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帝师王翦 > 第二十四章帝师宿命
  铁山目视王翦离去的身影,内心有诸多想法,但眼下却不明示。

    转眼之间,目光放眼于秦都咸阳,昭襄王带着平和的尊容,凝视范雎。

    “丞相似乎有话要说”昭襄王话后,只见丞相立马跪地随后而道:“大王,我秦国真是人才辈出啊,一代又一代,从来都不会缺乏英雄人物啊,而眼下更是英雄出少年,我王明见!”范雎话后,嬴稷微笑而至。

    “对了丞相,有个老朋友来了,你还是见见吧”随后白起出现在王宫:“白起参见我王”

    “免礼吧”

    “谢王上”

    范雎大惊:“白起将军,你?”

    “你是想问,白起为何在此对吗?丞相”王道。

    随后丞相范雎接话:“哦,白起乃我王之重臣,王的臣子在王宫,没有什么好稀奇的”

    “哈哈,对了丞相,刚刚我们讨论的话题,不如说出来,让武安君白起也好好听听”王话以后,范雎而道:“武安君?”

    “对,武安君兼任大司马,掌控全国兵力”昭襄王告诉范雎。

    随后范雎皱眉疑惑而道:“此事,好像大秦上下皆不知”

    “嗯,都知道的事情,丞相还算寡人的亲信吗”王之话语以后,只见范雎思索片刻,顿时明白了王话中之含义,原来昭襄王提拔白起之事,所知道的人并不多,既然让范雎能够知道,王这可是话中有话之,老谋深算的范雎顿时参透王话之用意。

    “范雎承蒙大王厚爱,万死也不辞啊”随后王看着白起,然后说道:“武安君啊,我之前跟你说什么来着?哈哈,你瞧瞧,丞相之嘴,处处生花,还好本王不是个昏君,不然啊,早晚栽在丞相的蜂蜜嘴中”

    范雎再三叩拜,随后对王而道:“我王明见,王之能力千古罕见,范雎也是目视王之尊容,有感而发啊!我王!请明查”

    “好了好了,言归正传吧,就接着你刚刚的那个…什么英雄出少年的话题而论吧”昭襄王道。

    随后范雎回答:“是!大王”

    白起双目如狐狼,想一睹范相的演出:“大王,据范雎了解,先前有一小伍长,此人姓王名翦,秦国频阳人士,谋略极佳,则忠肝义胆,这次北部安定义渠之乱,半兵不动,仅靠口舌,瞬间收纳三十万秦国义民,填充我大秦兵力,眼下,王翦又带兵北上袭击匈奴,我王明见倘若北上能成功破匈奴,是不是应该…”

    范雎话后,白起接话:“有劳丞相费心了,眼下秦国的整个局势,不是丞相想的那么简单”

    “武安君此话何意?范雎不解”

    随后王告诉范雎:“新人最需要的是锻炼的机会,这一点有武安君来安排,丞相似乎太过于操心了”

    “我王说的是,只不过…”范雎之言,白起接过话而道:“王翦乃白起最想提拔的新人,丞相之言,白起早跟王商议过了”

    “那…”

    白起看着范雎随后而道:“王翦上郡立功,其上位知情不报,关键问题出在哪,丞相可知?”

    “难道…”

    “哈哈哈哈,丞相果然聪慧,不枉费本王提拔你”

    随之而来的则是范雎的猜测:“难道有人觉得,王翦是个可造之材,故意不想让其为秦国效力?”

    “丞相啊,你要知道,国与国之间的关系,那都是非常微妙的,王翦之事,还有劳丞相费心了”昭襄王的意思非常明了,也就是说,王翦目前所遇到的困难,到底是为何,还需要白起与范雎共勉,且不能过于的节外生枝。

    两位能臣互对视,少有的不谋而合实为罕见,众所周知,早有传闻,范雎与白起之间不和之事,再者,对于冉侯的,也就是一手提拔白起的恩人,范雎的做法,更是让其恨之入骨。

    白起又属于讲道义之人,那么于情于理,哪一点白起都不可能同范雎达成一致,但眼下王翦没有被上功之冤屈,使得将相首度达成共识,齐心合作。

    在另外一边,魏无忌已经在扁鹊的治疗下,完全康复,再三叩拜以后,扁鹊就坐。

    “公子义薄云天,此乃天佑公子,大病康复,可喜可贺啊”扁鹊话后。

    只听信陵君魏无忌而道:“扁鹊神医,不止是医术高明,更加是谦和有度,来!魏无忌敬神医一樽”无忌公子话后,扁鹊推诿:“公子,扁鹊不胜酒力,还望公子见谅”

    听完神医话语后,只见魏无忌连忙道:“来人啊,将酒水全部换为茶水”

    “这是……”扁鹊不解,无忌公子而道:“无忌身患重病,本以为就此…哎,承蒙神医施救,才得以安身下来,现在神医不胜酒力,无忌自要陪同恩医,茶水相迎”

    魏无忌话后,扁鹊感慨:“都说无忌公子仁义礼智信,今日得以领略,扁鹊幸会”

    “哈哈,神医太谦虚了”

    “不过……”

    “怎么了神医,为何欲言又止?”魏无忌道。

    随后扁鹊告诉无忌公子:“公子此次大病得以救治此乃幸事,但请公子今后少饮酒”

    “为何?”

