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白云生处有仙楼 > 青云人间界第七百二十七章隐秘之事
  最新网址:小镜关心大哥之事,小胖子却操心起殿试之事来,这殿试可是半年多前就答应夏师姑的,甚至连小胖子自己都搭了进去。

    若是此事出了岔子,夏师姑那边可就难以交代了。

    为此,小胖子借送行之机,特意向大师兄提醒此事。

    到了这会,白云楼早已从小胖子口中隐约套出参加殿试的因由,原来都是夏师姑的筹谋。

    师姑大人还真是热心之人,一早就知晓国主对殿试的看重,看出小朝阳对自己的情意后,便安排小胖子引导自己参加殿试。

    甚至半个月前还特意提醒殿试之事,可谓用心良苦。

    不过知晓了小朝阳的身份后,白云楼对殿试更是上心了许多。

    听小胖子问及此事,白云楼笑着回道:“飞扬放心,此时距离殿试还有七八日光景,以师兄我的遁速,半个时辰内就可以从明州赶至京都。”

    言罢,还给小胖子传念道:“飞扬,小朝阳的身份,本掌门已然知晓,不就是我大夏的当朝公主嘛,殿试之事,无需担心,自当尽力而为,既然如此,飞扬你是否继续参加殿试,自行斟酌便可。”

    当时就是看出这小胖子不对劲,才将其拉着一起同甘共苦,如今知晓了因由,自是没必要强迫其同行殿试了。

    刚刚将几人随行送出洞天,小胖子忽闻大师兄所传念的话语,不由愣在当场,在洞天外停下了遁光。

    小镜原本还想多送一段路程,见二哥倏然停下,也只好按下了云头。

    最近一段时日,借着极品丹药和仙阵之便,小镜的修为突飞猛进,不仅修为终于突破到筑基期,连元神也终于化形而出。

    有了元神之力和筑基期修为,小镜总算是修成了御云飞遁之术。

    至此如同得了大自由一般,几乎去哪都是亲自御云而遁,连前段时间代步的腾蛇也被抛诸一旁,让其前往问心阁自行修炼去了。

    回转云头来到二哥身侧,南宫小镜疑惑地问道:“二哥,大师兄传音了?”

    “是啊……”小胖子看着转瞬遁行无踪的三人,喃喃应了一句。

    片刻后才回神过来,对小镜讶然道:“大师兄……,竟然早就知晓了夏师姐的身份……”

    小镜撇了撇嘴说道:“大师兄迟早会知晓的,这有什么,凭着大师兄如今的修为和心境,会在意夏师姐的身份吗,要知道夏师姐如今还是东海龙宫的宫主大人呢……”

    “好像是啊……”小胖子立时醒悟过来。

    相通此理,小胖子备感轻松,憋闷了大半年的秘密已经无需隐藏,心神似乎都通透了几分。

    “小镜,大师兄方才言说,让我自己斟酌殿试之事,不参加也是无妨的。”放下了心事,小胖子提起殿试来,也再没了之前的压力。

    小镜眨了眨眼,淡然问道:“那二哥有什么打算?”

    小胖子拍着胸口回道:“二哥我准备了这么久,连诗文课都顺利结课了,殿试而已,到时陪大师兄同殿考上一场,无论结果如何,单单观瞧大师兄风采一项,估计都够那群师弟师妹羡慕的了。”

    “二哥,小镜看好你,回头真要拿个功名,洛璃姐姐定然也是欣喜的。”小镜出声鼓励道。

    闻听此言,小胖子顿时来了精神,留下一句回书院修学后,玄甲一闪,带其破空而去。

    看着自家二哥疾遁而去的身影,小镜喃喃道:“虽然希望渺茫,尽力就好……”

    正准备御云回青云门,南宫小镜忽然盘算起了宣导之事,不由哀叹起来:“一个个各自奔忙,连还算听话的罗小玉都去了西州,手下无人啊……”

    略一思忖,立时掉转云头也向书院方向疾遁而去。

    ……

    东海上空,一道流光虚影疾遁而驰,正是青玉烟云所化的遁光。

    对于白大掌门随行之事,紫阳真人倒也颇为欣喜,不仅可以探讨剑道,还能借着烟云的迅疾遁速尽快赶至明州。

    刚一遁出洞天不久,紫阳真人直接言说自己御剑遁行太过耗时费神,请白大掌门御出烟云相携。

    这话语说的甚是自然流畅,白云楼也是微微愣神,这才再次适应了这位师伯大人的真性情。

    一番玄妙的剑道推研后,紫阳真人盘坐云头感悟剑道,烟云上终于又清静下来。

    让白云楼觉得有意思的是,随着紫阳真人沉念悟道,身后的飞羽师兄那一直紧绷的心神忽然放松下来。

    左右无事,白云楼转身来到一直站立的南宫飞羽面前,抬手化形出一道云雾案几,相邀飞羽师兄对案而坐。

    知晓这位师兄不喜饮酒,白云楼取出茶具煮起了清茶。

    煮茶之时,白云楼随意问了一句:“飞羽师兄,明州那位女子性情如何?”

    “很好……”被问询的太过突然,南宫飞羽心底之言脱口而出。

    话音方落,南宫飞羽立时反应过来,不由面色发窘,毕竟被之前自己的学子问出隐秘之事,实在有些难堪。

    不过转念再次回神,讶然问道:“白师弟如何知晓明州之事,此事除了师尊,师兄我并无和任何人谈及……”

    白云楼轻轻抬手一挥,一杯清茶飘至南宫飞羽面前,这才面带微笑,淡然出声道:“师兄无需介怀,云楼的法眼神通可以洞察微末,看出师兄的一些缘法……”

    “缘法……”南宫飞羽闻言喃喃低语,嘴角微带苦涩之意,不由转头向正在盘坐悟道的师尊看去。

    “师伯正在静修悟道,为免相扰,云楼已然布下烟云结界,师兄若有心事不若吐露一二……”白云楼说话间,身侧云头处显出一个淡淡光罩,确实将紫阳真人护持的严严实实。

    南宫飞羽这段时日看来被此事折磨的不行,闻听大师兄的缘法之言,看着一旁的云雾光罩,心神间仿佛透过来一丝光亮,立时知晓此事的解决之机可能就在眼前。

    念及于此,南宫飞羽彻底放下矜持之念,将隐秘之事和盘托出,说了个淋漓畅快。

    慢品清茶间,白云楼将飞羽师兄心念之事了解了个清楚明白。

    说到底无非还是一个情字,不过中间参和进来一个真性情的紫阳真人,便生出了几许波折。

    最新网址: ;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