再难如此轻松对答了吧。”

    夏侯无虞道:“我也是这般回应她的。可她又说,无论如何,开疆扩土,这是为君为王的本性,自古有之,而在对立面的人便认为这是残杀无辜的行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公义,她不想改变任何人,她只是她自己。陆临,你说,这新不新奇?”

    陆临怔怔点一点头,实则半分也没听懂。

    夏侯无虞笑道:“好啦,回去歇下吧,今夜已很累了,但愿一夜风定天清。”

    陆临答应了一声,走到窗格前,纵身跃出,消失在稀薄的夜雾中。

    古刹柴院潮湿阴冷,尤其到了夜间,寒气更胜。

    陆临和那位伤了左眼的少年被关在同一间。

    卿如云等待陆临归来,百无聊赖之际,开始端详起眼前这位奇特的少年来。

    这时一丝从墙隙中漏过的风不近人情地袭来,油灯星火忽的熄灭,她轻轻惊呼一声。

    却听得那少年开了口:“你害怕么?”

    卿如云一怔,道:“不,不怕。”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