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骨钱令 > 正文卷第三十六章小警察的傲骨
  “你们哪个剧组的?是不是取景的时候遇到地痞收钱?”扬子洲看着赵猛一身古装打扮,心里顿时明悟。

    这年头,甭管多大的角,取景拍摄的时候村民一拨拨的讨喜钱,不给就敲锣打鼓,让你拍不了戏。

    “他什么意思?”赵猛蹙着眉,扬子洲的话他听不懂。

    “堂主,他的意思是……”张志和刚小声解释,就被周波抢话道:“堂主,这条子骂您是戏子。”

    在秦人赵猛的思维里,戏子是卑贱的,他堂堂长生堂主,何时被人如此侮辱过。

    赵猛动了。

    他又回来了。

    哐……砰。

    扬子洲弓身如虾,凌空飞起,后背重重砸在不锈钢电动门上,整个电动门被撞歪变形,扬子洲的身体深陷其中。

    快,太快了。

    快到风西环来不及转头。

    快到围观的群众还在嘻嘻哈哈。

    快到扬子洲肋骨断裂的疼痛感还没传出。

    快到张志和与周波觉得风起,还没细细体会,又风停。

    “叔。”风西环扑向陷在电动门中的扬子洲,扶着他的后背,手忙脚乱地擦着他不断涌血的嘴角,语带颤音,语无伦次道:

    “叔,你怎样,没事的,我们去医院,对,医院,不远。卢哥,报警啊,不对,我们就是警察,叫增援,快。”

    值班室民警卢飞刚站起又惊得颓然坐下,他双腿颤抖,半响,瞳孔放大,猛地抓起电话,吼道:“防暴,防暴,大门,最高级别。”

    卢飞拍下电话,绊倒凳子,扑向防暴方盾和和警棍。

    “你们什么人。”卢飞腿肚子发软,他生硬地咽了一口唾沫,坚定不移地将方盾杵在风西环和扬子洲身前。

    “枪……枪。”扬子洲左手捂着断裂的肋骨,右手摸出一串钥匙,颤抖着碾开其中一把。

    他嘴角涌着血,眼皮沉重,猛然睁开,将钥匙拍在泪痕滑落、泣不成声的风西环怀里,断断续续道:“保险柜,枪。子弹,在三楼,找老邢。”

    “叔,我……”

    “快……”

    扬子洲几乎用吼的声音,咳着血推了风西环一把。

    风西环闭着眼睛,仰天大吼一声,头也不回,往庭院后面的三层小楼跑去。

    “小风,大门发生什么事了?”

    半路上迎面跑来两个拿着方盾、镇暴枪的民警。

    “拐子哥,六哥,快去大门支援,我叔快不行了。”风西环脚底生风,跟两人擦肩而过。

    拐子哥,本名王顺,脚步八字外拐得厉害,同事们给他取了个绰号拐子。

    六哥,本名林俊伟,在派出所资历排行老六,是个老资格协警。

    县制以上的公安协警叫治安巡逻队,有自己的执勤办公点。

    像丰稔镇这种小镇子,协警和正式民警同在派出所办公。

    “双手举过头顶,抱在脑后,蹲下,蹲下。”林俊伟挨着满头是汗的卢飞,举着镇暴枪朝蕴着笑意的赵猛喊话。

    王顺跪在地上,检查着扬子洲的伤势。

    “肋骨断了三根,严重脑震荡,脉搏跳动微弱,将这三人拿下。”王顺胸腔急剧起伏,脸上悲愤交加,站起身,举着镇暴枪对准赵猛扣动扳机。

    砰。

    赵猛低头看了看胸前,他满不在乎地拍了拍胸甲上淡淡的痕迹,蹲下身捡起橡胶子弹捏了捏,再拿到鼻尖闻了闻,以戏谑的眼神看着对面表情丰富的三人,点评道:“现代人的暗器就这点威力?速度有了,威力不够,暗器不是你们这样用的。”

    他捏着橡胶子弹,弹指而出。

    橡胶子弹化作一颗流星,将卢飞方盾上的防弹玻璃击得网状撕裂。

    卢飞被方盾拍在胸前,骤然而起的巨力将他撑盾的右臂撞得骨折。

    他抵住方盾,脚底后滑,刚站稳,手臂剧痛传来,他痛呼一声,翻滚在地,豆大的汗珠瀑布落下。

    “飞哥。”“小卢。”

    王顺、林俊伟怒吼一声,镇暴枪发射的声音砰砰砰密集响起。

    周波和张志和早在第一枪响起的时候就退到一旁,两人驱赶着惊慌失措,四下逃窜,躲在暗处举着手机瑟瑟发抖拍摄的围观群众。

    赵猛闲庭信步,在“枪林弹雨”中慢慢前行。

    橡胶子弹击打在他身上,如爆豆翻炒,给他的感觉如隔物瘙痒。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

    橡胶子弹射在他脸上。

    他侧脸一歪,一道青红的印迹瞬间浮现。

    他摸了摸火辣辣的脸,自嘲道:“久违的疼痛感,很舒服。”