    “公子大病,影响身体之五脏六腑,如果再有烈酒损伤,恐怕还会再度生病”

    扁鹊话后,有副将而道:“神医啊,你这是在说笑吧,自古以来何人不知,这个酒水乃消毒之物,公子大病得以康复,更需要酒来温心疗骨啊”

    扁鹊目视魏无忌,随后只听无忌公子而道:“即日起,我魏无忌滴酒不沾”

    副将不解:“公子!”

    魏无忌抬起手,示意住口:“岂不知道医者父母心吗?神医之言且为我好,而我魏无忌不是为了自己而活,而是为了整个魏国而活,我的身体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国家与百姓,所以无忌没有任何资格去摧残消耗,神医说少喝酒,酒有害,无忌就滴酒不沾,远离危害”

    扁鹊从心底,萌发一种敬佩之情,当此时,一位身着斗篷,且浑身铠甲之人觐见。

    随后入座,扁鹊准备离开:“无忌公子有客人,扁鹊就先告辞了”

    “不必,扁鹊神医乃君子也,不妨大家再多认识一位朋友,来无忌介绍一下”随着信陵君话语末梢,只见男子拉开斗篷,一幅熟悉的面容出现在我们的画面之中。

    “魏冉参见信陵君!”

    另外一边,王翦带领军兵已经越过长城,抵达北地,对于匈奴,王翦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落败敌军,匈奴将领离开的瞬间,不时回过头来,一脸不解而道:“敌军将领到底是何方神圣,来了以后上前就打,使得我军毫无还手之力,瞬间让我军成为溃兵,真的是太可怕了”

    看着匈奴远去的身影,部将杜九问道:“我等还要不要再追击下去?”

    “追击下去?追到哪去呢?”王翦问道,随后副将杜九一脸无解:“这个……”

    随后王翦解释:“匈奴乃游牧,走到哪抢到哪,不像山东六国都有自己的都城,可以攻打,也可以灭其国,如今我们长驱直入于北地,已有多日实有不便,六国随时都在虎视我秦国故土,所以眼下,我们首要做的事情,就是稳定义渠,随后想想如何制定针对于山东六国的战略才是”

    “将军,末将受教了”

    听后,王翦而道:“别这么说,王翦目前还不是什么将军”

    “早晚你会是将军的!到时候将军别忘了提拔一下杜九”王翦听后再三谦和,而杜九则道:“秦国一向是论军功制度的国家,以你之才华,早晚必定大有所成,杜九相信那一天会到来的”

    王翦平和,随后道:“班师吧”

    “是,将军”

    王翦听着十分不习惯,但是眼下,王翦所做之事确实是将军的职责,所以王翦也懒得再三辩论。

    “王翦现在对于功名利禄,看的很淡,有则有,没有也无需去强求”大军缓缓南迁,此时义渠地算是彻底的被秦国折服了,从此秦国西北地,不再内乱秦国,过上了少有的平静生活,而义渠人与秦人因为袭击匈奴之事,变得十分融洽,所以秦国派遣蒙骜引领大军,进一步安兵北境,将整个义渠保护在秦国的庇佑之中,王翦也要返程了。

    大秦王宫内,昭襄王拍手叫好,听到王翦北上的功绩,王觉得在秦国之中,英雄接连而有,而每一代秦王,也都是励精图治,按照如此的发展趋势那么再过不久的将来,秦国!

    “秦国必定会一统天下”昭襄王而道。

    “大王所言极是,眼下秦国确实是人才辈出,但是往往生机勃勃之时,也难免死气沉沉”

    “来了?”昭襄王道,随后司马错入画,跪拜昭襄王而道:“司马错叩见我王”

    目视一代能臣的觐见,昭襄王嬴稷十分激动,但眼下,司马错所谓的生机勃勃与死气沉沉,这一对截然相反词汇,到底寓意何在,王很感兴趣。

    “王之深宫中,有香油满灯,平民之住宅,也有香油挽烛,但是王深宫里一夜香油,则能供给平民一月所用,甚至时间更长,其中之意,我王如何领悟”

    司马错之话以后,昭襄王随和一笑:“你的意思是说,人才用法,细水长流,不可龙虎共事”

    “龙乃万鳞之首,虎乃百兽至尊,两者同用,无疑就是龙争虎斗内乱平平,最后的结果,我王可想而知”

    司马错的意思,其实已经很明显,而昭襄王岂有不知其中的道理。

    随后王道:“将相不和,乃君王之大幸”

    “将将不和,乃国家危矣”

    “司马错,你的意思是王翦与白起,寡人只能用一个?”昭襄王而道。

    随后司马错告诉昭襄王:“可以利用一人来征讨天下,另一人可以培养后世王所用,培养成为帝王之师,而这师,其实就是我王之志向,天下可安”

    “你方才说道平民用油?我秦国可是平民呼?”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