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骨钱令 > 正文卷第六十三章城堡庄园老婆婆
  “没事哈,吐啊吐的就习惯了。”婆婆端着盘子,晃动着花生米。

    哗啦哗啦的花生米碰撞的声音,在贾行云耳中无限放大,他的感觉又来了,是反胃的感觉。

    “行了,别想多了,你那盘是厨师的厨艺。”

    “当真?”贾行云心下稍宽,刚抬起头,又被婆婆寒着脸一句“假的”给说得心里一沉。

    “好了好了,真的真的。”婆婆见贾行云脸色发白,索然无味地抬着盘子摔在滕桌上,嘀咕一句“这么嫌弃老身的口水,白救你了。”

    “真的假的?”

    “真的。”

    “真的假的?”

    “嗯,假的。”

    贾行云长舒口气,软绵绵坐在藤椅上,两眼无神。

    他推开白白胖胖的花生米,想着婆婆的话和贾氏祠堂供奉的女画像,突然起身,规规矩矩双膝着地,砰砰砰磕了八个响头。

    “贾家子孙贾行云,拜见老祖月小尒。”

    “祖什么祖,我跟贾家有旧,但没有血缘纠葛,起来说话。”月小尒受得心安理得,优哉游哉地喝着茶。

    贾行云老老实实起身,从花圃中捧来沙土,将呕吐物盖得严严实实。

    “你小子怎么到缅北来了?”月小尒推了推桌上的葡萄,示意贾行云吃。

    贾行云摘掉葡萄,细细地剥皮,递给月小尒。

    月小尒点了点头,用牙签插了,满意地送入口中。

    贾行云想了想,以月小尒当初在迷宫中的行为判断,她没有恶意,所以他沉思片刻,直言相告。

    “螺尾咬丢了,疑似长生堂赵猛的手笔。”

    月小尒惊得拍案而起,手忙脚乱道:“老东西追到缅北来了?不行不行,我要收拾行李,了不得了,要天下大乱了……”

    “老祖?老祖!”贾行云喊了两声,扶住月小尒的肩,道:“赵猛应该没来,我怀疑是当初盗墓的人。”

    “盗墓贼?”月小尒拍了拍胸,右拳捏起,手背掩着嘴角轻轻咳了数声,优雅地摆了摆手,提着脚裤慢悠悠坐下,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指着藤椅疑惑道:“慌什么,站着做什,坐。”

    贾行云张着嘴不敢相信,老祖的形象破碎得稀里哗啦。

    “那个盗墓贼我知道,叫周波,有点门道,经常在苦竹嶂溜达,主墓室都被我用迷阵糊弄过去了。”月小尒磕了磕茶杯,摇头道:

    “可惜,人老了,爱瞌睡,还是被他钻了空角,在周边挖了点东西,惊动当局,否则也没有你们考古队什么事。”

    “周波?”贾行云默默记住这个名字。

    自从龙川墓回来,一直不顺,陌生的长生堂犹如定时炸弹,时刻要警醒,自己在对方面前几乎是透明的,而自己对对方却是知之甚少,唯一能肯定的就是赵猛要抢夺骨钱令,至于抢去做什么,又是一眼两抹黑,这种被动的感觉很不好。

    贾行云望向月小尒,这个跟贾家祖上有千丝万缕的人,肯定知道些什么。

    他抱了抱拳,脸色肃然,“请老祖解惑。”

    “别老祖老祖的,别人听了去,要拖我进研究所解剖了,还是叫婆婆吧,我听着顺耳。”

    “婆婆,赵猛是谁?寻方令有何妙用?龙川墓中到底是谁的棺椁?你们为什么会复活?人真的可以长生吗……”

    “停停停,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这么多问题。”月小尒摘了颗葡萄砸在贾行云额头上,道:“剥皮。”

    贾行云抹掉额头的葡萄汁,嘴角翘起好看的弧度,老老实实给葡萄剥皮。

    月小尒用牙签连续吃了五颗水嫩甜口的葡萄,这才后靠在藤椅上,脸色露出追思,神色黯然。

    贾行云不再催促,默默剥着葡萄皮,轻轻放在盘中。

    “这话说来就长了。”月小尒微眯着眼,娓娓道来。

    “秦军之所以无敌天下,除了猛将如云,将士归心以外,最大的战力就是国君虎贲,秦国每一任国君军中优中选优,组建兼具所长的善战军士,你可以理解为现代军队中的特种部队。”月小尒正了正身,刚睁开眼,贾行云捧着茶杯递了过去。

    她接过茶杯吹了口气,拂去茶沫,轻轻抿了小口,继续道:“到了始皇手中,秦灭六国,天下一统,他将虎贲改为长生堂,专职寻药。”

