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请君凤凰诏 > 绝·北辰35行扬州III
  左右是难以成眠,夏侯无虞和卿如云二人索性开始重新商议如何带着陆临等十余人一起脱围。

    起先,夏侯无虞的打算是利用密室机关,毕竟论起那一座别苑,没有人会比他更熟悉。

    这个计划唯一的缺点,是能营救的人有限,也意味着,逃出的人还须折返进行二次营救,将若耶阁一干人也解救出来。

    折返的同时,危险亦更加一分。

    眼下,韦合大军在城外扎营,徘徊不前,也为夏侯无虞的计划提供了新的可能。

    丞相府的人都知道,韦合此人,擅于阿谀逢迎,极能先意承志,既好财,也好酒,却不爱被奉承,不贪杯,也不娶妻。

    韦辛名义上是他的独子,实则乃其远房堂兄所出。韦合堂兄早年贫苦,自感无力将小儿抚养长大,走投无路时不知从何处打听到有一门子亲戚刚被选为礼部侍郎,高高兴兴将孩子过继给这位春风得意的堂弟,捧着五十两银子欢欢喜喜回乡了。

    乍听闻韦合娶小娘子的事,还为了小娘子连新帝交办的差事都推后,连夏侯无虞都不敢相信。

    出嫁的小娘子据传是扬州人氏,家道中落流连乡野,韦合部下见她容姿清丽,欲献美人讨好于韦辛,谁知竟被韦合相中了去。

    而美人志气不减,决不肯轻易许身,定要韦府择了吉日三书六礼迎娶过门方可允诺。

    也不知韦合是否因了清州王逆党一案的事过分顺心,对这等不着调的要求竟大手一挥,允了。

    小娘子出嫁前被安顿在扬州府最大的一间客栈内,里里外外数百兵力层层把守,只有少许婆子丫头可早晚出入,为新嫁娘置办所需。

    卿如云心想,这小娘子既流连乡野,自然无依无靠,更勿提贴身丫头了,待嫁期间身边服侍的人自然都是新来的。

    她清眸一转,便有了法子。

    夏侯无虞嘱咐道:“一切依照你我议定的计划行事。”

    卿如云笑道:“偏不。”

    转过身,正欲离去,却听得夏侯无虞又唤道:“慕卿妹子”

    卿如云回过头,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夏侯无虞道:“也没什么,只是想跟你说,务必平平安安,不必拼尽全力。”

    卿如云粲然一笑,道:“女侠我能屈能伸,放心罢!”

    一个闪身,消失于重重灰白色的营帐之外,而士兵迈着齐整的步子成队成列穿梭巡逻,无一人发觉有人从中经过。

    韦府的迎嫁队伍入夜方至,在那之前,新嫁娘需在房中梳洗打扮好,盖上红头纱等候。

    卿如云稍稍来迟了一步,待扮作丫鬟进入新嫁娘房中时,只见小娘子早已盖上红盖头正襟端坐于榻上。

    其时房内只余一个梳洗丫鬟,其余的皆去准备新人行上头礼所需的龙凤烛、清香、莲子红枣等物。

    卿如云低着头,小心翼翼关上房门,侍立于新嫁娘一侧。

    半晌,却隐约听见立于另一侧的梳洗丫鬟微微惊呼,卿如云微微抬起头,亦是轻轻惊呼一声,旋即掩住口,往新嫁娘一瞥,见她并无察觉,才略略舒了口气。

    原来站在卿如云眼前的,不是别人,却是玉无泽。

    卿如云不意竟在韦合将要迎娶的小娘子房中遇到玉无泽,分别两月有余,既见友人安然无恙,心中自然欢喜,然而她见玉儿眼神飘忽,全不似药仙岛上相识之初那般坦坦荡荡,心知她必有重大事情瞒着自己。

    此时已是酉戌之交,天将黑而未黑,万物朦胧。

    两人默立了半晌,卿如云忽道:“小娘子等了这半日,口渴么?”说着便去取了茶水。

    玉无泽忙按住她的手,将茶杯接过,道:“娘子若是需要什么,自会与我们说的。”

    卿如云似笑非笑着侧过身子,绕着玉无泽踱了两步,忽然转身冲至榻前,一把将新嫁娘的红头纱揭开。

    这一揭,非同小可。

    她一时愣住,立在原处,手上的红头纱飘飘摇摇。只见红妆之下小娘子凤眼含怒,玉面如霜,紧紧咬着下唇,极是忿忿。

    卿如云万没有料到,新嫁娘竟然是她恨之入骨的人。

    她此刻更是怒不自胜,右掌手指狠狠扼住小娘子的喉颈,紧接着左掌挥出,立刻便要结果了她。

    玉无泽忙扑到小娘子身前,双手牵制住卿如云的左臂,急道:“她若死在这里,你我都脱不了干系。韦合的人片刻即至,谁也逃不出去!”

    卿如云奋力挣扎出她的双手,怒道:“玉儿,你可知她是谁?你若还当我是朋友,便不该在此刻阻拦于我。”

    小娘子早已被玉无泽点中了穴道,无法动弹,不能言语,此刻见二人争执不下,只是冷笑,仿若看准了卿如云今日此刻杀不了她。

    玉无泽道:“若耶阁弟子身处险境,朝不保夕,今夜是营救的最佳时机,若突起变故,别说救不了他们救不了你想救的人,连你我也要命丧于此!”

    卿如云一时大惊,松开掐住小娘子喉颈的右掌,只见那雪白细颈上已被扼出五个深红指印,久不见消退,小娘子略咳了咳,玩笑似的看着眼前这两个人。

    卿如云已知她受缚,不足为患,向玉无泽问道:“你已有营救之法?”

    又向小娘子斜睨一眼,道:“跟她一起?”

    玉无泽道:“只有我一人,其实也谈不上什么法子,韦合的亲信随从实在难以混入,也是今夜我才扮作丫鬟混了进来,谁知竟是她。”

    她瞥了一眼小娘子,叹了一声,道:“待我点了她的穴道,方才看清她的模样。”

    说话间劲贯两指在小娘子颈前穴连点四下,令她能够言语,又道:“我一见她便猜到她来意,否则她绝不能冒此奇险。然而还未问得清楚,便听见你的声息,一时不及辨明敌友,怕她露了口风,便点了她的哑穴。”

    卿如云正眼也不瞧小娘子,道:“我倒觉得,这个女子的话,不能尽信。”

    玉无泽道:“其他的事不好说,然而她当是绝无二心的。不论她今日是为了救谁,或是单为了行刺韦合,我都该助其一臂之力。”

    卿如云垂目想了半日,忽道:“这个女子,我今日定是要杀的。左不过我扮作小娘子去救若耶阁弟子,再去行刺韦合。”

    玉无泽不及劝阻,便听得小娘子冷笑一声,道:“你若是有这等胆量,我倒真是佩服。”

    卿如云冷冷道:“难道我不敢杀你?”

    小娘子哼了一声,道:“你杀不杀我,有什么要紧?死在你手中,也比死在韦合那贼人手中强,不过,只怕你舍不得自己的好姻缘。”

    卿如云道:“这话何意,我竟不解。”

    小娘子眼含讥讽,迟迟不答。

    这时去取龙凤烛、清香一应物品的丫鬟婆子都已归来,正在门外候着。

    玉无泽忙取过红头纱盖在小娘子头上,又顺手将其哑穴点住。她虽愿意相信小娘子的决心,然而她终究是韦合的新嫁娘,不可不防。

    一番手忙脚乱之后,方向屋外道:“拿进来罢。”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