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笔下文学4的首字母 bxwx4.com
笔下文学移动版 师娘诱惑 伏天氏
笔下文学网 > 中心主任 > 正文卷第一百三十二章馒头
  最新网址:还是出来得早了,去了几家早点铺子,人家还没有动火。

    蓉城的人好吃好耍,好睡懒觉。就算是做餐饮的,他也是高兴了才开门,不高兴了就关门出去打牌、喝酒、旅游……

    前几天韩路就发现有一家豆花饭店的味道做得很不错,去吃饭的时候排号都要排到五十名开外。按说这样火暴的生意,正该抓紧时间赚钱。老板偏偏只卖中午,到下午两点就把店门一关,抬上一把椅子,泡上一杯茶,坐街边和隔壁两位妇女打敲敲儿牌。

    韩路好奇地问他为什么不卖晚饭,老板说出一句很有哲理的话:“金钱不是生活的全部,耍才是人生的价值。”

    蓉城人死都不怕,就怕不安逸;穷也不怕,就怕没地方耍。

    韩路没办法,只得沿着街道一路寻去,越走越远。

    雨还在细密地落着,头发都湿透了,有腾腾热气冒出。

    终于找到了一家买早点的,韩路吃了一个馒头,很松软很甜。

    他忙买了四个,装进饭盒中。考虑到路远风大,带回病房怕是已经凉透了,就放在胸口用羽绒服捂着。

    馒头的热气透过老爹以前上班用过的铝饭盒,很烫/

    韩路却很高兴,妈妈终于可以吃到馒头的,不知道和当年老爹带回家的滋味是否一样。

    不过,吃东西吃的就是个心情。当年老爹带回家的馒头味道且不说,关键是那份心意。

    父亲是爱着母亲的,虽然他没文化、粗鲁,对妻子的孩子也极不耐烦,但他心中是爱着我们的,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婚姻其实就是那么回事,夫妻两彼此相爱,彼此照顾就好。

    韩路忽然想到陶桃,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评论自己的家庭生活。假如有一天自己也病倒在床,她会和老爹照顾母亲一样照顾自己吗……那是不可能的。

    想到陶桃,他心情忽然有点不快乐。

    等回到病房,却发现里面乱糟糟,又是医生又是护士。

    韩路感觉到不好,大叫一声:“爸,妈——”

    韩国庆已经来了,坐在病床前,而母亲的脸已经被白布盖上。

    “小路,你妈走了。”

    韩路浑身哆嗦,整个人已经呆滞:“妈走了,她去哪里了,你把她找回来呀。”

    韩国庆:“找不回来了,走散了,走散了。”

    饭盒掉在地上,馒头滚了一点。

    韩路去拣:“妈还没吃馒头呢。”

    韩国庆也去拣,但他刚蹲下去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小路,爸爸撑不住了,爸爸……什么也做不了。”

    说罢,他号啕大哭。

    韩路已经会过神来,他的心好象被人用刀刺了一记,那么的疼——永失我爱的感觉就是这样,让人无法承受。——但是,不能承受你也得咬牙坚持。

    他想哭,但他不能。

    他抱住父亲:“爸爸,一切有我,一切有我。”

    父亲年纪已经大了,遭受巨大打击,什么也做不了,母亲的所有后事都得由韩路来负责。他不能悲伤,也没时间悲伤。

    办死亡证明、注销户口、给母亲选墓地,出讣告、通知亲戚朋友、举行仪式、下葬,都需要韩路独立支撑。

    他立即冷静下来,先把医院的住院费和药费结了,然后开医学鉴定证明。

    接着,到旅馆给父亲收拾东西。

    韩国庆整个人好象老了十岁,就坐在走廊里哭。

    从省城到老家有很长一段路,韩路先要带着母亲回到老家的殡仪馆。

    叶芳刚去世,就有做白事的人过来拉生意,表示他们可以出一辆白车让韩路带着亡者回家。当然,价钱必然不便宜。

    韩路无心和他讨价还价,就说,行,今天能不能出发,如果下午能够发车,我就答应你。

    父子两午饭也没没吃,下午一点,一辆金杯面包车载着阴阳永隔的一家三口出发。

    这个时候,韩路在开始打电话通知亲戚朋友。

    他先是打电话给陶桃,不通。

    又打电话给彭洁,问陶桃回家没有,怎么电话联系不上。彭洁说她也不知道,桃子不是去滇省演出了吗,你问我还想问你呢!

    韩路无心跟她废话,按照日程安排,陶桃前天就给回金沙市的。他又打电话回市文化艺术中心,中心的人回答说桃子没回单位。

    暂时打不通电话也不急,韩路联系上杨光,说了自己的事情,道,按照我们老家的风俗,白事会花不少时间,加上路远,一来一回,怎么也得请上半个月假。

    杨光大惊,啊,你母亲去世了……哎,多么好的一人啊,小韩你节哀顺变。别急着回单位上班,先把家里的事处理好。

    “谢谢主任。”韩路请完假,又分别达电话通知家里的亲戚和母亲生前的朋友同事。

    好半天,杨光的电话又打进来说,小韩,单位的人听说你家的事都很难受。可惜路途遥远不能出席葬礼送老人最后一程,但是,他们还是想给老人家送朵花圈,包括我们几个单位领导也有一份同样心意,现在正在统计人数,等到名单下来,我就发到你qq上,你让负责丧葬的人写到花圈上去。

    韩路:“谢谢大家,谢谢大家,很感动。”

    弄完这一切,韩路又打陶桃电话,依旧不通。打给彭洁,彭洁说桃子没回家,也不知道死哪里去了。

    从省会回老家路上花了三个多小时,韩路联络上所有的亲戚朋友后,终于把母亲送去了殡仪馆。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寻墓地。

    本来,韩路打算买个公墓,韩国庆却沙哑着嗓子说韩路母亲生前留了遗言的。

    韩路忙问妈说了什么,韩国庆说你妈早上的时候说,第一,她将来不葬公墓,要埋山上。公墓人太多,太吵。她性子软弱,怕处理不来邻里关系,还是一个人呆在山上的好。

    韩路立即道:“好,我去给妈买块山地。”

    韩国庆又说:“你妈说,她看出来桃子和你关系不太好,她担心你们夫妻将来出问题,让你无论如何不能提出离婚。”

    韩路点头,说,我晓得了,爸你放心,只要桃子不首先提出,我永远不会离婚。

    劳累的了一天,回到公租房的家里,韩国庆支撑不住,昏昏沉沉倒下去就人事不省。

    这个时候,陆续有亲戚朋友来家,韩路就和他们说墓地的事情。一个亲戚说他有个亲戚家在山里,有座山,看能不能和他商量一下。

    韩路:“那我们明天就去看看地点,再谈谈价格。”

    等说好这事,韩路继续联系桃子,电话依旧不通。

    他有点疑惑,心中不觉得烦躁: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这婆娘却找不到,干什么呀?

    最新网址: ;

    [笔下文学 www.bxwx4.com]