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请君凤凰诏 > 绝·北辰31凤凰花I
  凤凰花开,炎炎花楹,鲜红如火,凄美壮丽。

    卿如云曾对爹爹妈妈提起过这个反反复复的梦境,她还问:“爹爹妈妈,世上真有这样一处地方吗?而那个少年,又是谁?”

    往往,得到的回应只有一句“这不可能,没有这样的人,俱不过是你梦中的臆想罢了”。

    渐渐地,即便再梦见同样的情境,卿如云也不再提起了。

    两年前,大病初醒,她依稀记得一些事,也模模糊糊地忘记了很多事。于是,她央着母亲给她讲小时候的事,还问母亲:“母亲,为何我不随爹爹姓云呢?”

    云夫人笑着刮刮她的鼻尖,道:“你生这样大一场病,好容易才好。你师父说,经此一劫,过去的名字不可再用。故而你爹没问过你的意思,替你改了这个名字。你喜不喜欢?”

    卿如云灿然一笑,道:“喜欢,都喜欢。母亲,那我以前唤作什么?”

    云夫人道:“既是过去的事,以后就不要再提了,好不好?”

    卿如云点一点头,也就真的从此不再提起。

    只是那样美丽的花影,她始终难以忘记。

    卿如云又抬起手,话本上的字怎么也看不进去,脑海中翻涌着昨夜林知期的那一番话,如果她真的曾经去过凤凰花城呢?她梦中的场景,也许真实发生过,那位少年会不会就是夏侯无虞?

    即便,在梦中,她也不是云慕卿。

    她闭上眼,又用薄纱将双眼蒙上。感到害怕或是神思不宁的时候,她常常用这样的办法让自己平静下来。

    尽管,她受够了黑暗,可是她也习惯了黑暗的存在。仿佛,只有在闭上眼的时候,心跳才是真实的。

    一夜大雪肆虐,落下满地银花,第二日又出了太阳,浅浅淡淡的阳光映照在积雪上,带来清冷又温暖的气息。

    “我知道啦!”

    卿如云忽而一把扯下覆眼的轻纱,仰天一笑,神情激动。

    夏侯无虞写字的手腕一颤,几滴浓墨啪嗒一声滴落在宣纸上,迅速渗开,化作一团一团的冬日浓梅。

    他略有些惊讶,不知卿如云又发现了什么新鲜的玩意。

    卿如云扔开话本,跳下软蒲,快步冲到夏侯无虞身前,说道:“我知道了,当日我中毒流落海上,到后来西山小径的迷药,都是同一种毒!”

    夏侯无虞疑惑道:“可是一种是致死的毒药,一种不过是略有些劣质的迷药,怎会将二者联系在一起?”

    卿如云嗤笑一声,道:“有一种花,它的果实入药有剧毒,其花蕊是七草凝香丸一味极重要的药引,而它的花瓣制成粉末做成香料,则有致人晕眩的用处。这种花,南方常有,北方极为罕见,或许根本就无法在江北之地生存,不过,你应当见过的。”

    夏侯无虞一怔:“我见过?可我从未到过江南啊,怎会见过?”

    卿如云道:“南方并不只有江南啊,难道你没去过昆仑,没到过一座开满凤凰花的城吗?”

    “啊”

    夏侯无虞心中一紧,刹那间,脑海中有了一个猜测,只是无法确认。他对于药理一向不求甚解,只粗粗浅浅地听陆警予讲过一些,往往听过就忘,无甚兴趣,亦无天赋。

    “就是凤凰花啊,你一定见过的,对不对?”

    卿如云双手撑在书案上,一歪头,面带笑容,望着夏侯无虞的眼睛。

    她若有所悟地转过身,抱肘于胸前,左手轻轻敲着下颌,努努嘴,继而分析道:“这一切都对得上,念易随你去过昆仑,想取得凤凰花不难,加之跟随陆掌门习过药理,虽不似陆公子那般精通,但想来他应当是事事勤恳的人物,自然不像你,这也不懂,那也不通。可是”

    她想到了一个人。

    只是,她想不出这个人会给自己下毒的理由,亦想不出,两年前,许千云、玉承霑和玉无泽为何也中了同样的毒。

    凤凰花的果实入药,并不都是带有剧毒的,首先须是生长在雪山阳光下的凤凰花,除此之外,其果实还须以在将熟未熟还带着青褐色钝羽状斑纹之时,取其种皮为引,方能发挥毒性。

    知道这一处的人,举世之中,恐怕并不多。

    而深深了解其毒性,懂得如何引以为己用,曾到过凤凰城,又深涉南荣武林事的,卿如云所知道的,只有一人。

    南荣赵家世子赵清平独女,亦是玉虚盟宗主林一羽的表侄女,过去名唤赵清漪,如今改随母姓,唤作林清漪。

    五年前,赵思疆弃城而逃,举国震怒。

    南荣国主下令褫夺赵家世袭的爵位,并将赵思疆一族全数下了狱,待秋后满门问斩。彼时,赵清平的发妻林氏身孕已有九月,夫妻二人计议之下,将年仅十六岁的孤女赵清漪托付给岳父之后,避走西域。

    林氏的父亲林安节乃南荣国子监祭酒,桃李天下,受人敬仰,想要护住一个幼女不难。

    然而另一厢,赵清平夫妇二人西行途中,一路被人追杀不舍,其时朝廷悬赏万金捉拿他夫妇二人,黑道白道皆有人虎视眈眈。

    后来,在终南山下,一个风急天高的月夜,他们被数百人团团围住,赵清平素有夜盲之症,难以对抗,而林氏已快要生产,眼看就要命殆于此,倏尔间,一片厚重的云遮住月亮,月光骤然黯淡,赵清平只感到有一双手倏地将他向后,接着,自己便失去了意识。

    待到赵清平醒来时,才发觉自己摔落于一截断崖之下,而妻子身影浑然无踪。

    崖谷中,左右茫茫无路可走,唯有徒手攀援而上。

    待到他千辛万苦浑身血污地回到昨夜被围困的地方之时,地上只留下一大摊血迹,和已然没有了声息的妻子,她蜷缩着,至死都在护着怀中还未出生的那个孩子。

    再到后来,据终南山附近的山民所传言,赵清平葬下妻子后,一夜白头,从此披发入山不知所踪。

    此是后话。

    林安节素与赵清平的父亲赵思疆不睦,虽是儿女亲家,却少有往来,甚至朝堂之上互相参本,都是常有的事。

    故而林清漪改了姓之后,南荣国主并未再与她为难,她这才得以在外祖父的庇佑下,在南荣都城邺京得以安稳成长。

    卿如云之所以识得林清漪,是因为二人同拜在五太剑宗师独木老人的门下。

    不过,二人虽是师姐妹的关系,实则只见过一面。

    卿如云略一思忖,皱眉道:“怎么说我也是她师妹,干么要下毒害我呢?一定是我想错了,一定是,幕后定有其他人。”

    她抬起头,却见夏侯无虞早已目光炯炯端详了她好一阵儿,她一怔,道:“我,我说错什么了吗?我方才,有说过什么吗?”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