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搞化学的不能惹 > 正文三五四高兴了一半
  最新网址:马占山也在等东瀛大部队和重装备上来,他可是想一口吃个胖子。

    路实在太烂了,本来就是土路,又被马占山征集了大量的民夫,把路挖得一个大坑连着一个大坑,这路基本上是废了。

    可东瀛军也没办法,总不能飞过去吧!胶东这里到处都是丘陵,其它地方也无路可走。

    人马倒是容易过去,可这装备就没办法了。都是大车或者汽车拉着,一个个大坑挡住了前进的路。

    东瀛军只能是一边修路一边前进,这速度可就没法说了。

    好在有几万人,干起活来也快了许多,艰难地折腾到快天黑,总算是来到了离马占山他们十来公里的地方。

    东瀛军大部队停下了,不敢再前行,他们可是知道,对方是有大炮的,再前行,估计就要做炮灰了。

    安营扎寨,布置好警戒部队和岗哨。

    炮兵开始紧张地修筑炮兵阵地,他们可知道明天或许是一场大战。

    天黑前最后一个小时,保安军的侦察机又照例来转了一圈。

    东瀛军现在都习惯了,这侦察机每天早中晚至少来三遍,也没什么不友善的举动,盘旋几圈就走了。

    这一天可把东瀛军累惨了,修路本来就是重体力活,还要赶路,更是累惨了。

    最关键是,粮食不够,吃不饱,沿途地里树上能吃的全被一扫而光。

    玉米刚挂浆,籽粒还没长成呢,也被东瀛军掰了下来生啃了。

    果树倒是不少,但东瀛军有点怕,不太敢摘。

    有饿得实在受不了的,偷偷的摘下来吃了好像也没事。

    苹果虽然不是很熟,有点青涩,但吃起来也是满口生津,爽脆无比。

    可这吃的人一多,就出事了,接二连三地有人口吐白沫,倒地不起。

    东瀛军指挥官吓坏了,严令不许采摘任何东西。

    这是张文才领着一帮特战队员干的好事。

    他是土匪窝里出来的人,从小就没干过几件好事,坑人的本事倒是学了不少。

    跟了刘大双这么多年,张文才觉悟还是提高了不少,所以,往果树上抹药时,他就吩咐队员说:“都眼睛睁大点,别全抹了,咱不能祸害老百姓,以后咱们自已也是要吃的。”

    队员们心领神会,隔着几棵抹点药,还留了记号,免得以后自已一不小心吃了,那就笑话大了。

    炮兵阵地修好了,十几门大炮也各就各位,就准备明天天一亮,开始进攻坡顶上的日耳曼军。

    东瀛军这次兴师动众,出动了几万人马,那是抱着必胜约信心来的。

    也知道日耳曼人修了很多坚固的工事,所以,大口径火炮都带了上百门。

    东瀛军毕竟还是有点素质的,安营扎寨,阵地布置的井井有条,几万人马竟然安安静静的,并没有什么嘈杂的声音。

    胶东夏未初秋的夜晚还是很迷人的,深邃的夜空中,繁星点点,一阵一阵的凉风刮过,驱散了白天有些燥热的暑气。

    累了一天的东瀛军,甜甜地进入了梦乡。

    唯有几个大些的帐篷里还亮着灯光,那是一些军事主官及参谋们正在制订明天的作战计划。

    东瀛军最前沿一个炮兵阵地位于一个小山窝里,隐蔽性很强。

    这个小山窝在马占山的地图上标明的是三十七甲,直线距离十一公里,刚好在榴弹炮射程内。

    夜深了,马占山穿戴整齐,一身戎装,看了看怀表,指针指向夜里十点。

    “按计划开炮!”马占山简短地下达了命令。

    十点整,十八门一零五榴弹炮齐齐地发出一声怒吼!

    “轰!轰!”一颗颗炮蛋砸向了三十七甲地区。

    与此同时,九门七五山炮和一百毫米迫击炮也同时射出了炮弹。

    这些炮弹却是砸向青山大队和山崎大队的阵地。

    十分钟炮击过后,按照计划,所有炮兵撤出阵地,向下一个阵地撤去。

    步兵都伏在战壕里,警惕地注视着前方,掩护炮兵撤退。

    马占山和张文才伏在战壕边,拿着望远镜使劲儿望,可除了黑漆漆的夜空,什么也看不到。

    “老张,估计对面这帮犊子得报销了吧?”马占山低声问道。

    “这一顿炮下去,剩不下几个了,嘿嘿!”张文才偷偷的笑。

    两个小时后,步兵也开始撤离阵地,张文才领着一帮人又是一阵忙碌,在撤退的路上埋上了雷。

    不过,这次却只是让马占山和张文才高兴了一半。

    东瀛军的前沿炮兵阵地是彻底被炸毁了,十八门榴弹炮成了零件。

    但青山和山崎却是早有防备,他们知道日耳曼军有重炮,所以,天黑以后,趁着夜色,悄悄的后撤了一公里。

    马占山的炮火没伤到他们分毫,但如此猛烈的炮火让他们从心底泛起一股寒意。

    这次打日耳曼人,看来凶多吉少。

    此时的马占山可不知道,仍旧是骑着高头大马,啍着小曲,慢慢悠悠地向下个阵地走去。

    “二姐名叫王月英,

    独坐在绣楼思相公。

    思念相公名叫张廷秀,

    手扒楼门望南京。

    二哥呀,

    你到南京去赶考,

    一去六年不回程,

    光知你进京不回转,

    就忘了,撇下小妹受孤丁。

    ……”最新网址: ;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