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骨钱令 > 正文卷第七十五章另一副盘的线索
  “怎么说?”师傅见进来的是贾行云,他拍了拍仔料,脸上露出微笑,开着玩笑道:“这次准备切出虫珀?”

    “谢您吉言。”贾行云围着仔料,胸前骨钱令纹身再次隐隐气胀,有种夺胸而出的错觉。

    这种感觉很像骨钱令在伸手,要去拥抱仔料。

    能不能出琥珀,贾行云十分只能稳七分,但是这块仔料与骨钱令有关,却是十拿九稳。

    “老规矩,先擦角。”贾行云指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道:“整体这么大块的天然琥珀很少出,但是不排除会有,切料太废完整度,而且琥珀石皮的药用价值也不错,我不想浪费。”

    “果然是行家啊。”师傅举起拇指,操作水轮,“你是看上了琥珀石皮中的琥珀酸?”

    贾行云点了点头,帮师傅摆正仔料的位置,“科学已经认证,琥珀酸是生产红霉素不可缺少的原料。

    现代细菌学鼻祖,诺贝尔奖获得者罗伯特?科赫经过研究,人体积累过量的琥珀酸毫无坏处,琥珀可抗细胞老化,利用琥珀酸抑制钾离子和抗氧化。

    因此,从科学意义上讲,琥珀可以称为现代的长生不老药。”

    “喂,磨蹭个卵,赶紧切。”周波心烦意乱,内心编排着如何跟赵猛解释,见里面两人聊上了,不禁气急。

    “爱看看,不看滚。”师傅这爆脾气,很符合老手艺人的“矜持”。

    “擦吧。”贾行云呵呵一笑,朝师傅竖起拇指。

    师傅前一秒对着周波横眉冷对,下一秒对着贾行云春风化雨,脸色转变之快,比之转轮的速度也不相上下。

    “那你退开点,别被沙石溅到。”师傅转动水轮格外认真,内心真心祝福贾行云的仔料能开出好东西。

    “涨。”师傅长吊一声,看着东角的血红,兴奋地搓了搓手,脸上红晕一片,高兴的样子似和老友喝酒吹牛。

    “可惜,不是稀有珀。”廖春来隔着玻璃暗叹口气,为众人解释道:“缅甸琥珀纯珀类中的红珀系,红紫光红茶珀、蓝绿光红茶珀、黑红珀这三种属于稀有珀,每克价值上万,乃至数万。”

    “再涨。”师傅的声音再次拔高,南角一擦,再次见血红。

    “有了。”廖春来的解释刚完,脸上也是与有荣焉,比划着两个角之间的长度,道:“就算是纯血红珀也是价值不菲,这大小,至少比前面拳头大的蓝花冰翡翠值钱了。”

    “等他切出来再说吧。”丹拓马着脸,连带着廖春来也恨上。

    他颠了颠手中的蓝花冰,用威胁的口吻对廖春来说道:“祸从口出,别不识趣。”

    “怎么滴,正大光明搞不过,准备玩阴的?”俊温将脸色变幻的廖春来往身后一拉,“参与外围,也是我的客人,想搞我的人,问过我没有。”

