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请君凤凰诏 > 绝·北辰41太子殿下,稳住先III
  此时帐顶人影耸动,形似鬼魅来去无影。

    何夕楚惊呼一声,欲闪躲而不及,一柄短刀已深入她的背心,她强忍着身体上的痛楚,始终不哼一声。姜澄儿抢到林照身旁,手持长矛不停挥舞着防止有人来犯,一时只见长矛乱舞令人眼花缭乱。

    三人发足狂奔,蓦地里林照将姜澄儿向旁大力一推,她立时几个趔趄摔出丈许,一眨眼大帐倾倒,顷刻间她便被掩入灰布烟尘之下。

    姜澄儿晕了半刻,强撑着意志令自己清醒,急忙用双手不停奋力扒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尘土和帘布,许久,终于露出了头。

    她大口大口呼吸着外间的雨露空气,又忍不住闷闷地咳了几声。环目四顾,却不意瞥见不远处阔阔真的身影。

    在阔阔真身旁,一个身着元兵服制的男子紧紧搂住一个红衣少女。

    只见那名男子的肩头微微耸动,又听得呜咽之声遥遥远远地传来,不知是人声,还是掠过烈火的风声。

    姜澄儿快步奔过去,她满脸灰尘,又是黑夜,阔阔真一时认她不出,但见她头戴银盔,身着戎装,便问道:“这不是将军的小娘子么?她好像受伤了,血止不住,你快去叫人过来帮忙。”

    姜澄儿摇摇头,凝目望去,林照满身血污,想来何夕楚是被伤了要害。

    她今天是新娘子,一袭红衣,是见不出血色的。

    林照呆呆地抱住她,喉咙里低低沉沉地发出痛苦的呜咽声,不觉间已是泪流满面。

    何夕楚的手里攥着一个小小的琉璃瓶,紧紧按在林照的手掌之中,已按出了深深的印子,身子却早已经僵硬了。

    良久,林照抱起何夕楚,双颊之上眼泪和鲜血融在一处,甚是骇人。他拖着步子,艰难地往前走着,却不知走向何方。

    姜澄儿眼看他已失了神志,眼见事急,忙抹去脸上黑污,用蒙古语向阔阔真急道:“郡主,是我。”

    阔阔真细细地打量了她半晌,方看清了眼前之人,喜道:“太子殿下,原来是你!这儿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到处都是乱乱的?”

    姜澄儿道:“好郡主,此中情由我将来有机会自会与你细说分明,眼下有一件急不容缓之事须请郡主帮忙。”

    她不待阔阔真反应,便指着林照道:“那是我一位极要紧的人,然而此间有许多人要杀他,我若带他离开未免太过显眼,只得求恳郡主偷偷带他离开此地。如今敌在暗我在明,郡主切莫对任何人提起此事,任何人都不能相信,除了你我。我虽与郡主只有两面之缘,但信得过郡主为人,如今我这位要紧之人命在俄顷,还望郡主大义援手!”

    阔阔真道:“太子殿下言重了,我阔阔真最看重朋友义气,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姜澄儿心下大是感激,却来不及多说感激之语,继续道:“郡主带他离开此地后,一路向南直到临安,转而向东,有一处东海渡口,绝不要回头,在那里找个地方先躲起来,一个月后的五月十六辰时若还没见到我,便出海去寻一处叫做仙霞岛的地方暂避风头。”

    阔阔真歪头想了一想,方又重重点了点头。

    姜澄儿道:“个中详细如今来不及向郡主详禀,还望见谅。事急从权,只得劳烦郡主一趟!”她一揖到地,又嘱咐道:“郡主切记,此间任何人都不可轻易相与,除了你我。”

    这时林照已然支撑不住,抱着何夕楚半跪在地,仍是在勉力支撑着。

    阔阔真道:“稍待我片刻。”只见她提气疾奔,不知去做什么。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刻,对于姜澄儿而言仿似数十年那般漫长的这半柱香之后,阔阔真终于回来了。

    只见她扬鞭驱着一辆小小的青布双辕马车,马车上还用红绸布系着团花,那是今夜小娘子的送嫁丫鬟乘了来的,她不知从何处找了来,行事倒也十分机敏知变通。

    姜澄儿立时会意,忙去扶起魂儿已近乎出窍的林照,半拖半拽将他塞入马车。阔阔真则跳下车来将何夕楚也抱了上去,又向姜澄儿道:“我这就出发了,一个月后东海渡口,务要赴约。”

    说罢马鞭一甩,立时冲出了数重灰帐。

    马车剧烈摇晃着,林照却丝毫不觉。此时此刻萦绕在他脑海中,久久回荡着的,是何夕楚临死前一直重复着的话。

    “堂主,这是…这是最后一枚业火丹了…服之前需得研磨成粉,分成十四份…每隔…每隔六个时辰服一剂…七天…七天就好了...堂主,千万…千万不要一口吞了...那样治...治不好你的针毒...还会…还会内力大损…”

    她那时已是气若游丝,眼皮子沉得很,就快要睁不开了,仍是念着:“堂主...堂主为我…挡了絮云针...我…我好生心疼…可是...我为什么还觉得好开心呢…对不起…对…对不起…堂主…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堂主...堂主记得…千…千万…要记得…不…不要一次…”

    她一时间脑中清明,过往历历如在眼前,她的唇边忽而浮起一丝笑容,道:“堂…堂主...我啊…我心很坏...可是...可是我啊…”

    她还有许多许多话,已经来不及说了,然而她死之前,是在林照怀里,这已经足够了。

    她甚至觉得,天底下谁能及得上她这般幸福呢?能死在恋慕之人的怀中,那是她从来想也不敢想的。

    她想起小时候,她见到父亲和他的手下杀人如麻,心里害怕得不得了,她不愿父亲杀人,她只想在父亲的慈爱关怀下天真无邪地长大。她不要学武功,不要算计人心,她这样祈愿着,却从来不敢说。

    那时候,她每天夜里都睡不着,那样清冷的月光,她讨厌极了,可是怎么躲也躲不了。

    她想起,不久之后,她遇到了一位如同太阳一般温暖的哥哥,她知道的,他杀人,他算计人心,他冷冽无情,可她从来不害怕他。

    可是后来啊,后来啊……这世间,谁也抵不上这一句,后来啊。

    她接着想起,她还未识得字的时候,林照哥哥读佛经,边读边讲给她听,可是她一点儿也不懂,林照哥哥从来不恼,也不嫌她笨。林照哥哥曾说,有一部名作《长部》的佛经中说,人生有十一种苦。

    那时她隐隐约约听不真切,只记得最末一种苦叫什么,叫什么所求不得。

    想到这里她不禁得意起来,那般浅笑狡黠的神情仿佛在说:我所求的,如今已经求得了。所以我的人生啊,一点也不苦。

    她是这样走的,她的人生之中充满了求而不得,然而她在重入轮回之前,是心满意足的。

    一轮残月孤照天边,絮云针毒在林照体内游走,渐入四肢百骸,他终于支撑不住,晕死在马车内。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