    “怪物,踏马的,支援怎么还不到。”王顺汗如雨下,后背湿透,与林俊伟交错时间轮流装填子弹。

    “我怎么知道。”林俊伟随意接口,只是为了释放内心的震惊和压力,他擦了擦汗,将镇暴枪狠狠砸向渐行渐近的赵猛,猛地一抽警棍,高喊着举着圆盾就冲了上去。

    嗵地一声,林俊伟连人带盾被赵猛一脚踹到电动门上,歪歪斜斜的电动门再遭重击,哗啦一声倒在地上。

    “六哥,尼玛的。”王顺扭头一看,林俊伟脖子都歪了,眼神泛白,双腿抽搐,估计活不成了,他悲愤地抽出警棍,举着圆盾撞向赵猛。

    赵猛低喝一声,右脚踏后,右拳猛然发力。

    圆盾炸裂,现出眼露惊恐的王顺。

    赵猛散拳成掌,轻飘飘印在王顺的胸前。

    “说,长生堂无敌。”赵猛掌心贴在王顺胸前,面无表情盯着对方的眼睛。

    王顺如被毒蛇盯上,全身汗毛倒立,他咽了咽口水,脸色发狠,道:“羞辱我?呸,老子是人民警察。”

    “警察?”赵猛咂摸着这两个字的意思,冷哼一声,“就这三脚猫的功夫?”

    他收掌成爪,一把按在王顺的肩头,渐渐加大力度,道:“说,警察无能。”

    王顺肩头一沉,咬着牙硬抗,单膝下跪。

    他满头是汗,捏着拳头,歪着脖子生生往上顶,气喘如牛,道:“老子是兵,怎么会向贼下跪,杀了我,来啊,来啊,老子大不了当个烈士。”

    赵猛被王顺的硬气激得内心烦躁,这该死的弱鸡,明明弱的要死,他哪来这么大的勇气。

    赵猛手上猛然用力,王顺再也抗不下去,膝盖触地,膝骨皲裂。

    王顺啊地一声,情不自禁痛得叫出声来,他抱着膝盖,眼神死死盯着赵猛,脸上尽是不屈。

    “说,警察无能。”赵猛踩在王顺受伤的膝盖上,加大力度,不断碾压,声音不自觉提高一分,他愤怒道:“说,活。不说,死。”

    王顺痛得下身失去知觉,他呸出一口血水,道:“我说你麻辣隔壁,老子就算死也不会辱没帽子上的警徽。”

    赵猛很生气,他不懂,对方明明就是个小人物,他在坚持什么。

    “说……说……说不说。”赵猛一寸寸踹碎着王顺的腿骨,脸上渐渐露出嗜血的苍白。

    砰。

    一声震耳的枪响,赵猛内心一突,第一次有了危机感。

    “一次警告,停下你施暴的行为,否则就地枪决。”风西环双手举着92式手枪,刚从小楼跑出,就朝空中开了一枪。

    他颤抖着双腿,唇色发紫,满身的汗水,紧张关头也不忘开枪条例。

    “哦?斩立决的意思吗?”赵猛冷峻的脸庞浮起饶有兴趣的笑意,兴趣盎然地盯着对方手中那把造型古怪的“暗器”。

    “你是叫我不要这样吗?”赵猛提起沾满血水的脚底,狠狠踏在王顺的左手上,他哎呀一下跳开,摊摊手,道:“不对,不是手,是脚。”

    赵猛一脚又踏在王顺膝盖处。

    王顺痛得来不及怒吼,生生晕死过去。

    “草泥马个混蛋,住手。”风西环双手抱枪,眼泪模糊了双眼,他将视线从赵猛的胸口移到了他的脑袋。

    赵猛戏谑着对方,他就是要激怒对方,他今天的目的很简单,对张志和描述的现代大同不以为然,他要恢复始皇的荣光,他要复活长生军,他要“光复”大秦,他要试试这个世界的战力。

    赵猛一拳砸在王顺脑袋上,顿时血肉模糊,红白飞溅,他舔了舔嘴唇,嘲笑道:“你叫错了,之前我用的是脚,现在才是手。”

    风西环几欲想死,短暂的停顿害死了拐子哥,他怒吼一声“去死吧”,模糊着双眼,愤怒的扣下扳机,将剩余的14发子弹悉数射出。

    枪声阵阵,等老邢等人冲下楼的时候,除了伤亡的同事,就只剩下跪在原地不断抠着空枪的风西环。

    震动全国的丰稔惨案,丰稔派出所扬子洲、林俊伟、王顺殉职,卢飞重残,风西环需要接受精神治疗。

    赵猛的A级通缉令瞬间传达到每一个角落,悬赏金额达到史无前例的500万。

    噗……

    赵猛捂着胸口,三个冒血的枪洞,他在周波、张志和的搀扶下逃入山林。

    “那就是枪吗?”赵猛心有余悸地回想着先前发生的一切,只能用不明觉厉来形容。

    “堂主,蛰伏才是王道,熟知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才能谋定后动。今天的事情放在现代是严重的暴力事件,我们可以把考古队队员死亡的消息捅出去,挑起民闹,转移大众的关注点。”张志和推了推眼镜,深吸口气道:

    “墓中古物无数,放在当世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我们称之为文物,第一步,积累财富,学习现代知识,我们不妨从abcd……汉字拼音学起,只有看得懂现代文字,才能玩得转……”

    周波不甘落后,打断张志和,道:“赚钱的事交给我吧,堂主,走私贩毒,倒卖文物,这些是我擅长的,我还有门路可以将文物搞到国外去……”

    “大胆,我华夏瑰宝岂能落入异族人手中。”赵猛摆手推开周波,按着伤口脸色发紫。

    “交给我吧。”张志和绊了绊耳绳,道:“我有渠道,可以正大光明的洗白这些文物,不过……”

    张志和望了望脸色渐沉的赵猛,低头道:“要十出七,打点的地方太多。”

    赵猛大手一挥,满不在乎道:“你去办吧。”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