    “斜疤子,给你脸叫你一声庄主,别得寸进尺。”丹拓的心情很不美,眼看着对赌要输,说话的语气都略显生硬。

    “老子不仅要得寸进尺,还要得尺进丈,你咬我啊。”俊温的大嗓门,配合那一脸从右眉直达左唇角的疤痕,凶神恶煞。

    没有撕破脸之前,口舌之争是常有的事。

    丹拓点了点头,这口闷气生生咽了,围堵贾行云那笔帐还没跟他算,只不过当时没有爆发激烈冲突,二人还守着底线,这回俊温又来搅局,丹拓的脾气有点快压制不住。

    也不知俊温到底什么意思,明着得罪这么大一方本地势力,以他的为人处世来说,不应该啊,除非发生了什么变故,迫使他不得不改变策略。

    “垮。”切料间师傅歉意的声音拉了出来,西角的擦石,没见颜色。

    “不好意思,是不是我的手法不太对,你要不要亲自试试。”师傅对贾行云很有好感,西角没擦出颜色,他有些不忍。

    “没事,您接着来,赌石嘛,就算您老手法再精湛,也不可能无中生有是不。”贾行云无所谓地摆摆手,得失心很淡然。

    正如贾氏家言中提到的六字然诀:凡事由其自然,遇了处之泰然,得意之时淡然,失意之时坦然,艰辛曲折必然,历尽沧桑悟然。

    师傅舔舔唇,对准北角接着擦。

    “喔哟,涨。”师傅加重语气,大叫一声,四角三角出色,冬瓜大的仔料发大发了。

    胜负已分,俊温已经开始在外面给人赔钱了。

    “师傅,这里切窝刀。”贾行云拿笔从西角画了一笔弧形,顺着裂绺拐向南角。

    “你确定?”师傅疑惑着再次确认。

    贾行云所说的切窝刀,在赌石场的切石手法可算生僻,极少有人这么要求。

    原因很简单,切石多半落直刀,这样切出来,不管石料的明料、边料、角料都很整齐,更加容易打磨。

    窝刀会出现凹形,严重破坏石料的整体性,何况还是已经擦出三边色的极品料。

    “切。”贾行云很肯定,他要看内部,骨钱令的躁动到底缘何而起。

    师傅沉默片刻,点了点头,弧形切法更加考究,他操作着器械,小心谨慎,额角渐渐渗出细汗。

    窝凹分离,还没等师傅仔细瞧,就被一道红光闪得两眼冒星。

    他噔噔噔连退三步,心中掀起巨浪。

    “红光滔天,出异相了。”师傅大叫一声,不退反进,脸上的红晕浓得化不开。

    玻璃窗外面噪声大作,啧啧称奇。

    只见窝凹血红一片,血丝流光熠熠,似血脉游走。

    刚切的滑面立马有了流光溢彩的氧化层,局部隐可见龟裂纹,在紫外光探照灯下,氧化层若隐若现褐绿紫外光荧光。

    单从品质判断,这是一块极品血红珀。

    众人对着琥珀品质评头论足,贾行云却是呆若木鸡。

    方才闪烁的红光仅是刹那,但是那抹红光很诡异地钻进胸前骨钱令。

    贾行云默默感受,红光不是单纯的光,是乌鸦形状的血色红影,很模糊,隐隐感觉骨钱令上多了一只血鸦的影子。

    因不是副盘,所以这种感觉很弱,弱到骨钱令刚刚颤动,瞬间又平复。

    莫非其中一块副盘与血鸦有关?

    贾行云感受着这丝若隐若现的感觉,如雾里看花,水中探月,很不真实,明暗交加的感受,让他很难受。

    “这是德乃地区的料吧?”贾行云指着血红珀,心中早有定论,却还是疑惑地问瞠目结舌的师傅。

    师傅嗦哈一声,点头道:“没错,选料的时候我在场,在场的琥珀料都是德乃几个矿场的。”

    又是德乃矿场,冥冥之中似有天意。

    江晓蔷交换来的琥珀矿场所有权在德乃,切出骨钱令副盘线索的仔料也是出自德乃。

    看来,为了骨钱令,局势不是很太平的德乃自己必须得走一遭了。

    有这一丝感觉,贾行云相信,只要德乃地区有副盘,他就能找到。

    对赌已赢,是时候收回螺尾咬了。

    “两千万。”贾行云走出切料间,向丹拓伸手,眼神咄咄逼人。

    之所以伸手向丹拓,而不是周波。

    道理很简单,盯着一个人使劲糟,让另外一个人心里产生庆幸的感觉。

    贾行云依旧在玩心理,他想让周波有种事不关己的错觉。

    一旦产生这种错觉,对于出钱就会心生抵触,那么丹拓和他之间就会生出缝隙,甚至猜忌。

    一旦丹拓抛弃周波,失去这个本地保护伞,江晓蔷等人逮捕周波的行动自然就会顺畅很多。

    但凡有点身份的人,别管他背地里做了多少阴暗的事,大庭广众之下都会自恃身份,何况还是赌石场这种藏龙卧虎的众目睽睽之下。

    “拿钱。”丹拓已付赌石仔料钱,卡中余额不够两千万,自然很是气不顺地吩咐周波,语气很生硬。

    周波右眉抽了抽,心道三百万都是我出的,又想要我出两千万?

    他四条断眉扭曲成结,阴沉着脸,硬邦邦回道:“没那么多。”

    丹拓被周波暗示着拒绝,脸上无光,鼻息重重哼了一声,内心狠狠鄙视周波一番,捏着鼻音道:“有多少。”

    “一……”周波本来想实报一千万多一点,转念一想,“一百万”脱口而出。

    “穷壁,合作你麻皮。”丹拓嘴唇轻碰,无声嘀咕,“就这点诚意,还想要老子渠道,滚尼玛比。”

    “没钱也行。”贾行云观察着两人的表情,拿话故意刺激对方,“脱光衣服,绕密支那来个马拉松,两千万的出场费,算你赚了。”

    “找死。”丹拓再也绷不住,怒气上涌,伸拳捶向贾行云。

    砰嗵。

    丹拓倒退五步,右拳藏在背后隐隐发抖。

    贾行云纹丝不动,他身前一黑瘦的男子,正扎着马步,收拳回腹。

    丹拓的护卫蜂拥而至,被丹拓举手止住。

    “不是过江龙,是一条翻江龙。”丹拓望着脸色黝黑,裂开嘴嘿嘿笑的李林,对贾行云的身份再次往高评估。

    能拥有这等身手的保镖,主家一定非富即贵,出手随便就是几千万,身价不菲,莫非是华夏那边哪个隐世家族?

    丹拓仔细审视着缅民服饰的贾行云,隐隐有种熟悉的感觉,却又不敢断定。

    “没钱也行,拿东西来换。”面上云淡风轻,心脏砰砰跳的贾行云趁热打铁。

    谈判手法运用得炉火纯青,先抛出过分的条件,再抛出看似合理的条件,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