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请君凤凰诏 > 绝·北辰30梦中影
  卿如云不大好意思接受旁人突然的谢意,想了一想,温言道:“我并没帮你什么,你不必谢我。你既是因为错认我为云慕卿而不幸落难至此,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逃出去的。”

    林知期道:“等到你离开的时候,我自然也会离开。我虽武功不及你,可这一点逃生的法子还是有的。”

    卿如云道:“你若不早些回去,你爹爹会很担心的。”

    林知期道:“你为了帮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北辰废太子,在敌国耽误月余不归,难道云家爹爹妈妈不会担心你吗?”

    卿如云道:“我说啦,我不姓云,况我爹爹妈妈有他们更在意的人和事要分神料理,哪里会顾得上我?兴许我这一趟出来,他们还未必知晓呢。”

    林知期向后墙一靠,环手作枕,淡淡然道:“钱塘云家云老爷的夫人姓卿,两年前,你大病一场,自后随了母姓,对不对?”

    卿如云一怔。

    只听得屋顶上传来窸窣声响,陆临轻点屋脊瓦片踏步而来,不多时便听见柴院门口链条叮呤咣啷的响动,一个晃身,陆临溜了进来。

    他将头盔和甲胄卸下递给卿如云,拱手一揖,恭恭敬敬道:“多谢卿姐姐,这里湿冷,本不该让姐姐等如此久,还请勿怪。”

    说完,取出火石火绒,将油灯重又点着。

    卿如云笑了一笑,套上盔甲,又系好帽带,朝林知期的方向望了一眼,浮光掠影,见他兀自闭眼装睡,又想起他先前说的好些话,不免心绪翻涌,莫名乱作一团。

    陆临瞧见地上的几个名字,笑道:“慕卿,小雪,卿姐姐认识他们?”

    “啊?”

    卿如云神情怔忡,连忙矮下身子拢过一丛半干的稻草将灰黑的字迹抹开了去,道:“我也只是今夜听听到这两个名字”

    陆临仍是笑道:“我虽未见过师兄所说的慕卿姑娘,可是姐姐定当与她长相性情极为相似,师兄才如此执着。若是给姐姐添了烦忧,还请姐姐体谅我师兄忆念故人的苦处,莫要见怪于他。”

    卿如云一愣,问道:“故人?”

    陆临眼神一黯,点一点头,道:“三年前,师兄在昆仑山下的凤凰城与一位唤作云慕卿的姑娘相识,就此结下了缘分,还为她亲手植下一汪海棠花溪,可是,哪想到一年后师兄回返故地时,凤凰城已被西琅王烧成灰烬,而慕卿姑娘也不在了。”

    卿如云不由得心中一痛,仿佛给人重重一击。

    原来,这世上真的有过一位慕卿妹子。她患有眼疾,在昆仑山下一座街头巷角开满了凤凰花的城长大,在她十四岁时,遇到了夏侯无虞,二人有过海棠花溪之约,而她的生命,却戛然结束在十五岁的年纪。

    卿如云忽而想起,某一天,当她向夏侯无虞问起关于慕卿的事时,他对她说,自己自小患有有喘疾,亦有旧伤。可是,真正令他感到痛苦的,是另一种病。

    他说,世上有这样一种病,这种病不痛不伤,然而它盘踞在周身上下,附着在筋脉血液之中,终其一生都无法根除。这种病,叫作往事。

    纵然心似寒灰,也难将往事忘记。

    万籁俱静间,一阵凄切婉转的口哨声响起,循声望去,是林知期在哼吟。

    在一场突如其来又席卷而去的冬夜大雪过后,他唱着旧年的歌谣——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第二日,夏侯无虞早早醒来,打开房门,见卿如云正摇摇晃晃攀在院中古柏的枝梢上采雪水。

    卿如云见他醒来,粲然一笑,一跃而下,手中捧着一个小瓷壶,里面盛着雪,已有一大半化了。

    夏侯无虞道:“你采这个作何用?”

    卿如云道:“昨夜用过池大将军府一杯清水,怪难喝的,今日便采些雪水来煮茶,也算犒赏自己一夜辛苦。”

    夏侯无虞不禁一笑,道:“池简素来不大讲究这些。”

    卿如云将小瓷壶放在院中石桌上,又取来炭炉、茶具,烧了水温壶,又道:“说起来”

    她欲言又止,最终摆摆手,什么也没说。

    过去这些天,她心中一直存了一个问题,关于慕卿。

    有那么一些时候,卿如云会有一丝恍惚,有自己真的是慕卿的错觉。

    当然,从她内心来说,她绝不愿意成为另一个人,她只做她自己。

    所以,这种异样的情绪出现时,连自己也有点迷迷糊糊不知所措,只能强自压将下去。

    直到昨夜,从陆临口中听说,原来慕卿早已不在这世间。

    卿如云这一刻才发觉,夏侯无虞是真的认错了人。

    尽管有些莫名的失落,但好在她终于不用给自己套上一个枷锁。她留在夏侯无虞身边,想要助他走出困境,全是她自己的选择,并非是由于对方的行为而勉强自己的决定。

    如果说在这之前,她还有一丝愧疚,想着即便回到南荣,只怕也难割断与夏侯无虞的联系。

    可是现在,这个问题便不存在了。

    卿如云就是卿如云,绝不可能成为别人的代替。

    这么一想,心中顿时轻松多了。

    夏侯无虞又笑问道:“你在想什么?”

    卿如云回过神来,道:“在想在想这儿好冷,我想回房内读书,昨日你答应我的话本,可不许赖啊。”

    夏侯无虞见她为自己困在这荒僻之地无以为乐,便提议说会将从前看过的话本默写下来供她消遣。

    有时,夏侯无虞端自凝望她在窗下读书的侧颜,鬓发微动,素纱轻掩,眸光流转之处,只听得书页翻动沙沙作响。

    他不禁想:那时,在昆仑山下,慕卿妹子的眼疾还未好,我常常读书给她听,她一向很欢喜。

    他不知,在姜澄儿心中却另有一番天地:那时,我在药仙岛昏迷之时,见他守在我榻边忧心忡忡,实是真情流露,虽知道他是误以为我为他的慕卿妹子才致如此,可我仍愿帮他。其实,乾坤无极,轮回无息,我辈犹如蝼蚁一般微小,即便是两国之别、身份之差,同广瀚天地相比,实也算不得什么,往后,也顾不得那许多了。我虽如此想,可是他未必全然信任我。而那那卫王,为何竟安心我留在这儿呢?难道他不害怕我会将人劫走吗?

    想至此处,不由得将书缓缓放在膝间,将手搭在窗棂之上,望着禅院外青瓦灰檐,目光片刻未有停留,终于还是落在庭中那株大树上。

    往昔她仍在钱塘时,家中内院便有这样一株古柏。

    这二年来,她常常重复地梦到同一个人。

    梦里的人没有名字,他只是半侧过头,那样棱角分明的侧脸甚是好看。早秋的阳光下,满城的凤凰花影微微晃动。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