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明朝贵公子 > 正文第六十五章锈迹斑斑的匕首
  最新网址:“想……不到,你竟然看出来了!”

    苏大师倍感吃惊,没想到陆羽竟能看出护心镜的端倪。

    他承认,这是他连夜赶制的护心镜,为的就是让陆羽出丑,淬火和回火这两道工艺,并不适合所有的金属,所以贸然加入多种类的金属,根本不会像大众想的那样,防御力成倍增长,反而不堪一击。

    这就好比一个人,有的时候选择越多,选错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往往是没得选,才最终取得了成功。

    本来是给陆羽设的圈套,现在丢脸的,反倒成他了。

    此子,当真不容小觑啊,不拿点看家本领,是镇不住他了。

    想了一小会儿,苏大师从怀里摸出一柄锈迹斑斑的匕首,看起来年代久远,带着浓烈的腐朽气息,似是唐代时期的陪葬品。

    “苏大师这是什么意思?拿个陪葬品来考验陆羽?”有炼器师不解道。

    根据他的眼力,实在是看不出这东西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他也是古玩爱好者,像这样的陪葬品,家里起码有几十件,尤其是匕首类的短兵器居多。

    “实话告诉你,这是我半年前炼制的一柄匕首,但不知是何缘故,竟然腐朽成这个样子,还请陆公子赏脸,说说原因!”

    这次苏大师直接将匕首交到陆羽手中,让他仔细观察。

    琅六愣住了,什么鬼?这匕首是苏大师亲手炼制的?我没听过吧,要知道,哪怕是街边的铁匠铺,打造一柄匕首,也不可能在半年之内锈蚀成这个样子,更何况是苏大师亲自锻造的呢?

    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如果苏大师只有这种水平,江湖上的人又怎么会趋之若鹜,将苏大师奉为上宾?

    朱瞻基哈哈大笑,什么苏大师,什么炼器鼻祖,原来只有这种水平啊,就这样的破烂货,扔在地上都没人捡,你给乞丐,乞丐都得嫌弃,真是想不到,被人吹捧上天的苏大师,竟然只有这种水平。

    依我看,不如叫苏垃圾更适合吧!

    连清泉都是一头雾水,这是怎么回事,师父的炼器术,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按理说,不应该出现这么大的失误,像这等残次品,公之于众,岂不是丢人现眼吗?师父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其实,他的眼力,已然不逊色顶尖的炼器师,毕竟名师出高徒,但还是没能看出个所以然来,心里不觉替陆羽感到担忧,陆公子该不会翻车了吧!

    陆羽拿着匕首仔细端详,许久未曾开口。

    看到这一幕,苏大师冷笑一声。

    “千万别强撑着,大不了认输呗,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在你这个年纪,饶是我,都不可能看出护心镜的端倪,你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苏大师笑了笑:“这匕首,不要说是你了,哪怕是清泉都不能看出来,所以及早认输,别浪费大家宝贵的时间,对你好,对大家更好。”

    苏大师说这一番话,虽然在外人看来,是规劝陆羽,让他别撞了南墙也不回头,但事实上,还有扰乱陆羽心神的意思。

    我就在你身边不停干扰你,哪怕你原本有点思路,都得被我打断。

    哼哼,这一局,你必输无疑!

    听到苏大师的话,不少炼器师纷纷为之动容,什么是前辈高人,什么是炼器界的领袖人物?不愧是苏大师,不忍看后辈钻牛角尖,要是换做其他人,我才不管你呢,愿意钻你就钻呗,历史中,因为钻牛角尖,最终神志不清的大有人在。

    苏大师菩萨心肠,不忍看陆羽走上歧路,不愧是吾辈的楷模啊!

    “反正我是没看出问题出在哪里,兴许是存放的空间过于潮湿?管他呢,又和我没半点关系。”

    “这回陆羽输定了!”

    “我是不是早就说过,陆羽不可能是苏大师的对手?你们还不信,真是可笑!”

    不少炼器师窃窃私语,其实在心里,他们还是更倾向于站在苏大师那一边,毕竟,在如此关键的时刻站好了队,还愁以后得不到苏大师的指点?

    苏大师冷笑,你不是擅长观察蛛丝马迹吗?你不是能辨别护心镜的锻造工艺吗?我承认你的确有两把刷子,但是现在,这匕首上满是锈迹,我看你还能怎么办?

    除非当初在锻造匕首时,你就在我身边,但那是不可能的,别想着让清泉向你通风报信,因为在锻造匕首时,连清泉都未曾参与。

    这是死局,苏大师确信,陆羽插翅难逃,想和他斗,陆羽还嫩了点!

    陆羽不动声色,实则在全能之眼的帮助下,对于匕首,早已了如指掌。

    不愧是苏大师啊,随手一道题都这么难。

    且看他一副面善,和蔼可亲的模样,实则搞人的套路一套一套的,层出不穷。

    如果说护心镜的难度是一档的话,那么匕首的难度起码提升十倍,不要说琅六这样的货色了,本身就是半吊子,纵然是苏大师这个层次的,也断然无法解释。

    “怎么?还不认输吗?我知道这道题很难,但还称不上是无法作答,只能怪你学艺不精。”

    “丢人现眼!”

    苏大师朗声道,最后四个字,加了重音,对陆羽极尽嘲讽。

    他这道题,饶是他的师尊,都得束手无策,从匕首中找出问题所在,难度好比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

    区区陆羽,也想在他面前称雄?痴人说梦!

    “陆羽,要不认输吧!”

    看见陆羽半天没有出声,朱瞻基以为他碍于面子,不敢承认无法解答,所以好言相劝。

    陆羽,放弃吧,其实你已经很棒了,单就是第一道护心镜的考题,我敢保证,普天之下,九成九的炼器师都得栽跟头,而你竟然看出了端倪,其实解答不出这道题也不算什么,在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全知全能的人存在呢?

    “你真的要我说吗?”陆羽的目光平淡如水。

    “当着陛下的面,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苏大师连正眼都没瞧陆羽一眼,认为陆羽不过是在故弄玄虚。

    “哎。”

    陆羽轻叹一声,似乎是下了极大的决心,左手握住匕首,右手食指对着刀身猛地一扣。

    嗡嗡嗡!

    金属颤音弥漫。

    响彻整座皇宫。

    哗啦啦,锈蚀的铁屑宛若雪花般纷飞起舞,一道寒芒冲天而起,仿佛要将苍穹刺破。

    “这是……”最新网址: ;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