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影视剧特种兵 > 正文卷第0235章:惊雷落幕(上)
  后勤中枢的守卫部队,惊疑不定的看着号称是去外面巡视的郑英奇。

    “兄弟,你这逛了一圈,就拖回来三个?”

    “运气,运气,”郑英奇谦逊的说:“你们可看好了,这是狼牙的特战队员,别让他们给溜了!”

    说话的排长听到郑英奇的话后,更惊了——红军的狼牙谁不知道?这几天狼牙可是活跃的很呐,各部队都接到了通知,要求他们做好防火防盗防狼牙的准备,被蓝军视为心头大患的狼牙,你这出去溜达一圈,就串回来三个?

    排长看着垂头丧气被郑英奇带回来的三人,纳闷的问:“你也没绑他们啊,他们怎么就这么老实?”

    “可能是兵无战心吧,”郑英奇嘿嘿一笑,谦逊的说着,说完后又补充:“我这就是运气好,嗯,你把他们带回去看好了,明天送到战俘营就行了。”

    “好嘞,”排长应了一声,又朝郑英奇露了个大拇指:“兄弟,还是你们牛!”

    郑英奇笑笑不语,朝三个垂头丧气的小狼牙挤眼,然后优哉游哉的走人。

    看到郑英奇回了,有战士忍不住问排长:“排长,他们真是狼牙的?我怎么觉得不像啊,三个人被一个人带了回去,关键是连绑都没绑,太玄幻了吧?”

    “这是他们的装备,你看咱们普通部队能有吗?”排长打开了吉他盒,露出了齐全的装备,战士们这才息声,但有人忍不住嘀咕:

    “这特种部队,也没吹嘘的那么玄乎啊,换做是我们的人,也得拼一把——排长,你还说特种部队的战斗意志怎么怎么,名不副实啊!”

    排长语塞,他对特种部队非常的崇拜,平日里没少跟部下们吹特种部队多能耐,这一波确实打脸啊,最后恼羞成怒的说:“就你小子话多是不是?带人把他们三送过去看押收监!”

    战士就嘿笑,然后招呼几个人,开始捆绑庄焱他们。

    庄焱偷偷朝耿继辉使眼色,询问耿继辉是不是想办法“干掉”这些人跑路,耿继辉却微不可见的摇头,然后用很怂的口吻说:“兄弟,轻点绑,演习而已,别把我们真当敌人!”

    “切,这点疼都受不了了?还特种部队呢,真怂!”负责捆绑的战士不由带上了鄙夷的口吻,但捆绑的时候,却也不由自主松了松,毕竟是自己人,不是真正的敌人。

    庄焱他们自然感受到了捆绑的力度,面上故意露出惭愧的神色,像是在忏悔、惭愧他们是真的怂一样,但他们心中却偷笑,认怂能换来这样的待遇,值啊!

    这些战士,浑然不知道他们犯下了什么大错!

    ……

    马小帅和秦锋也是才进帐篷没多久,刚打算收拾下个人卫生呢,就看到郑英奇掀开帘子进来了。

    “这么快就来了?”马小帅惊讶的问,郑英奇说是守株待兔去了,他还觉得郑英奇可能要在外面晃一宿呢。

    “兔子抓到了,自然就来了。”郑英奇伸着懒腰说。

    马小帅震惊的问:“抓到了?卧槽,不会吧?这么容易?‘毙’了几个?”

    “活的,三个,你们的老熟人了,去看看呗。”

    马小帅追问:“三个?谁?哪三个?”

    “B组的三个漏网之鱼。”郑英奇轻描淡写的说。

    “绝了!”秦锋伸出大拇指:“这大概就‘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整个孤狼突击队的B组,全折在你这个教官手上了!”

    “泥鳅,走,咱们去看看老伙计去,哈哈哈……”马小帅想起被孤狼B组追成狗的事,拉着秦锋就往外走。

    郑英奇笑着摇头,看着两人离开,轻声嘀咕:“可别让我失望啊!”

    ……

    次日。

    一辆吉普拉着三个俘虏离开了后勤中枢,开往了“战俘营”,所谓的战俘营,就是集中俘虏并遣回原部队的单位,进了战俘营,等于彻底丧失了演习的资格——尽管被抓后,就意味着已经淘汰了。

    前面的司机和押送兵正悠闲的扯淡吹牛,对于后面的三个俘虏没有丝毫的在意,毕竟这三个怂包的事已经传播了开来,押送的两人,下意识的认为这样的怂包是不会整出幺蛾子的。

    但他们错了!

    他们押送的,是经过严苛训练的特战,是哪怕最绝望状态下,都不会放弃的特战,如果不是昨晚这三个倒霉鬼碰到了郑英奇这个无解的教官,哪里会束手就擒?

