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骨钱令 > 正文卷第六十八章又见琥珀舞天姬
  磔刑地狱隔间房内布置很简陋,只有几把沙发椅和圆桌。

    贾行云推着推车,反手关上房门,打开宝箱。

    刚打开宝箱瞄了一眼,惊得他赶紧合了起来。

    贾行云心脏砰砰跳,里面的东西难怪这么重,满满一箱“面粉”。

    以价格来衡量,的确很值钱。

    但是这东西不能碰,一丝一毫都不能碰。

    不仅不能碰,还要向婆婆建议,以后这种东西不准进入暗拍会。

    贾行云合上宝箱,阴沉着脸推门出去。

    贾行云进入房间很晚,出来的却是最早的一个。

    不消片刻,陆陆续续有人走了出来,一部分人对宝箱里的东西很满意,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走出暗拍会。

    还有一些人,譬如像贾行云这样的,对宝箱里的东西不太满意,留下来做下一轮交换。

    “想必这七位就是要参加第三轮交换轮的贵宾了。”魔术师数了数人头,道:“交换轮很简单,每个人用简单的一句话概括手里的东西,注意,不准实指,打个比方。”

    魔术师舞了舞手中的魔术棒,两手捏住两端,道:“我手中这根魔术棒,概括的时候不准说这是一根魔术棒,可以用诸如拥有神奇的魔法,或者化腐朽为神奇的东西,这样的词汇模糊描述。”

    贾行云点了点头,暗拍会之所以这样操作,是为了保护客人的隐私,以免现世的东西以物揣人,知晓对方的身份。

    “这位可爱的女士,您先来。”魔术师挥舞着魔术棒,行一优雅的躬身礼,指向了江晓蔷。

    江晓蔷右手中指撩了撩右耳的发际,捂着喉咙,娃娃音干净利落道:“发明自东方,大放异彩于西方。”

    模棱两可,猜破脑袋也没人能想得出来她箱子里的东西是什么。

    这种描述反而不利于她交换宝箱,模糊的描述要让人产生联想,生出交换的欲望,看来江晓蔷不是为了宝箱本身。

    “美轮美奂,多彩多姿,造型迥异。”三档路飞的描述让不少人提起兴趣。

    小丑面具的假女人没有说话,双手比划了一座山体造型,伸出右手指不断揉搓。

    这个暗示就很明显了,金山银山矿山,八九不离十。

    “设计图,高科技。”弗雷德里克说了六个字,闭嘴不言。

    这样的描述合规矩,没有特指,又隐隐点名价值。

    “尘封已久,距今三千年。”吸血鬼造型的人点出宝箱的东西,众人很快猜测到,里面应该是古老的古董。

    “活的,稀有血脉,纯种。”绿巨人造型的人拍着宝箱,点出关键所在,让人充满好奇,里面的东西,要么是名贵的犬类,要么是快绝种的保护动物。

    “水上能飘,地上能走,空中能飞。”戴着防毒面具的人的描述就有点夸大了,三栖的东西,只有科幻片里才会出现。

    轮到贾行云描述,他才发现自己失算了,早一点出去,销毁手里的东西也比留在这里和人交换了的强。

    只能怨第一次没有经验,他清了清嗓子,用不想交换出去的心思描述道:“一箱洗衣粉,不值钱。”

    歘……

    齐刷刷的目光,包括魔术师。

    “怎么了?”贾行云转着无脸面,好奇地问了一句。

    “我跟你换。”“换我的。”

    三档路飞和绿巨人同时举手。

    贾行云不沾毒,所以他不知道洗衣粉在这一行就是海洛因的代称。

    魔术师张了张嘴,正要除去贾行云的资格,耳麦传来吩咐,他顿了顿,任由事情发生,好奇地望着茫然的贾行云。

    江晓蔷神色一沉,眼中精芒乍现,将目标人物锁定在三档路飞和绿巨人身上,不过猥琐无脸男的嫌疑也不能排除,或许这东西原本就是他自己的,巧合抽到自己的东西,不得不换。

    “我可以拒绝吗?”贾行云举了举手,朝魔术师示意。

    魔术师机械地摇了摇头,道:“单选可以拒绝,多选必须挑一个。”

    贾行云无奈,在疑似文物的三档路飞和疑似保护动物的防毒面具两人比较一二,抱着换了文物或许捡漏到国宝可以上交国家的心思,朝三档路飞点了点头。

    三档路飞搓了搓手,冲向贾行云的推车,快速推车进入十八层地狱,急匆匆的样子生怕贾行云反悔。

    江晓蔷和小丑面具做了交换。

    吸血鬼和防毒面具做了交换。

    弗雷德里克很荣幸成为被剩下的一个,杵在原地,寄希望有人对第三轮互换的东西不满意,还能进行下轮的互换。

    吸血鬼和防毒面具对各自的交换物很满意,率先完成交易,走出暗拍会。

    江晓蔷原本的宝箱里是一箱军火,所以她会说“发明自东方,大放异彩于西方”,火药可不就是华夏四大发明之一嘛。

    这东西她和贾行云的心思一样,不能碰,所以她干脆利落交换了小丑面具的宝箱。

    箱子中只有一叠地契,也就是所有权归属合同。

    是位于胡康河谷德乃的一座琥珀矿场。

    想起贾行云家中是做琥珀生意的,江晓蔷心中一甜,准备回国送给,不对,是狠狠宰对方一笔。

    贾行云盯着换来宝箱里的东西,脸色阴沉。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好像坏了暗拍会的规矩,还是和对方换了。

    这或许是婆婆在暗示,她为什么不明说?

