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请君凤凰诏 > 绝·北辰37小娘子II
  房门应声而开,两列丫头婆子端着红烛、银盘、香果等陆续进来,站定在屋子中间等候吩咐。

    卿如云假装检视,绕了一圈,却在最末一人站立之处停了下来。

    她犹豫片刻,缓缓抬步,清眸一转,像是猜到了什么似的,随即垂首掩藏嘴角泛起的一丝笑容。

    其时丫头婆子们都低眉垂首,不敢作声。

    卿如云略一忖度,便道:“丞相府迎亲的人都到了么?”

    领首的一个婆子道:“还需有小半个时辰呢。”

    卿如云点点头,道:“小娘子略有些乏,这些虚礼也不必摆了,你们都出去罢。”

    领首的婆子忙不迭地点头,招呼丫鬟们出房。

    卿如云却叫住排在最末的那个丫鬟,道:“你留下,替小娘子梳洗。”

    待婆子丫头俱已退下,卿如云闩紧木门,转过身,定定瞧着那个丫鬟,终于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那名丫鬟原本严严实实压低了头,听到卿如云的笑声,直起身子,顿时大惊。

    卿如云忙将手指放在唇边,作出嘘声的姿势,又走到小娘子身前,从腰间取出一柄旧扇,将扇穗在红头纱前轻轻一扬,在那扇骨内藏的迷香被小娘子尽数吸入鼻中,她立时晕将过去。

    卿如云转过身,先是向玉无泽示意不必惊慌,接着笑盈盈地对丫鬟说道:“你跪下。”

    听得熟悉的话音飘入耳中,脸上涂得粉白玉面的习谷抬起头,与卿如云大眼瞪小眼,一时哭笑不得。

    玉无泽兀在一旁深感茫然。

    卿如云笑道:“玉儿,这位是习谷,‘习习谷风’的习谷,是我在路边捡来的弟弟。”又向习谷道:“这是玉儿姐姐。”

    习谷乖乖道:“玉儿姐姐好。”

    说话间,卿如云端过铜盆,习谷捧起一汪水,将脸上抹得红红厚厚的脂粉洗净,又接过对方递来的一方素色长巾擦脸。

    玉无泽也还礼道:“习谷小公子好。”

    待起身,细细将眼前人打量了一番,只见这少年身形矫健,面色微微泛红,眉目间透着刚毅之气,高挺的鼻梁两侧还有几粒可爱的小雀斑,透着还未拭净的水珠,反衬着萤火的光芒,煞是动人。

    卿如云问道:“你一个人从南荣过来?不害怕有危险么?”

    习谷道:“阿姊总是独个儿溜出来玩,我只好自己来寻阿姊。”

    卿如云伸出长指刮刮他鼻尖,又扮了个鬼脸,道:“小鬼头,你以为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呀?”

    她环顾左右,将手拢在唇边,会意一笑,朝屋顶方向唤道:“师父!您老人家小心别在梁上吹风着了凉!”

    玉无泽一听,更是不明就里。

    不多时,便听到一个破钹似的声音在吵吵嚷嚷:“师父?这儿没有师父!”

    但觉清风袭来,迷住众人的眼,一位美髯公从屋梁上无声无息地跃下,还未及众人睁开眼反应过来,他已笑眯眯地端坐在小娘子身旁,左手持一紫砂质地的茶壶,壶身凹凸不平如若树皮,上面简略数笔绘着一僧一道,最奇特的是,壶盖破了半边,从破损处悠然氤氲出淡淡的茶汤香气。

    这位被卿如云恭恭敬敬尊一声师父的人物将破破烂烂的小茶壶端起一饮,香茗酣然入肚,这才吐吐舌,摆摆手,笑道:“娃娃们好呀!”

    只见他须发皆白,瞧着约莫五十来岁,穿着不大合身的灰白衫子,满面红光,笑得眼儿弯弯,神情甚是亲和。

    卿如云忙向师父行过礼:“徒儿见过师父,今见师父一切安好,比之徒儿离开钱塘前更为精神,徒儿心中实是好生欢喜!武林人人都得尊您一声老人,可但凡亲眼所见,谁又能忍住不感叹一声师父鹤发童颜,如正午之日,若仙人之姿,气可吞山河,震八方乾坤,有道是蛟龙出海、虎跃林野,正是青春不老,老气——”

    听着听着,这徒儿越说越荒唐,再不拦着就要信口开河说自己“老气横秋”了,恐怕“千年老妖”这种垃圾词也张口就来,’独木老人连忙打住:“住!口!屁屁屁,就知道说些马屁话拿你师父逗趣!”

    他从鼻腔中发出一声低低的“哼”以示不满,道:“你跑来跑去没个正行,比起你师姐还不受拘,为师可不好,非常不好。”

    玉无泽噗嗤一声,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感受到一道灼灼目光扫射过来,她立时噤声,强忍住笑意,直憋得腹痛,亦忙躬身一揖到地,因为憋笑只能从牙缝中艰难地挤出几个字:“晚辈,玉无泽拜见独木老人,能见到武林第一宗师,晚辈实是有幸。”

    独木老人又闷了一口茶,点点头,温言道:“好孩子,多礼了。你既赞我一句第一宗师,我也不假模假式同你谦虚,好孩子,你说得不错,我说第一,绝不敢有人说——”

    习谷修正道:“是您若自谦第二,绝不敢有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独木老人憨顽一笑,道:“对对对。”

    玉无泽暗自庆幸道:还好父亲曾同我提起过西域武林事,言道五太剑宗师独木老人行踪诡秘,少有人见过,不过,若是见到一个半盖破烂壶不离身的红鼻头大胖叔叔,多半就是他无疑,还算好认,否则我见到宗师人物还摇头三不知,可真显得太没见识了。

    其实,无论西域武林,还是中原武林,独木老人都可称为第一。

    他以五太剑称雄武林,无人可出其右,早年居于昆仑山下凤凰花城,两年前,西琅王攻占凤凰花城后,独木老人亦避走中原。

    说到五太剑,乃是当今武林第一剑术,可独木老人向来不喜与人比较,更约束徒儿少在外以五太剑名义生事,若非万不得已,绝不可显露五太剑的招式。

    数十年来,老人清简持身,丝毫不为名利所动,至今不立门派,少收门徒,故而五太剑的传人乃是颌下之珠百无一遇,林清漪算一个,卿如云也算一个,而习谷只能跟在老人身后边为他沏茶倒水,清洗茶壶,尊一声“老人”,闲时学些拳脚功夫,偶尔也比划比划剑道,绝不敢以其徒儿自居。

    老人虽是宗师中的宗师,为人却是十足的率直可爱,不拘小节,常与后辈亲近,故而虽与习谷年岁相差有三四十岁之多,可脱离前后辈的拘束,二人日常好似寻常的孩童朋友,打闹逗趣,一点儿也不生分。

    卿如云问道:“师父是担心徒儿安危么?”

    闻言,独木老人和习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久未有人开口,心中俱道:说不说?怎么说?

    末了,一老一小忽然一齐道:“你先说。”

    片刻过后,又一齐道:“我先说。”

    空气复又静止下来。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