    所以,吉普车在半路上变故突发,老老实实的三个俘虏,突然化身成了饿狼,缚着他们的绳子轻易被他们解开,押送的战士连同司机,还没挣扎呢就被突然发难的三人控制。

    将两个倒霉蛋从车上赶下来,庄焱嘿嘿的说:“兄弟,你们挂了啊!这车,我们就征用了——自己想办法联系导演部的收容队!”

    “兄弟,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让我们上哪找收容队啊?要不你们把我们拉到有人烟的地方成不?”

    “没事,我替你们呼叫下收容队,”郑三炮悠哉的说:“下辈子可得记好了,缚虎焉能不紧?”

    吉普车扬起尘土就走,只留下两个一脸晦气的红军“阵亡者”。

    车上,耿继辉夸张的说:“欸,山狼,你居然还会咬文嚼字?大才啊!”

    “这是教训知道不?以后可千万不能小看任何人,太容易阴沟里翻船了!”郑三炮没理会耿继辉的打趣,认真的说:“这要不是他们大意,我们三个可就退出演习了!”

    “是这个理,”庄焱深有同感的说:“我都以为这次要灰溜溜的找大狼和秃狼了,没想到绝处逢生啊!”

    “暴君这是遇到了猪一样的队友了,”开车的耿继辉感慨的说:“你们说暴君要是知道咱们跑了,会不会气死?”

    庄焱和郑三炮脑补出郑英奇愤怒的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们浑然没想到,对他们来说能跑掉就已经是邀天之幸了,甚至不自觉的做出了一个行为:

    远离后勤中枢。

    生怕被郑英奇再次逮到一样。

    “咱们接下来干嘛?”

    “山狼你就先装俘虏,咱们先离开这一片,然后想办法混入红军中,逮些大鱼!”

    ……

    郑英奇是在第二天才知道战俘逃脱的事,面对羞愧的友军,他毫不在意的说:“没事,能抓他们第一次就能抓第二次。”

    但他心里却在想:

    【这三小子没让我失望啊,还真跑掉了……不知道这三个菜鸟,能在接下来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其实,这三人能跑掉,在郑英奇的预料当中——这番将三人活捉,本来就有作弊的意味在其中,身为一个老A,尤其是他们三个的教官,这种以作弊的手段抓了人,心里并不怎么舒坦,但要是不借用先知先觉的优势抓他们,就等于是拿整个后勤中枢做赌注。

    这赌注,郑英奇玩不起、也不敢玩。

    所以,这三小子逃出去反而让郑英奇心里舒坦些,也算是对自己教官尊严的维护——不需要谁知道,对得起自己就行。

    熟知其中内情的秦锋,回顾整件事的始末后,觉得怪怪的,作为一手带出来庄焱他们的郑英奇,会预料不到他们会垂死挣扎?可纵观郑英奇的行为,仿佛是有意纵容似的,但没有任何行为可以证明。

    秦锋只能让自己相信这是郑英奇被猪队友坑了。

    倒是马小帅,有些振奋,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一直做好了守株待兔的准备,等待三个倒霉鬼来送人头——可眼看着天荒地老了,也没见庄焱他们出现。

    “看样子是被吓跑了……哈哈,郑英奇坐镇后勤中枢,吓跑孤狼突击队!又是一波狼牙的黑材料!”想到这,马小帅倒是不郁闷了,反倒是十分开心。

    在接下来的演习中,可谓是大事频发,转折反复,端的精彩!

    第一件大事就是黑虎大队设计,狼牙主力上当覆灭——黑虎大队长雷克明将一号营地给暴露了出来,老高没经得住诱惑,带着狼牙主力直扑而来,成功钻进了雷克明大队长布下的陷阱。

    这可是振奋蓝军人心的大事,狼牙主力覆没,蓝军众多的部队睡觉可就能安稳了。

    但谁能想到,才过来两天,狼牙的报复就来了!

    一个狼牙的小组偷袭了蓝军空军的一处指挥部,调动了蓝军的空军攻击了暴露的1号营地,几枚导弹精准的落在了1号营地,报销了整个一号营地内的两百多名老A和黑虎的精锐,未曾一败的雷克明大队长,也在袭击中“阵亡”,尝到了首次的失败。

    好在蓝军还有2号营地和诸多散在外面的特战队员,这些队员报复性的开始追歼仅存的狼牙小组。

    随着追歼行动的展开,仅剩下活跃在战场的狼牙小组,受到了极大的打击,绝大多数都被迫撤回了蓝军控制区。

    本以为特战对抗能停一阵了,没想到就在这时候,联合司令部的警卫部队示警,称:

    司令部周围发现了红军特种小组的踪迹!

    刚刚进入静默状态的蓝军特战,又被紧急动员起来,奔赴司令部周边,清剿可能对联合司令部造成威胁的红军特战。

    而与此同时,郑英奇也接到了袁朗的命令:

    “去联合司令部,协助警卫部队预防红军特战有可能的斩首行动!”

    ————

    【作者君郑重申明啊,书评区那个女装大佬的图,是书友的,我爆更他认输发的女装图片,不是我的啊!】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