    “而寻方令,也就是你胸前的骨钱令。”月小尒指了指贾行云的胸,示意他拿出来。

    贾行云从脖上摘下骨钱令,托在手中。

    月小尒指尖触碰着骨钱令,神色似在追忆。

    “寻方令除了主盘,一共八块副盘,为始皇收集天下奇物令方士打造,寻药的队伍除了最出名的徐福,还有八支,当时被称为八方巡察使,所以佩戴寻方令的人又叫八部使者。”

    难怪赵猛看到自己会诧异叫出八部使,他当时恐怕是以为自己跟他同出一源吧。

    “我们这一支的八部使就是堂主赵猛,寻方令为荷瓣莲,专职岭南地区。”

    月小尒指了指骨钱令,道:“你们先祖,也就是贾似道,机缘巧合下获得了主盘和促织牌,闯入墓中,无意间复活了我,后来的事,你们贾家应该有记载,我就不啰嗦了。”

    “至于我们为什么如同封印一样被封成琥珀俑,是因为我们造得长生药,但是却发现有严重的副作用。”

    “想必墓中的琥人,也就是那种诡异的怪物,还有死后变异的活人,你见识过了。”月小尒拍了拍手,插了一句,“好在我懂阵法,有封印之法。”

    他喝了口茶,插起一颗葡萄吃了,继续道:“长生药的副作用就是变异,失去自我意识,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副作用的情况在当时不可逆转,我们被逼无奈,只能选择自我封印,经过贾似道机缘巧合的接触,我最先复活,并发现药效的副作用随着时间的推移消失了。”

    “那为什么当时只有您一个人复活了?”贾行云插了下嘴,将心中疑问说了出来。

    月小尒点了点头,道:“这就是问题的结症所在,刚开始我也百思不得其解,跟贾似道推演猜测,得出巧合的结论,当然,那时候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后来,也就是近代,我发现科学可以解释这一切巧合。”

    “寻方令因为材质特殊,拥有的微量分子元素与我们研究的长生药有互补作用。相当于接触长生药发生奇妙的化学反应。这也是为什么你佩戴着多个副盘的主盘进入墓中,能同时复活多人的原因。”

    “难怪赵猛要夺我骨钱令,他想干什么?”

    月小尒眼中露出惊恐,稍纵即逝,她忧心忡忡道:“你有所不知,龙川墓中不是任何人的埋葬之地,而是长生堂的自我封印之地,封印着一支所向披靡的万人长生军。”

    “长生军?”贾行云骇然,他将骨钱令重新挂回胸前,道:“墓中除了你们所在的墓室、丹室、迷宫,还有其他?”

    月小尒点头道:“你们所见只是冰山一角,底下才是真正的龙川墓,拥有庞大的祭坛,原计划是以后用血祭的方式,复活长生军,不过,赵猛应该醒悟过来了,复活长生军的关键应该与寻方令有关,寻方令配合祭坛血祭,可以复活庞大的长生军,到时候,可真是天下大乱。”

    “长生军很厉害吗?”贾行云有点不以为然,道:“现代是热兵器时代,秦军再无敌,也只是冷兵器时代称雄。”

    月小尒摇了摇头,指着自己道:“我刚复活的时候跟现在的赵猛应该是一样的心境,想要复活长生军纵横天下,恢复大秦帝国,但是活得越久,我越喜欢现在的华夏,天下太平,国泰民安,书同文、车同轨、民心归,可不就是始皇陛下想要的天下大同吗。”

    她叹了口气,道:“赵猛的心境很难改变,他是个固执的人,是一个一定会活在过去的人,不要小看长生堂。”

    “譬如我。”月小尒指了指自己,嘴角翘起自信的微笑,道:“先秦时期最出名的阵师,龙川墓的迷宫就是我打造的。怎样?如果没有我的提示,你出不来吧。”

    贾行云讪讪一笑,并未反驳,迷宫虽然精妙,不过给他时间,他相信没有月小尒的提示,他也能走出来。

    “长生堂赵猛就不用说了,至今我都没明白他是什么能力。

    其他人,比如虫师月小琉,可控兽驱虫,甚至连墓中那些怪物她都能操纵,是个堪比召唤师的存在。

    药师月小柒,医术比之华佗、扁鹊也不遑多让,更是一手毒药出神入化,防不胜防,是个堪比毒物的恐怖存在。

    乐师月小玖,声线奇特,能发出常人发不了的声音,可催眠、可破杯,用现代的术语来说,她的高中低频音可以影响人的听觉,进而影响人的意识。

    想必刚入墓室,那个由我依据众人的能力打造的动图式视觉幻境,让你吃尽苦头了吧。”

    贾行云擦了擦额角的冷汗,幻境历历在目,如果不是有空谷牙在身,一群人早掉进化尸池中变成了怪物。

    “这么说来,你们是一群拥有特异功能的人!”贾行云想了片刻,只能用这四个字来概括。

    月小尒点了点头,道:“异人自古就有,先秦强大,始皇网罗天下,奇人异士皆入长生堂,所以,你还觉得冷兵器时代的长生堂无所谓吗。”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