    箱子中整整齐齐躺着一箱琥珀俑,龙川墓中丹室转板墙上的琥珀舞天姬。

    其中一尊琥珀舞天姬贾行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三环绕臂,左眉一点青烟,眼角一颗美人痣,唇撇一分,笑意上挑的琥珀舞天姬。

    正是破除荷瓣刀阵成像机关所在墙板上的琥珀像。

    这一箱的价值,只能用不可估量来形容,三档路飞是谁?

    居然放弃这价值连城的宝贝。

    排除不识货这种猜测,从婆婆的描述来分析,暗拍会的东西根本无需客人担心真假,每一件都很有吸引力。

    这种古董明显比海洛因价值要高,而且危险系数要低,操作合理,还可以名利双收。

    那三档路飞为什么不要?

    除非……

    贾行云点着自己的面具,轻轻敲击思索。

    龙川墓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在上层墓室被毁后尤甚。

    自己一行人冲出丹室后不可能还有人进得去。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这琥珀舞天姬是赵猛自己带出来的。

    三档路飞是赵猛?

    这不可能,三档路飞虽然用臃肿的身体暗藏了自己的形象,但是身高不符,赵猛要比之高很多。

    这么贵重的东西,必须是赵猛信得过或是易于掌控的人来处理。

    贾行云将怀疑锁定在婆婆所说的那个叫周波的盗墓贼身上。

    或许螺尾咬的丢失,自己一行人从机场被丹拓的人围追堵截,就是周波的杰作。

    那这个周波心可真大,这个时候还不赶紧回去向他主子邀功,还想着洗白古董?

    你洗不白了,沾了毒品,你离死不远。

    贾行云决定找江晓蔷摊牌,来个警民合作,异国擒凶。

    他推着推车走到魔术师面前,指了指宝箱,道:“送到瓦拉庄园。”

    魔术师瞪圆眼睛,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暗道这人什么来头,敢吩咐暗拍会,不过听到瓦拉庄园四个字,他还是下意识点了点头。

    贾行云轻轻一笑,动作更加过分,摘掉魔术师的耳麦,戴在自己耳上,点了两下,试了试音,用低沉的原音压低声音道:“我知道你在,婆婆,我要三档路飞的位置。”

    月小尒在招待贵宾,一个想见又不想见的故人。

    她捂着耳朵,叹息一声,回着耳麦低声道:“二层,赌石场,你不要乱来,那里不止我一个人的股份。”

    月小尒关闭耳麦,盯着眼前的妙龄人,再度一声长叹,道:“何必呢,何苦呢。”

    妙龄人肉嘟嘟的脸,唇角有痣,脸色郁气,一颦一笑似在皱眉苦思冥想。

    她一身黑色紧身皮衣、皮裤,坐在藤椅上,左右脚并拢对齐,手中拿着一柄手术刀轻轻地刮着指甲,语气有些好笑,“你看看你,老得不成样子了,要不是你点出只有我才知道的秘密,我不敢想象,你就是月小尒。犹记得,当年你被人评为十二绝色犹第一,现如今,牙口可还行?尚能饭否?”

    “月小柒!”月小尒一拍藤桌,含怒道:“不管你承不承认,我也是你大姐,我劝你不要跟着赵猛作恶,睁开眼睛看清这个时代,这才是真正的盛世,你们那套落伍了,学学我,享受生活,冷眼看岁月,岂不快哉。”

    月小柒摇了摇手指,道:“不试过,怎么知道不行,就当玩呗,是,你活了这么久,玩够了,所以可以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大放厥词,但是,我,我们,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刚刚出土的少女,一切充满好奇,不折腾折腾,怎么弄明白这个世界的弯弯道道。”

    “会死的,你知道吗。我们十二人,情同手足,我不忍看你们越走越远,我明明可以藏在暗处,你们明明找不到我,我为什么主动现身,就是不忍你们走上陌路,这个世界我很喜欢,希望你们也不要活在过去。我知道你喜欢医术,我可以送你一座医院,你可以去追寻你的梦想。”

    月小柒拿着手术刀的手微微一愣,她想了想,将手术刀钉在藤椅上站起转身。

    “以后再说吧。”月小柒的声音越来越远,隐隐传来一句“医院给我留着,另外,你的事,我不会告诉堂主。”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