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女将军妇好 > 正文卷第二十七章回宫
  武丁大帝平安返回,安太后得知武丁大帝回来之后,非常高兴,第一时间过来探望。

    “我儿总算回来了,要将本宫担心坏了。”安太后望着武丁大帝,眼里含着泪花。

    “母后说这些虚假的做什么?小时候儿臣被父王送到外面独自生活,都没见您有什么担忧的表现。”武丁大帝坐在椅子上,一副极度疲惫的样子。

    “瞧你说的!你父王什么脾气?他听我的劝吗?再说那不同,那是为了锻炼你独立的能力,但这次你是微服出巡。在路上一路奔波,我该不担心吗?”安太后说道。

    “母后,儿臣随口说说,您也就别太当真了。”武丁大帝揉了揉太阳穴,说道。

    “丁儿,你看你这身衣服皱巴巴的,这简直像逃难逃出来的。母后让裁衣库为你做几套新衣服吧!”安太后将武丁大帝上下打量了一番,望着武丁大帝身上的衣服说道,然后安排身边的丫鬟去叫来了裁衣库的总管。裁衣库的总管认真给武丁大帝量了尺寸,打算一口气给武丁大帝做二十套新衣,春夏秋冬各五套。

    “母后,妇好在椒华宫,一路上她受尽了大磨难,您让裁衣库的总管也给她添制几套新衣服吧!顺便小格子、马车夫、秋月、汤奕都每人赏赐一套新衣。”武丁大帝说道,安太后点了点头,又问汤奕是谁?怎么从来没有听过这个人,是新进来的丫鬟吗?

    “汤奕是儿臣在路上纳的妃子。”武丁坦白道。

    “胡闹!你此次微服出巡是为体察民情。怎么可以纳妃子呢?”安太后有些不悦。

    “母后,人都进来了,儿臣都已经纳了,覆水还能收回来吗?”武丁大帝望着安太后说道,安太后便没再说什么了,只道是要去椒华宫看看妇好,让裁衣库的总管也跟了过去。

    “儿臣给母后请安!”妇好一见安太后,便行礼。

    “不必多礼,此次路上你辛苦了,本宫特意让裁衣库的总管给你量尺寸,春夏秋冬的衣服各两套,总共八套。够吗?”安太后问道。

    “多谢太后!足够矣!”妇好回答道,裁衣库的总管连忙上前给妇好量尺寸

    “妇好!这次出巡回来你瘦了很多。”安太后望着妇好心疼的说道。

    “是吗?可能是路上马车一路颠簸的缘故。”妇好说道。

    “好啦!平安归来就好。量完尺寸你随本宫到慈歆宫去聊聊占卜。怎么样?”安太后问道。

    “诺!”妇好回答道,母命岂敢违逆。

    妇好随母后来到了慈歆宫,慈歆宫宽敞明亮,里面升起袅袅烟雾,散发着一种幽幽的香味,近日安太后睡眠不太好,有一些小小的障碍,所以要在寝宫内熏香。

    “母后需要儿臣为您占卜些什么呢?”妇好小心翼翼的问道。

    “本宫养了很久的一只鹦鹉不见了,不知道它飞向了何方,现在是否还活着,它还能再飞回来吗?”安太后焦虑不安的说道。

    “母后,不过是一只鹦鹉,您何必为此牵肠挂肚,形槁枯瘦?”妇好边说边朝地上洒了一把龟壳,龟壳落在地上七零八落。“从阵相来看,您所说的那只鹦鹉还活着,只是它不愿意回来了,‘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好不容易回归到本属于它的大自然,它怎么还会回到如同牢笼的世界?”妇好说道。

    “这么说来,是它嫌弃本宫这里不自由,飞到它想飞的地方去了”安太后问道,神情恍惚。妇好望着她,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啦!我知道了,谢谢你,妇好。你可以回椒华宫歇息去了。”安太后有些倦了,坐在桌边用手撑着头部,微闭着眼。

    “儿臣告辞。”妇好便退下去了。

    北殷翠翠得知武丁大帝微服出巡只带了妇好一个人,醋意大发,心里恨得牙痒痒。武丁大帝独宠妇好,其他嫔妃不能与之相媲,北殷翠翠遂将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正当她坐在宫中的池塘边看着满池的鱼儿在水里欢快的游玩,与此时闷闷不乐的她形成鲜明的对比,她心里就更加来气。

    “娘娘,外面风大,当心着凉,咱们回去吧!”枝儿在一旁劝道。北殷翠翠压根不理她,正巧,妇好从她慈歆宫出来打她旁边经过,妇好对北殷翠翠的蛇蝎心肠也曾有所耳闻,只是没有证据。二人彼此望着,北殷翠翠眼里如同盛着一团妒火,而妇好眼睛里却装着戒备之心。枝儿在一旁看着,被震慑住了,场面很尴尬、也很冷。妇好走了过去,北殷翠翠却做贼心虚,心慌意乱,对枝儿说道:“走!咱们回去吧!”

    回到寝宫,北殷翠翠坐立难安,仿佛自己的心思被别人看透,在妇好的眼神当中,仿佛她是刺裸裸的。她告诫自己以后的行动得收敛一些,不然恐怕在宫中难以立足。

    “娘娘,请喝玉露茶。”枝儿端上一杯茶,给主子压惊,北殷翠翠喝了一口就吐了出来,嘴里喃喃说道:“这是什么茶?怎么一股烂味!”然后将剩余的茶水都给泼到了门外。

    “可能是娘娘的心情不甚好,喝这玉露茶才觉得味道不好呢!”枝儿小声说道。

    “武丁王驾到!”门外侍卫一声传报,翠妃慌了神,没想到武丁大帝回来会来探望她,心里有一丝窃喜,也有一丝意外。她连忙对着铜镜理了理云鬓。武丁王径直走了过来,却踩在了茶水上,差点儿摔了一跤。

    “当心,大王!”翠妃连忙叫道。

    “这地上怎么这么多水?”武丁大帝差点摔了一跤,有些懊恼。

    “请大王恕罪,这是臣妾刚站在门口喝茶时,不小心将茶水泼洒了出去。”翠妃连忙鞠躬请罪。

    “翠妃近日可好?”武丁大帝将她扶起了身,关心的问道。

    “谢大王关心,一切安然无恙。”翠妃说道。

    “听闻我出巡这段时间,我表妹思思来了,听闻她与你同住,由你作陪。她有没有说此次进宫有什么重要事呢?”武丁大帝问道。

    “她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只是进宫来看望一下。”翠妃回答道,“不过听任思思讲,你舅舅时常挂念你——他的武丁侄儿。”北殷翠翠也是在宫中与任思思偶遇,是她邀请任思思与自己同住,毕竟要拉拢人心,讨好武丁王的表妹才是。

    “哦,我知道了。”武丁大帝起身欲离去。

    “大王今日不在此留宿?”翠妃着急的问道。

    “孤此次出宫未理政事,麒麟殿长桌上还摆着成堆的奏骨需要孤前去查看。”武丁大帝说完后,就离开了,虽然那些奏骨都已由臣相傅说代为理过,但他必须过目,做到心里有底。翠妃望着武丁大帝的背影,内心有些凄凉,感觉自己如同住进了冷宫,眼前仿佛冷雨飕飕一片。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